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環台記 1


難得有機會可以在台灣待將近三個星期,剛好又是本丸小學時代的最後一個暑假,所以我很早就決定,今年要帶他去幹一件轟轟烈烈的事,讓他有個畢生難忘的夏天。

對,搭火車環島。

其實這也是我長年以來的心願啦。可是,只是單純搭火車去想去的地方,大概很難會有什麼轟轟烈烈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們討論之後設了三個規定來提高一下難度。

第一,用擲骰子的方式決定在哪一站下車。

第二,擲到的車站一定要下車、出站,走到外面跟車站拍照留念。

第三,從目前所在車站到下一個骰子決定的車站之間,中間任何一站都可以任意下車。

這樣感覺就比較好玩了吧!因為期限只有五天,也不知道要用幾個骰子來搖比較剛好,我下載了一個擲骰子的APP試搖了幾次之後,覺得三顆骰子應該差不多,所以我們就決定用三顆骰子,沿著東海岸來給他一路搖下去。

続きを読む

豆腐店續集


有人關心那家豆腐店後來怎麼樣了,所以來跟各位報告一下。

今年二月,東京地區下了一場罕見的大雪。因為沒辦法騎腳踏車,我那天穿著及膝的長筒雨鞋,走了將近50分鐘的路去上班。平常騎腳踏車大概只要15分鐘。

回家的路上,照樣要經過那家豆腐店。我遠遠就看到,咦?在豆腐店前面剷雪的不就是那個阿婆嗎?!我加快了腳步,走到阿婆旁邊跟她打招呼。阿婆記得我,笑容滿面地跟我寒暄起來。阿婆還是跟以前一樣,健朗的很。

我問她說,你們怎麼都一直在臨時公休,害我擔心了好久耶。然後她很不好意思地說,因為老伴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來,跌斷了肋骨,直到最近才回家休養,不過暫時還沒有辦法出來做豆腐,店裡只有我一個人也做不過來,所以只好臨時公休這樣。

阿公跟我也很熟了。我跟他們買了十幾年的豆腐和油炸豆皮,他們的油炸豆皮真的是極品,一片75円,只有在傍晚的時候才會把剩下的油炸豆皮裝袋,擺到門口,一包五片,200円。當年我還是窮學生,總是瞄準傍晚的時間去那邊買一包200円的;當了爸爸之後,揹著嗷嗷待哺的本丸從保育園騎腳踏車回家時,還是一樣在傍晚的時間去那邊買一包200円的。買著買著,結果變成不管上午幾點還是下午幾點去買,阿公總是二話不說,直接走到冷藏櫃那邊,彎著腰從冷藏櫃下面拿五片油炸豆皮出來裝成一包,笑咪咪地交給我。200円。

我不知道阿公幾歲,不過看起來至少也70幾了吧。剷雪那天,阿婆跟我說話的表情很輕鬆,感覺好像阿公已經沒什麼大礙,再休養一陣子就可以開店了。可是現在已經進入九月,他們還是一樣大門深鎖,「本日臨時公休」的紙條舊了又新,新了又舊。我一直沒有機會遇到阿婆,也不知道阿公現在怎麼樣了。送貨的小卡車似乎有在動,沒有很久沒開那種感覺。

阿公阿婆,你們快點重新開店哪。沒有你們的油炸豆皮,味噌湯不好喝啊。以後我買一片75元的就好,趕快開門吧。



晚點名


臥薪嘗膽了三年,從台灣帶過來的孟宗竹存錢筒終於被我用500日圓給塞滿了。
IMG_20180902_102922.jpg 

続きを読む

姊妹


這次回台雖然沒有在舊書店找到三毛的書,不過還是有些收穫的。

羅東有家舊書店在網路上似乎頗有「名氣」,在中山路三段那邊,幾年前我曾經去過一次。今年再去,發現他們一點都沒變,還是一樣那麼凌亂,非常有尋寶的感覺(笑)。

好像有人看到一樓店面的樣子就絕望了,其實你可以上到他們的二樓,上去之後你會更絕望。


続きを読む

最後的暑假


東京最近熱得亂七八糟,而且那個熱不是普通的熱,中午騎腳踏車回家時,真的完全就是「烈日灼身」的感覺,而且熱呼呼的空氣把你團團圍住,整個世界就像蒸籠一樣。我這個月還有70公里沒跑,看來每月100公里的目標要在這個月斷線了。

