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最後的暑假


東京最近熱得亂七八糟,而且那個熱不是普通的熱,中午騎腳踏車回家時,真的完全就是「烈日灼身」的感覺,而且熱呼呼的空氣把你團團圍住,整個世界就像蒸籠一樣。我這個月還有70公里沒跑,看來每月100公里的目標要在這個月斷線了。

今年我用歌名來作為路跑目標的名稱,七月一號那天,我把這個月的目標取名為「我真的失去了你嗎?」楊林《夢裡也纏綿》那張專輯,B面第一首。沒想到我真的失去了你了。

今天是本丸第一學期的最後一天,明天開始放暑假。成績單上的算術科目中,有個評比項目出現了他上小學以來的第一個「有待加強」,整體來看,「非常好」的項目也比以前要少得多,水牛下班回來看到成績單之後唸了他一頓,他馬上就潸然落淚,一副很不甘心的樣子。

我完全不會逼本丸唸書,因為我小時候也從來沒有被父母逼過,我唸書都是自動自發的,我希望他也是如此。他們班上很多人都去外面補習,我也沒有讓他去補。我有問過他想不想去,他說不想,那就算了。不過老實說,我跟水牛也有應該反省的地方,很多事情我們都隨他去,放學之後想出去玩就讓他出去玩,說好聽一點是給他自由發展,說難聽一點就是放牛吃草。我跟水牛都在想,是不是我們有點放過了頭?

小學的最後一個暑假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通譯日誌


整理硬碟裡的檔案時,無意間發現一份2004年9月寫的幾篇日記。那是我進日本的大學唸書之後的第一個暑假,有學姊介紹我去靜岡縣一家冷氣工廠當中國研修生的翻譯。去那邊待了幾天我也忘了,看日記應該是兩個星期,不過因為沒有寫到最後,中間的週末假日也沒寫到,離離落落的。

除了人名跟公司名稱全部改成化名之外,其他地方都沒改。


続きを読む

賠書記


賠書的理由,請看這篇

我有兩個賠償的方式可以選擇,一是個賠書,一個是賠錢。賠書,要買一本完全一模一樣的,也就是ISBN要完全相同;賠錢,要賠償書的定價。

因為那本書是台灣出版的中文小說,我鄭重地問館員小姐說,是用台灣當地的定價換算成日幣去賠嗎?她說是。

我想這下賺到了。那本書後面有寫定價280元,就算我照價賠償,換算成日幣也頂多1000塊左右,等於我只要付一碗叉燒麵的錢,這本只有前幾頁的書頁上方被水潑到一點點,其他地方根本就乾乾淨淨的中文小說就變成我的了。雖然這個想法很要不得,不過為了掩飾我這個奸詐念頭,我跟她說,請讓我把這本書帶回去,我找找看有沒有一模一樣的,找不到的話我再考慮賠錢。對方也很阿莎力,直接給了我一個月的時間讓我可以慢慢找。

其實,我滿腦子只想著賠錢然後把那本小說占為己有啊哈哈哈。(太奸詐了)

問題是,過幾天,當我帶著那本書準備去辦理賠錢手續的時候,出來應對的館員先生查了一下電腦資料之後跟我說,現金賠償價格是4752日圓。 

蛤?!不是把280元台幣換算成日幣就好了嗎?? 

可是我也自知理屈,用膝蓋想也知道天底下沒有這麼好康的事,所以我也沒有詰問對方說「可是你們上次跟我說只要賠償台灣當地的定價就可以啊?」,一邊咀咒上次那個給我亂報價的館員小姐,一邊很心痛地從皮夾裡面掏出一張五千元鈔票,準備做個了結。

館員先生拿著我填好的手續單跟五千塊,到後面跟誰講了幾句話之後,又走到櫃檯來跟我說,

「對不起,現在這個時間沒辦法處理現金找零,可以請你準備剛剛好的現金或是改天下午五點以前再來嗎?」

拎老師卡好咧!我剛才進來說要賠錢之後,你們讓我等了十分鐘;填好手續單之後,你們又讓我等了十分鐘;然後你們在後面不知道在查什麼哩哩摳摳的又讓我等了十分鐘。整整等了30分鐘,結果竟然是一句改天請早?!請你去路上隨便抓個人,看要抓幾個人才能抓到一個身上剛好有現金4752日圓的人好嗎?

