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來點不一樣的


家裡面只有我一個人是自然捲,我爸我媽我弟我妹都是直髮。水牛是直的,本丸也是直的。雖然捲髮也沒什麼不好,除了戴安全帽或是帽子之後髮型會變得很怪這一點,生活上也沒什麼特別不方便的地方,但是對於看起來很好整理又飄飄逸逸的直髮,心裡面其實還是有點羨慕。

入伍的時候被理成一顆大光頭(真的很像通緝犯),想說這樣一來說不定可以跟捲髮說拜拜了,結果長出來的頭髮還是捲的。

我跟那家美容院預約在星期四上午十點,也就是他們平常開門的時間。還有五分鐘,我戰戰兢兢地走到店門口觀望,店裡已經有兩位穿制服(感覺有點像空姐的制服)的甜美小姐站在櫃檯裡面了。她們看到我,其中一個馬上就出來跟我打招呼,我說明來意,她立刻笑容滿面地帶我走進店裡的等候室,請我坐在沙發上等一下。

等候室跟櫃檯是一個獨立空間,美容室在另一扇門的後面,完全看不到裡面是什麼樣子。小姐拿了一份給第一次來的客人填的顧客資料單,除了基本資料之外,還有問你是從哪裡知道他們這家美容院之類的。

最後一個問題我想了滿久的。
他們問說,剪頭髮的時候你希望
①安安靜靜地看書報雜誌
②悠悠哉哉地放鬆自己
③跟美容師開開心心地聊天

一般來說我大概會選①或②,但是我想說,我平常已經很少有機會跟別人講話了,何不趁這個機會跟美容師聊聊天,練練溝通能力順便增廣見聞一下這樣,所以我選了③。如果幫我剪頭髮的美容師是一個可愛的小籠包還是小蘋果那就更完美了。

通往裡面的大門打開了。一位看起來就是非常專業的美容師小姐帶我走進去,不過沒想到裡面還有一條走道,左邊櫃檯上放著各式各樣的飲料和點心,她說我可以各選一份帶進去。我真的萬萬沒想到美容院的服務會好到這種程度,我都還沒看到剪頭髮的地方到底長什麼樣子就已經享盡了貴賓氣氛,難怪水牛每一個半月就要來剪一次。


<待續>


美容院


在台灣沒去過美容院還是理容院剪頭髮,都在回宜蘭老家的時候去附近阿姨開的一家理髮店剪,一次100元,後來漲到120元。來到日本之後也只去過用「吸塵器」(比喻啦)取代洗髮的千円理髮店,剪一次大概只要10分鐘,省時省力,乾淨俐落,拿髮型模特兒的照片給他們看他們也照樣幫你剪得人模人樣。

為什麼突然想要去美容院呢?

其實我也不是說有一個很明確的理由,只是對自己的頭髮感到有點厭倦,想要徹徹底底改變一下,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朦朦朧朧的,從去年一直拖拖拖拖到現在。

拜託!你都已經四十歲了耶,不要這麼窩囊好嗎?

我這樣振奮自己,昨天終於整理好心情踏出全新的第一步,拿著水牛給我的介紹狀去了。對啦,我去的美容院其實就是老婆大人每兩個月會去一次的美容院啦。被介紹的人(我)有很高貴的洗髮潤髮組合可以拿,介紹的人(水牛)也可以得到3000日圓禮券,兩邊肥水都落到我們家的田,何樂而不為啊哈哈哈哈。

負責幫水牛剪頭髮的是一個年輕的男性美容師,有一次我跟水牛在外面逛街的時候剛好遇到他,用時下流行的「小鮮肉」來形容還滿貼切的,帥哥一個。水牛給我的介紹狀上面寫著他的名字,但是我很不希望幫我剪的是一個小鮮肉,我希望可以是一個小籠包還是小蘋果什麼的。

〈待續〉



BB扣的故事


第一次擁有BB扣,記得是在大二或大三那年,1990年代後期。那時候很流行,很多男生都會把BB扣「鑲」在皮帶上,冷不防響起來的嗶嗶聲是一種受歡迎的象徵,從腰際卸下BB扣來看訊息的時候,其實心裡面都希望旁邊的人能夠注意到自己一下,只是表面上必須裝作若無其事,這樣才能更顯出一種男人味。

