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學典禮


前幾天我妹突然用LINE跟我說,等本丸小學畢業的時候帶台灣親友團來參加畢業典禮好不好。我說,那你們何不乾脆來參加四月的國中入學典禮,運氣的話說不定還有滿開的櫻花可以看咧。然後我妹說,入學典禮?日本還有入學典禮哦?

蛤?台灣沒有入學典禮嗎??

這是我的第一個直覺反應。可是仔細想想,我在宜蘭從小學唸到高中,然後再上台北唸大學,印象中還真的只有畢業典禮,然後大學的畢業典禮也真的來了一堆親友團到場觀禮。在日本住了十五年,生活的習慣跟腳步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變得跟日本人一樣,沒有入學典禮這件事都忘了。

日本的父母對自己孩子的入學典禮跟畢業典禮都非常重視,參加的時候都會穿正式服裝,所以在本丸快要上小學之前,我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去買一套正式的西裝禮服。因為這樣一來的話,三月的保育園畢業典禮跟四月的小學入學典禮就可以一次搞定,以後還要再來好幾次的入學典禮跟畢業典禮或是其他需要禮服的正式場合也都可以派上用場,此時不買更待何時,體型只能盡量維持。

妹妹欣然接受我的建議。其實就算不進場觀禮,能夠在校門口滿開的櫻花樹下跟穿著國中制服的本丸拍照留念也夠開心囉。



細妹的人生


這是一本小說集,賴彩美寫的。我不知道她是誰,書也是偶然在圖書館翻到的。


IMG_2689.jpg 


看到第27頁的時候,有一段描述讓我大開眼界。為了不要忘記,在這裡做個記錄。


宜蘭,據說因為盛產蘭花而得名,也是台灣歌仔戲的發源地,以及民主運動的大本營。風光明媚、民風純樸,以農、漁、觀光等無煙囪產業為主,尚未受到工業污染的宜蘭,聽說台塑公司計畫在此大興土木,而曾經任職於台塑集團,知道化學工業對環境的傷害,不捨好山好水遭受污染,不忍美麗的田園被開腸剖肚,不願看到宜蘭的天空濃煙瀰漫的陳定南先生帶頭反對。


讓我大開眼界的不是文章內容,而是語言學方面的修辭法。

日文很喜歡在帶有主詞性質的名詞前面加上一大堆的形容或修飾,要翻成自然的中文往往會讓人覺得很頭痛。因為我一直覺得,中文要是在帶有主詞性質的名詞前面加上一段落落長的修飾,讀起來會卡卡的。不過賴小姐這段文章,她在「宜蘭」和「陳定南先生」前面加了很長很長的一串修飾,可是讀起來卻沒有那種卡卡的感覺,好厲害啊。學起來!



美容院完結篇


現在早上五點多,一邊聽周華健的「光陰似健」精選集CD一邊寫這篇文章。

從結論來說的話呢,我對那家美容院的服務品質非常滿意。雖然幫我剪頭的是水牛的專屬小鮮肉而不是帶我進去的那位小蘋果,不過他技術真的非常高超,我跟他說我想要告別四十年來的捲髮人生重新踏出新的一步時(→這段有誇張一點啦),他就很細心確認我的髮質,然後建議我做「部分縮毛矯正」。

縮毛矯正跟ストレートパーマー(straight permanent wave)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是把自然捲的頭髮燙直,後者是將燙捲的頭髮再燙回直髮,所以縮毛矯正在程序上比較費工夫,要先把藥水均勻地塗到每一根髮絲,靜置大約30分鐘,然後再用一種類似鐵夾子的東西把頭髮一撮一撮地燙直。在哪個階段洗頭髮我已經想不太起來了,不過我很確定我前前後後被帶到洗髮專用的包廂裡面洗了兩次頭髮。

這樣又燙又剪又洗的,整整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大功告成,本來說是「部分」縮毛矯正,不過那位小鮮肉好像越矯正越起勁,矯正到後來我覺得那根本就是「全面」縮毛矯正了。但是他也沒有收我貴很多的全面矯正費用,還是按照一開始跟我說明的部分矯正加剪髮的服務內容收費,所以我覺得他們這一點好有良心,而且第一次造訪的客人在兩個星期之內可以回去找他們做after check,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都可以修,一切免費。小鮮肉說他很想看看幫我燙直的頭髮後來變得怎麼樣,還再三叮嚀我一定要來做一次after check。

可能是因為我的注意力都被縮毛矯正吸過去,走出美容院之後我才猛然發現我的頭髮好像都沒有剪到,前面都蓋到眼睛上面去了。雖然說打理好的話還滿好看的,但我真的很不習慣有髮絲垂在眼睛前面的感覺,後來我就利用免費的after check請小鮮肉幫我再稍微剪短一點。