不過我知道,眼前這些市立圖書館的員工都是臨時人員,正職的五點就下班了,他們沒有什麼權限,跟他們番也沒用。我拿回我的五千塊,悻悻然地回家。

回家之後越想越不甘,我為什麼要花將近五千日幣買一本舊書啊?上網查了一下,確定台灣的拍賣網路買得到中古的。隔天我再去圖書館確認,確定「只要ISBN一樣,書的狀態也好的話,賠舊書也沒問題」之後,當場跟他們取消了我上次填的現金賠償手續單,然後回去請妹妹幫我標那本狀態最好的寄過來,79元。收到之後,我帶著那本舊書去辦賠償,書本狀態也通過館方檢查,這次的賠書事件才終告落幕。

那本只有前幾頁的書頁上方被水潑到一點點,其他地方根本就乾乾淨淨的中文小說,現在在我房間書櫃裡。



西荻窪


同事跟我說西荻窪車站附近有一家小小的台灣料理店叫珍味亭,很棒,尤其是紅燒豬腳,然後我想去的一家中古雜貨店剛好也在西荻窪,我就選了黃金週的其中一天去西荻窪走走。

西荻窪這個地方有一種獨特的氛圍──「你不來我也無所謂,你不了解我我也無所謂,我只想要在這裡好好過自己的生活」那種感覺。

它是中央線的一個小車站,夾在吉祥寺跟荻窪這兩個大站中間,但奇妙的是,中央線只有平日會停西荻窪,而且只有停靠站最多的「快速」電車會停,每逢週末假日,中央線就會完全捨棄這個小站呼嘯而過,而西荻窪車站也會很老實認命地把中央線月台封閉起來,免得有人不小心走上去白等。想要在週末假日去西荻窪,只能轉搭部分路線跟中央線重疊的總武線過去,總武線車站分得更細,它的「各停」不管哪一天都不會捨棄西荻窪。

結果,那家台灣料理店跟我想去的中古雜貨店都是假日不營業的店家,西荻窪果然很亞瑟士──走自己的路。(這個梗大概只有六年級才知道)

雖然連續撲了兩個空,還好我在下午兩點左右很幸運地走進了一家很棒的喫茶店,彌補了這一趟的遺憾。


IMG_20180504_142408.jpg 

ラズベリー,樹莓。
根據我在東京的經驗,看板或標示不起眼,店面開在二樓,要走樓梯上去的喫茶店大概都不會讓人失望。



IMG_20180504_135029.jpg 

老闆很好玩,好像完全沒有料想到這個時間會有客人上門,也不知道我是來喝咖啡還是吃簡餐的,小心翼翼地問我需不需要菜單。我說要。託那家台灣料理店沒開的福,我已經快餓死了。



IMG_20180504_135053.jpg 

店裡沒有其他客人,位子隨便我選。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坐在可以看到櫃台跟老闆的位置。如果以後還有機會來的話,我會坐在窗邊那一排看外面的景色吧。


IMG_20180504_135408.jpg 

炸肉餅定食,700日圓也。
飯後我還加點了一杯咖啡,200日圓。
肉餅充滿了洋蔥的自然甘甜,非常美味。
生菜沙拉做得很用心,兩片嬌小玲瓏的橘子令人驚艷。
最特別的是豬排醬,一般店家都在直接放在桌上讓客人去淋,他們是倒進小小的玻璃容器中再端出去給客人。雖然只是很簡單的東西,多了一道動作那個氣氛就很不一樣,款待的感覺就出來了。



IMG_20180504_135021.jpg 

放在書櫃上任人取閱的當地美食指南。
我問老闆有沒有在賣,他說這是五六年前商店街做的東西,沒有在賣的。
他也不知道現在有沒有了。



瓶中信


兩天前,戰戰兢兢地下載了微信。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LINE這一類的通訊軟體,要不是為了方便跟台灣的家人還有本丸棒球隊這邊的聯絡,我一點都不會想要去用。下載微信的理由是,最近在很多觀光翻譯的案件中都有微信登場,越來越多日本企業都開始設立針對大陸客發信的"公眾號",不去了解一下它裡面到底有那些碗糕,感覺就好像隔靴搔癢一樣,它的詳細介面和功能用中文怎麼講,也有必要去掌握才行。所以,最直截了當的方法就是實際用用看了。

因為通訊錄裡空無一人,我還不知道用微信跟別人聊天是什麼感覺,不過聽說它不會像賴那樣出現已讀標示,光這一點就讓我覺得可以幫微信加很多分上去。然後微信還有一個很新鮮的功能叫"漂流瓶",說穿了就是我們以前常說的瓶中信,你可以在瓶子裡留下錄音或是寫下字句,丟到茫茫的網路大海裡等人來撿;當然,你也可以去撿瓶子,撿了瓶子看完裡面的信之後,你有權利選擇回應或是把瓶子丟回海裡。