當時我用的BB扣還滿高檔的,機子是摩托羅拉,電信業者是大眾,而且還是少數(唯一?)可以顯示中文訊息的。留中文訊息給對方的方式,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好笑。因為BB扣沒有文字輸入功能,沒辦法直接打訊息傳給對方,在外面的話你必須找個公共電話(當年還沒有手機這玩意),投幾個硬幣進去打給大眾電信的中文留言專線,把你要傳送的訊息唸給客服人員聽,然後客服人員再把中文訊息傳到對方的BB扣裡。所以說,太肉麻的訊息是很難傳的,頂多只是傳傳幾點幾分在哪裡等你之類的吧。

可是我交友一點都不廣闊,朋友寥寥無幾,買BB扣純粹只是為了耍帥,根本也沒什麼人摳我。那時候班上有BB扣的人還不是很多,上課的時候BB扣響起來老師也不會生氣,甚至還會打趣地說你生意做很大哦之類的。因為很羨慕上課中BB扣會響起來的人,有一次在商管大樓上課的時候,我還先到走廊上的公共電話預約呼叫自己的BB扣,讓自己的BB扣在上課的時候嗶嗶嗶嗶地響起來。說人不痴狂枉少年還好聽一點,現在想起來根本就是白癡。

我還用BB扣做過一件很令人髮指的事。

那時候網路剛出現沒多久,男生都會在宿舍或學校的電腦教室上BBS找美眉聊天。詳細我是記不太清楚了,我只記得我跟一個女網友(應該是在BBS上認識的)約在淡水捷運站見面。淡水捷運站剛蓋好,四周很漂亮,我們約在一家露天咖啡店還是什麼的,總之我們在有陽傘的座位上實現了第一次接觸。

第一次跟素昧平生的女孩子約見面,閉俗到大學四年只聯誼過一次的我當然很緊張,同時也很擔心萬一來的是一隻恐龍怎麼辦。我請了一個願意拔刀相助的同班同學跟我一起去,請他在附近友情客串路人甲,萬一來的是一個恐龍妹,我就打手勢給他,他看到我的手勢之後就摳我的BB扣,然後我就可以佯裝有人找我,跟恐龍妹說對不起有人找我,我去打個電話妳在這裡等我一下。

結果是,我打了手勢,演路人甲的同學摳了我,我假裝去打電話,然後就沒有回去那個有陽傘的座位了。那個女生長什麼樣子,我已經完全沒有印象,只是每次想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很抱歉,完全無法理解當年的我為什麼會幹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而且,她真的有那麼恐龍嗎??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她長什麼樣子了。

如果妳看到這一篇,想起當年有個男生跟妳約在淡水捷運站外面的露天咖啡店見面,見面之後卻利用呼叫器假裝有事去打個電話而一去不回,那個人可能就是我。真的真的很對不起,希望妳現在過得很好。



翻譯女孩


看完了一本很有趣的小說。
《翻訳ガール》
直接翻成中文的話就是《翻譯女孩》。

翻訳ガール 

以翻譯公司為舞台的小說本來就少見不說,
裡面每一個登場人物的個性都好鮮明,
內容的架構和文字的描寫也都具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魅力。

因為我是從翻譯公司接案子討生活的,
對翻譯公司的工作內容自然也略知一二,
不過藉由小說這樣的形式"看到翻譯公司的工作現場"還是第一遭,
看完之後我真的覺得我應該要深深感謝那些平時對我照顧有加的coordinator和校正者。

ㄟ,翻譯公司的coordinator,中文該怎麼說啊?(汗)



出差


我現在在北陸新幹線車上,目的地是長野。大概還有50分鐘到。

這次要待五天,本來打算把自己的枕頭帶來,還為此買了一個新的行李箱。不過實際把枕頭放進行李箱看看,我相信你會跟我一樣,覺得本來不怎麼大的枕頭怎麼突然顯得很巨大,其他東西都不用放了。所以我還是放棄枕頭,只剝下枕頭套帶過來,希望加減有用。聽說穿自己的平常用的睡衣也可以減輕在商務旅館睡不好的症頭,這次我也帶過來了。

