蜜桃航空‧續


上次的苦難還沒說完。

不只回台灣之前要在羽田睡一晚,回日本之後也要在羽田睡一晚。晚上8點45分從桃園起飛,加上一個小時的時差和起飛之前哩哩摳摳的一些因素而造成的延誤,降落羽田機場時已經超過凌晨一點了。電車車站已經拉下了鐵門,也沒有巴士可以載我們回家,我和本丸只能揉著惺忪睡眼背著行囊,再度前往大廳樓上的商店街尋找可以躺下來休息的地方等待早上五點多的第一班電車。因為工作的關係,比我們早一步回日本的水牛也是完全一樣的下場。

來回都要在羽田機場"餐風露宿"一次,身心方面所承受的疲勞感比我想像得還要大,值不值得省這筆錢──我和本丸一大一小兩個人的機票錢比去年搭長榮時大概省了兩萬多日幣──見仁見智,我想明年應該是不會搭廉航帶本丸回台灣過暑假了吧。托運一個行李箱要加五千日幣,所以我們只帶一個背包就回去了,帶不了禮物回台灣,也帶不了名產回日本。想把我當年買的錄音帶全部帶回東京的"野望"也不得不放棄,只能帶一些有代表性的回來,以後有機會再介紹吧。

我不是在抱怨蜜桃不好。她們很努力,服務態度也很親切,在櫃檯幫我們處理報到手續的蜜桃姐姐,後來我在登機口和飛行時的機艙內都有看到她,她的笑容一點都沒有減少。我想我們下機以後,機艙內的打掃清潔工作也是她們一手包辦的。

不這樣一個人當三、四人來用,廉航是經營不下去的。雖然座位窄到膝蓋幾乎都要頂到前面的椅子,椅子也薄到背後可以明顯地感覺到有東西在游移(大概是後面的人在拿東西什麼的碰到椅子),我還是很欣賞的她們的努力。尤其是起飛前的氧氣罩和救生衣穿著示範,因為座位沒有影音收視設備,她們是一個空服員用機內廣播的麥克風當場唸著稿子,另外兩個空服員一前一後地配合稿子內容親自示範動作給乘客看。現在一般的航空公司大部分都是放個不痛不癢的錄影帶讓乘客在座位上看看就解決了,這些蜜桃姐姐們的「真人現場演唱」反而讓我覺得很新鮮,甚至可以說有點感動。



016_20160812103019767.jpg 

老實說還真想買一尊回家做紀念,不過想到太座的白眼,還是拍個照留個念就好了。



P.S 蜜桃是我個人對她們的暱稱,人家的正式名稱是「樂桃」。



蜜桃航空


這次回台灣過暑假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雖然說大部分都是自找的,也不知道有沒有那個力氣可以娓娓道來,反正先來說一下我們搭的蜜桃航空好了。

各位可能覺得很奇怪,怎麼沒聽過名字如此成熟的航空公司。其實這是我搞錯了,因為她們在日本叫Peach,我頭殼裡面的自動翻譯機很自動地就翻成蜜桃航空,直到我降落桃園機場出關之後才發現她們的官方中文名稱叫樂桃。

樂桃是一家廉航,大家應該已經都知道"廉航"是什麼東西吧?那個廉不是清廉的廉,是廉價的廉。顧名思義就是很便宜,但是相對地要付出一些代價。比較有名的代價不外是行李重量限制嚴格,飛機餐和哩哩摳摳的飲料或開水都要收錢之類,不過還有一些代價可能是沒有搭過的人無法體會的。

比方說,起飛時間跟抵達時間。這次我買的蜜桃機票(怎麼辦我還是比較喜歡蜜桃這個名字耶)是,早上5點55分從羽田到桃園,晚上8點45分從桃園到羽田。要搭5點55分起飛的飛機,起碼也要在3點55分到羽田機場才安全,問題是三更半夜的根本沒有電車在跑,搭最早一班的利木津巴士也趕不上,唯一的選擇就是前一天晚上到羽田機場過夜。

問題來了。羽田機場有地方可以睡嗎?

答案是有的。當然,你要是肯花錢的話,可以去住機場裡面的膠囊旅館或很近的高檔飯店。很近的高檔飯店一個晚上要價兩萬多日幣,比省下來的機票錢還多。男女分開的膠囊旅館一晚只要5000多日幣,但是他們不讓12歲以下的兒童進去以免吵到別人,就算小孩子可以進去,能不能同房也是未知數。總之,既然有錢住宿當大爺,搭廉航省錢的意義又何在?所以一開始我們只打算睡不用錢的地方。要不是本丸也夠大了,還真忍不下心讓他吃這樣的苦。