這兩天我丟了兩個瓶子出去,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回音。瓶子倒是撿了不少,而且來自世界各地,不過要嘛看不懂,要嘛就是hello之類的簡短招呼,有一些還可以聞到詐騙或桃色陷阱的味道。今天早上,我鼓起勇氣,回了我生平第一封瓶中信。瓶子是我昨天晚上撿到的,來自馬來西亞,一個女生寫的,繁體中文。傍晚,我收到了她的回信。值得紀念的第一個微信交流。剛才我回信了。

其實也稱不上是信,只是短短的一句話而已。她一句,我一句。因為不會出現已讀,沒有那種必須趕快回的壓力或是對方怎麼還不回的焦慮,輕輕鬆鬆的感覺和沒有負擔的期待,就像當年透過愛情紅綠燈交筆友那種感覺。

藍立平跟齊秦唱的「鬥魚」,好好聽啊。當然,我是用錄音帶聽的。



痞子


那天我記得很清楚。

工作告一段落之後,大概下午四點多,我去附近的公園跑步。那天很冷,就是上個月東京下大雪那陣子,雪已經融到差不多了,只剩下樹根和牆角一些曬不到太陽的地方。我全副武裝────跑者專用的運動服和跑鞋,戴著可以把兩邊耳朵全部包住的灰色布帽和運動眼鏡,不管從什麼角度看過去都是如假包換的runner。

即將跑完最後一圈,準備要繞回去的時候,突然有個牽腳踏車的小女孩把我叫住,希望我能夠幫她一個忙。

我的運動眼鏡是抗UV的,鏡片碰到紫外線就會變成黑色,天氣越冷越黑,冬天戴起來就跟太陽眼鏡沒兩樣。水牛一直對我這個冬天的跑步裝扮不以為然,說看起來跟痞子一樣。小女孩看起來大概小學五六年級,因為日本小學生下午三四點就下課了,這個時間在公園玩也很正常。這個小女孩把我叫住的時候,我心裡非常快樂,因為一個小女孩是絕對不會在路上把痞子叫住的。

她說她想把坐墊拉高,但不管怎麼拉都拉不起來。我看了一下,發現整支坐墊桿都插到座管裡,卡住了。我請她把腳踏車交給我,我先整個人坐在後座,穩住腳踏車,然後雙手抓住坐墊,用力往上拉,這一拉就把坐墊管拉出來了。

不瞞你說,我覺得我這時候應該還滿帥的,雖然周圍都沒有人在看。

我一邊把坐墊調整到適當高度,一邊問那個小女孩說坐墊怎麼會這麼低,這麼低很難騎吧?她說她也不知道,剛才借給朋友騎,回來之後就變這樣。嗯,我知道犯人是誰了。

看著小女孩輕快地騎著粉紅色的腳踏車往噴水池那邊騎過去,我的心情也跟她一樣撒起了花兒。我根本就不像痞子好嗎?OK?


他會打棒球


話說上次那個作業。結果,抽到本丸的那個男同學A君在發表那段期間身體不適,一直沒去上課,班上每個同學都被講到了,最後只剩本丸還沒登場。唉,怎麼會這樣咧?真掃興。結果還是老師拿著A君事先寫給老師看的草稿,最後上台把本丸的優點給念了出來。

不過A君寫的第一個優點就讓我吐血了。

他會打棒球。

這個A君根本就不了解老師的用心良苦嘛,「他會打棒球」是你平常在學校觀察到的東西嗎?班上打棒球的就那三個人,而且我們都禮拜六日打好不好,你根本沒來看過啊(雖然說我也不知道你是誰)。然後....因為過太久了,還有一個優點我也忘了,不過也是很籠統的那種感覺,什麼會幫助同學啊之類的。

本丸抽到的是一個女生,那個女生以前也是棒球隊的一員,不過三年級的時候就退出了。本丸觀察到她的優點是,跟同學相處得很好,上課會主動發言,然後還有什麼來著....啊我都忘了啦,拍謝啊註生娘娘。

不過,本丸上台發表之後,大家馬上就猜到是那個女生了。雖然說本丸也不是觀察得很仔細,講得都是大家平常看得到的一面。如果是我的話,我就會想辦法去觀察一些很多人都沒注意到的優點,讓大家有點猜不到的感覺才好玩嘛。

我覺得公司部門裡面也可以這樣玩耶。大家抽籤決定觀察對象,偷偷觀察一個星期之後再輪流發表觀察到的優點,讓大家猜猜看那個人是誰。我以前在銀行待的那個部門有30幾個人,大家感情都很好,這樣玩的話一定很開心。

不過想想,在公司每天都做一樣的工作,能觀察到的事大家都差不多吧。不好玩。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