另外我還帶了兩本書,一本是村上春樹的「雜文集」,一本是葛亮的「北鳶」,鳶我還不會唸。這兩本我現在都看到一半,晚上沒事做的時候可以穿插著讀。

小型錄放音機隨身聽我也帶過來了,錄音帶我選了劉德華的登峰造極精華輯(電影《少女時代》裡面那捲)和ICRT美軍電台抒情回顧5。盡量營造出跟家裡一樣的氛圍,或許有益好眠。

跑鞋和運動服和GPS手錶我也帶過來了,只要不給我下雪,我想在清晨或傍晚每天跑個五公里左右,在完全陌生的城鎮跑步別有一番滋味。跑步的時候我會想像,自己就像《少林足球》最後那段周星馳在街上跑步的樣子那樣。要是能夠跟電影裡面那樣的長髮美女四目交會再擦肩而過,那就更完美了。

現在新幹線的車內販賣小姐推著推車從我身邊走過去。她嘴裡念念有詞,可是因為過山洞的關係,我完全聽不到她在說什麼。

差不多該準備下車了。


雜記


現在好像比較流行把照片放很大,我也來試試看好了。





001_201612062317447b5.jpg這是我上禮拜跟兩位非常美好的女士去吃的豪華印度咖哩大餐。這烤餅真的有夠好吃,中午時段還可以免費續餅。我到現在還是很後悔怎麼沒有點一瓶喜瑪拉雅啤酒來助興。







002_2016120623174437d.jpg 
松屋的牛丼,大碗的。這樣一份500多日幣。
平常一個人在家裡工作的時候,中午大概都會去外面吃,順便透透氣這樣。不過吃來吃去總是那幾家,吃到自己都覺得乏味了。那天想說去遠一點的地方看看有沒有新鮮的餐飲店可以開拓一下,結果晃來晃去都沒看到什麼有感覺的,然後突然又覺得這樣很浪費時間,結果還是進了眼前最平淡的松屋,點了最無奇的牛丼草草解決。

這告訴我們一個道理:
沒有那個屁股就不要穿那種褲子,沒有那個悠閒就不要想去吃不一樣的午餐。






004_20161206231748ab1.jpg 
今天早上八點多的一個小公園。
氣溫7、8度,衣服我只穿了三件,可是一點也不覺得冷。
熊熊覺得這些葉子很漂亮,拍起來。






007_20161206231750fe9.jpg難得有機會搭公車,拍照留念一下。
在暖烘烘的公車上差點睡過頭了。





不惑


今天九月,我突破了四十大關。

在日本迎接四十歲會遇到一個令人悻悻然的現象───鄉鎮市公所會寄一堆囉哩八唆的健康檢查通知書給你,跟你說你已經不孝廉了,趕快去檢查自己的身體看看有沒有什麼毛病吧。

我不但收到了一般的健康檢查,還有牙科檢查和大腸癌加胃癌的檢查。健康檢查和牙科檢查免費,大腸癌和胃癌檢查各500日圓,但是各位不要想說日本怎麼這麼大方,我這十幾年來至少也繳了100萬以上的健保費,享受這一點莎碧斯也是應該的。

健康檢查後一個星期,我回到那家診所拿報告時,醫生鄭重地警告我惡性膽固醇過高,真的是把我嚇壞了。雖然我不像以前那樣跑得那麼勤奮,但跑步的習慣還是有在維持,我只是比較喜歡吃豬排、炸雞塊和天婦羅之類的油炸食品,一個月大概會叫一次外送的披薩,但萬萬沒有想到惡性膽固醇的數值會高到這種程度。

聽從醫生建議,我開始多吃青魚、蔬菜,少吃油炸物,炸雞塊和天婦羅也從我們家的餐桌消失了。因為肝功能的數字也不是說很漂亮,我就順便把每天至少要喝一罐啤酒的習慣也改了,現在只有交際應酬才喝,在家裡幾乎滴酒不沾。

幫我做健康檢查那位醫生,人很好。他說:「你身體完全沒有毛病,就是膽固醇太高,希望明年看到你的時候你的膽固醇數值已經降低了,加油哦!」

與其煩惱自己怎麼完全都沒有四十不惑的感覺,還是先去做個健康檢查比較實在。沒有好的身體,要惑不惑都是枉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