今年我用歌名來作為路跑目標的名稱,七月一號那天,我把這個月的目標取名為「我真的失去了你嗎?」楊林《夢裡也纏綿》那張專輯,B面第一首。沒想到我真的失去了你了。

今天是本丸第一學期的最後一天,明天開始放暑假。成績單上的算術科目中,有個評比項目出現了他上小學以來的第一個「有待加強」,整體來看,「非常好」的項目也比以前要少得多,水牛下班回來看到成績單之後唸了他一頓,他馬上就潸然落淚,一副很不甘心的樣子。

我完全不會逼本丸唸書,因為我小時候也從來沒有被父母逼過,我唸書都是自動自發的,我希望他也是如此。他們班上很多人都去外面補習,我也沒有讓他去補。我有問過他想不想去,他說不想,那就算了。不過老實說,我跟水牛也有應該反省的地方,很多事情我們都隨他去,放學之後想出去玩就讓他出去玩,說好聽一點是給他自由發展,說難聽一點就是放牛吃草。我跟水牛都在想,是不是我們有點放過了頭?

小學的最後一個暑假了。



通譯日誌


整理硬碟裡的檔案時,無意間發現一份2004年9月寫的幾篇日記。那是我進日本的大學唸書之後的第一個暑假,有學姊介紹我去靜岡縣一家冷氣工廠當中國研修生的翻譯。去那邊待了幾天我也忘了,看日記應該是兩個星期,不過因為沒有寫到最後,中間的週末假日也沒寫到,離離落落的。

除了人名跟公司名稱全部改成化名之外,其他地方都沒改。


続きを読む

賠書記


賠書的理由,請看這篇

我有兩個賠償的方式可以選擇,一是個賠書,一個是賠錢。賠書,要買一本完全一模一樣的,也就是ISBN要完全相同;賠錢,要賠償書的定價。

因為那本書是台灣出版的中文小說,我鄭重地問館員小姐說,是用台灣當地的定價換算成日幣去賠嗎?她說是。

我想這下賺到了。那本書後面有寫定價280元,就算我照價賠償,換算成日幣也頂多1000塊左右,等於我只要付一碗叉燒麵的錢,這本只有前幾頁的書頁上方被水潑到一點點,其他地方根本就乾乾淨淨的中文小說就變成我的了。雖然這個想法很要不得,不過為了掩飾我這個奸詐念頭,我跟她說,請讓我把這本書帶回去,我找找看有沒有一模一樣的,找不到的話我再考慮賠錢。對方也很阿莎力,直接給了我一個月的時間讓我可以慢慢找。

其實,我滿腦子只想著賠錢然後把那本小說占為己有啊哈哈哈。(太奸詐了)

問題是,過幾天,當我帶著那本書準備去辦理賠錢手續的時候,出來應對的館員先生查了一下電腦資料之後跟我說,現金賠償價格是4752日圓。 

蛤?!不是把280元台幣換算成日幣就好了嗎?? 

可是我也自知理屈,用膝蓋想也知道天底下沒有這麼好康的事,所以我也沒有詰問對方說「可是你們上次跟我說只要賠償台灣當地的定價就可以啊?」,一邊咀咒上次那個給我亂報價的館員小姐,一邊很心痛地從皮夾裡面掏出一張五千元鈔票,準備做個了結。

館員先生拿著我填好的手續單跟五千塊,到後面跟誰講了幾句話之後,又走到櫃檯來跟我說,

「對不起,現在這個時間沒辦法處理現金找零,可以請你準備剛剛好的現金或是改天下午五點以前再來嗎?」

拎老師卡好咧!我剛才進來說要賠錢之後,你們讓我等了十分鐘;填好手續單之後,你們又讓我等了十分鐘;然後你們在後面不知道在查什麼哩哩摳摳的又讓我等了十分鐘。整整等了30分鐘,結果竟然是一句改天請早?!請你去路上隨便抓個人,看要抓幾個人才能抓到一個身上剛好有現金4752日圓的人好嗎?

不過我知道,眼前這些市立圖書館的員工都是臨時人員,正職的五點就下班了,他們沒有什麼權限,跟他們番也沒用。我拿回我的五千塊,悻悻然地回家。

回家之後越想越不甘,我為什麼要花將近五千日幣買一本舊書啊?上網查了一下,確定台灣的拍賣網路買得到中古的。隔天我再去圖書館確認,確定「只要ISBN一樣,書的狀態也好的話,賠舊書也沒問題」之後,當場跟他們取消了我上次填的現金賠償手續單,然後回去請妹妹幫我標那本狀態最好的寄過來,79元。收到之後,我帶著那本舊書去辦賠償,書本狀態也通過館方檢查,這次的賠書事件才終告落幕。

那本只有前幾頁的書頁上方被水潑到一點點,其他地方根本就乾乾淨淨的中文小說,現在在我房間書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