網路上說羽田機場有很多椅子可以睡,事實上也真是如此,我們晚上11點多抵達機場時,出境大廳的椅子幾乎都被七橫八豎的旅人和行李佔領了。椅子灰濛濛的,坐起來軟軟的,好幾張連起來的那一種,中間也沒有靠肘,躺下去剛好就是一張還滿像樣的單人床。不過這樣的好位子放眼望去早就客滿了,加上出境大廳人多吵雜,我們連找都懶得找,直接搭手扶梯到出境大廳樓上的商店街。

去過羽田機場國際線的人應該印象很深刻,他們把大廳上面的商店街做得非常古色古香,很有日本的傳統味道。我們上上下下繞了好幾圈,終於在五樓超級幸運地找到了一個VIP等級的席位。(其實我也不太記得是幾樓了,只記得旁邊有一座"日本橋")

喏,你看。還雙人床咧。

032_201608082349101ed.jpg 


因為行李也要有人顧才安心,我剛好又有工作還沒做完,乾脆拉了一支板凳到涼亭那邊當桌子,一邊敲筆電一邊看水牛和本丸睡到天亮。

037_20160809002256831.jpg



天有沒有亮其實我也不曉得,反正四點多我們就紅著眼睛去蜜桃的櫃檯找蜜桃姐姐報到了。如果你覺得你們家的小孩這樣的苦嘛凍ㄟ條,可以試試看搭這樣的班機享受一下早上九點以前飛抵國門而享有一整天時間的充實感,不然建議你攜家帶眷的時候還是不要這麼辛苦比較好。

最重要的兩件事希望你一定要記住:

一、找位子睡覺的時候要當機立斷,不要心存僥倖,想說會不會有更好的位子而繼續找下去,等你找不到再回過頭,剛才那個位子很可能已經被別人佔走了。

二、在車站的時候就先把飲料水買好。出境大廳的自動販賣機出乎意料的少,商店也都關門了,想買個什麼東西來喝還要走很遠很遠,要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就更麻煩了。




本丸加油


昨天本丸被五年級的球隊借去比賽。

雖然五年級已經湊足10個人,參加比賽是沒問題了,不過有兩三位球員接觸棒球的時間還不是很長,作為正式比賽的戰力,底子稍微薄弱了些,所以五年級球隊的總教練來跟我們四年級球隊的總教練借了三個人過去。

在這樣的情況下,當然要挑身手好的選手借出去了。本丸能夠雀屏中選獲得指名,做老爸的我自然是與有榮焉,沒有枉費我在本丸兩歲多的時候就買了棒球手套給他。雖然當初我只是想說能夠跟自己的兒子投投球接接球就好了,沒有想到後來會真的加入棒球隊而且還越來越像樣。(更沒想到的是連我自己都加入了= =)

本丸平常擔任投手和游擊手,因為腳程是四年級隊上最快的,棒次大多排在一到三棒。昨天五年級的總教練也很給面子,把從我們這邊借過去的三個四年級全部排到先發陣容:第一棒中堅手,第五棒捕手,第七棒三壘手──本丸。

兩隊4比4平手之後的第四局下半,總教練叫守三壘的本丸上投手丘,換上另外一個五年級守三壘。

本丸的球速和尾勁不會輸給兩隊的五年級先發投手,在隊上正港爸爸教練(相較於我這種沒有棒球經驗的素人爸爸教練而言)兩年多來的諄諄教誨之下,投起球來甚至更有架勢。雖然這局因為野手失誤掉分,五局上又反攻失利而輸了比賽,2打數2安打2打點和三振兩人的成績也夠亮眼了。

本丸加油!!阿爸阿母也跟你一起加油!!



日常


今天是日本的父親節,不過我們家還是過得很稀鬆平常。

因為有一份難纏的翻譯在大後天要交出去,從早到晚我都窩在家裡。水牛上午帶著本丸去散步,下午跟其他學校的四年級球隊打了一場練習比賽,結果5比25被電得灰頭土臉。

三餐都在家裡吃。早餐是蕃茄肉腸義大利麵加九層塔、法國麵包塗蜂蜜奶油、牛奶。午餐是白飯、鮭魚生魚片、炸雞腿、芹菜蘿蔔沙拉、文蛤味噌湯。晚餐是咖哩飯。

其實我對禮物這種東西不是很在意。不管是我的生日還是結婚紀念日還是父親節什麼的,沒有收到禮物我也不覺得有什麼。每天都過得平平安安,日常就是最好的禮物。嗯,講得好像我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一樣,千萬不要被我唬了。可能只是習慣淡定之後的一種似懂非懂的領悟。


上星期去的咖啡店 ↓

點餐 




咖啡歐蕾 


這個清爽的版面還真適合放照片。要不是左邊的自言自語那麼礙眼的話。





馬鈴薯沙拉


就人生第一次做的馬鈴薯沙拉來說,應該可以打80分吧。

我參考的食譜是這個,日本最有名的食譜網站cookpad。仔細看了一遍材料和做法,有了一個概念之後,接下來都用自己的感覺了。

首先,我把剩下來的四顆小馬鈴薯去皮之後切半,放進大同電鍋蒸。從按下開關到開關自己跳起來大概20分鐘,這段時間內我把小黃瓜和紅蘿蔔切片,重點是要切很薄。然後再把中午便當店老闆送我的一顆水煮蛋剝開,剪碎──名副其實地用做菜專用的剪刀剪碎。

當然,時間還剩很多,這段時間我就用來煮味噌湯和其他菜。電鍋發出一聲蕩氣迴腸的「康─」,我立刻把蒸得熱呼呼的馬鈴薯拿出來放到容器裡。有熟,問題是該用什麼東西去搗碎。

我想到以前買了一根用來敲打肉片的小鐵槌,從抽屜裡找出來試試看,果然得心應手,蒸熟的馬鈴薯用槌子頭一壓就變成泥狀了。

接下來就簡單啦。把剛才剪碎的水煮蛋倒進馬鈴薯泥,灑鹽、胡椒和醋進去,再擠上一些美奶滋,最後放進小黃瓜和紅蘿蔔的切片,戴上吃手扒雞用的那種塑膠手套,用手全部給它揉到均勻便大功告成。雖然我沒有放洋蔥,本丸和水牛也都吃得津津有味。

-----------------------------------------------

請問,作者在這篇文章中最想表達的亮點是什麼?

(A)馬鈴薯沙拉
(B)cookpad
(C)大同電鍋
(D)敲打肉片的小鐵鎚
(E)水牛和本丸




電烤箱


新的電烤箱今天送到家了。紅色的,很可愛。日立的。

舊的電烤箱其實也沒壞,火力沒問題,只是大約從半年前開始,那個計時的旋鈕會慢分。轉到三分鐘的刻度,它要花六、七分鐘才會回到零,我不知道因此而烤焦了幾片吐司麵包。即使我用廚房的倒數計時器來提醒自己,忙著做早餐的時候我還是偶爾會忘記

我準備早餐需要很多嗶,烤吐司、水煮蛋、通心粉、煎培根等等等等,哪個嗶嗶是哪個嗶,有時候連我自己都會搞混等我想起來那是烤吐司的時,吐司往往已經焦頭爛額,我也焦頭爛額。

舊的電烤箱是白色的,1995年製造,牌子是東芝。我對這台有點感情,一直捨不得丟,想說能用就用。我剛到日本留學的前一年半,住在日本語學校包租給我們的留學生宿舍。後來大家各分前程,搬家時一個馬來西亞的留學生把他的電烤箱給了我。2004年離開那棟宿舍之後,這台電烤箱就一直跟著我。入學、畢業、結婚、生子,眼看兒子再過三年就要上國中了。真是有夠粗勇的電烤箱。

上星期,我決定讓它退休。不是它不好,是我不好。我又忘了那個嗶是烤吐司的嗶,兩片貴鬆鬆的吐司表面又被我烤成焦黑黑的。我不怪你,只怪我自己。但是這樣繼續下去,你累,我也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我們還是到此為止吧。我需要一台會自己準時停下來的電烤箱。

但是,我不會忘記你的。謝謝你這十幾年來陪著我和我的家人,幫我們烤了那麼多好吃的麵包。希望你的下一個主人比我更懂得珍惜你。


提款卡的女孩



我是說日本的提款卡。離開台灣太久,都忘記台灣的提款卡密碼是幾個數字了。

應該是四位數吧。日本也是。生活中有太多林林總總的密碼需要設定,常用的還要牢牢記在腦子裡。不知道大家是用什麼樣的數字去設定提款碼密碼,我用的是一個女孩子的名字,利用她的名字去湊一組數字,然後再加上跟我本身有關係的一組數字。

比方說,秋霞是90,怡君是17。秋跟怡很簡單,因為發音很像,霞跟君就要靠一點想像力了,哪怕是亂掰也行。晚霞需要一片天空去呈現,空,空空如也,所以是0。假設你很喜歡怡君,希望她有朝一日成為你的妻子,就把君當成7。依此類推,只要你掰得出來就能記得住,要是覺得可能會記不住的話那就是掰過頭了。

想當然耳,用來當密碼的女生對你來說必須是有點特別的。我用的是一個大學的同班同學,因為我喜歡過她。另外一個被我在其他地方當密碼的女生是小學時代的班長。

不過十幾年這樣用下來,那四個數字已經牢牢印在我的腦海中,完全不需要她的出現我也能夠反射性地按出來,連哪一根手指頭按哪一個數字都習慣了。

老是用同一個密碼也不好,換一個吧。希望妳還是過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