周華健的「光陰似健」。

我在淡江唸書的時候曾經在貴族世家打工,那時候店裡幾乎每天都放這張CD,聽到我耳朵都快長繭了,不過畢業之後覺得那段時光好懷念,結果自己也買了一張起來。但是你寂寞的眼,有寂寞的淚,讓我忘了改變我的一切‧‧‧‧。裡面我最喜歡的就是這一首了。



沉魚落雁


黃金週第一天,我們去了一趟神奈川縣三浦半島最南端的「城ヶ島」。平常每個週末假日都在打棒球,很久沒這樣全家出去散散心了。

004_20170504222405ab8.jpg 




從川崎站搭京急線到終點站「三崎口」,然後再轉搭公車大約20幾分鐘就到了。

009_20170504222409ab0.jpg 





015_201705042224127e7.jpg 




這家咖啡館不知道為什麼,在窗戶上貼了很多明星的自畫像(老闆)。

017_20170504222413676.jpg 




可惜都不是很像。
018_2017050422241363d.jpg 






019_201705042224147f5.jpg 






這隻貓在店家櫃檯上睡得好舒服。
021_20170504222416075.jpg 





休息時間。現在有點後悔怎麼沒有買一罐啤酒來下。

034_20170504222418d59.jpg 





島上東西兩座燈塔都被我們征服了。
這是西邊的「城ヶ島灯台」。
031_201705042224198a8.jpg 


這是東邊的「安房崎灯台」。
燈塔下面那個小男孩就是本丸。
059_2017050422242929e.jpg 




島上最有名的景點:馬の背洞門。
看板上有寫這個名字的由來,可是我想不起來了。(不過記得理由好像有點牽強)
044_20170504222423449.jpg 




島上有很多老鷹,這些老鷹都在虎視眈眈遊客們的烤肉或食物。
我們在散步的時候聽到附近有人發出一聲尖叫,
原因就是放在石頭上的飯糰被一隻飛下來的老鷹抓走了。

038_20170504222423e45.jpg 

039_201705042224210a1.jpg 





三浦半島八景之一:城ヶ島の落雁。
有十幾隻雁聚集在最先端盡頭的岩塊上面無所事事,可能是在等美女吧。
050_2017050423154720a.jpg 

051.jpg 




偶爾來點不一樣的


家裡面只有我一個人是自然捲,我爸我媽我弟我妹都是直髮。水牛是直的,本丸也是直的。雖然捲髮也沒什麼不好,除了戴安全帽或是帽子之後髮型會變得很怪這一點,生活上也沒什麼特別不方便的地方,但是對於看起來很好整理又飄飄逸逸的直髮,心裡面其實還是有點羨慕。

入伍的時候被理成一顆大光頭(真的很像通緝犯),想說這樣一來說不定可以跟捲髮說拜拜了,結果長出來的頭髮還是捲的。

我跟那家美容院預約在星期四上午十點,也就是他們平常開門的時間。還有五分鐘,我戰戰兢兢地走到店門口觀望,店裡已經有兩位穿制服(感覺有點像空姐的制服)的甜美小姐站在櫃檯裡面了。她們看到我,其中一個馬上就出來跟我打招呼,我說明來意,她立刻笑容滿面地帶我走進店裡的等候室,請我坐在沙發上等一下。

等候室跟櫃檯是一個獨立空間,美容室在另一扇門的後面,完全看不到裡面是什麼樣子。小姐拿了一份給第一次來的客人填的顧客資料單,除了基本資料之外,還有問你是從哪裡知道他們這家美容院之類的。

最後一個問題我想了滿久的。
他們問說,剪頭髮的時候你希望
①安安靜靜地看書報雜誌
②悠悠哉哉地放鬆自己
③跟美容師開開心心地聊天

一般來說我大概會選①或②,但是我想說,我平常已經很少有機會跟別人講話了,何不趁這個機會跟美容師聊聊天,練練溝通能力順便增廣見聞一下這樣,所以我選了③。如果幫我剪頭髮的美容師是一個可愛的小籠包還是小蘋果那就更完美了。

通往裡面的大門打開了。一位看起來就是非常專業的美容師小姐帶我走進去,不過沒想到裡面還有一條走道,左邊櫃檯上放著各式各樣的飲料和點心,她說我可以各選一份帶進去。我真的萬萬沒想到美容院的服務會好到這種程度,我都還沒看到剪頭髮的地方到底長什麼樣子就已經享盡了貴賓氣氛,難怪水牛每一個半月就要來剪一次。


<待續>


美容院


在台灣沒去過美容院還是理容院剪頭髮,都在回宜蘭老家的時候去附近阿姨開的一家理髮店剪,一次100元,後來漲到120元。來到日本之後也只去過用「吸塵器」(比喻啦)取代洗髮的千円理髮店,剪一次大概只要10分鐘,省時省力,乾淨俐落,拿髮型模特兒的照片給他們看他們也照樣幫你剪得人模人樣。

為什麼突然想要去美容院呢?

其實我也不是說有一個很明確的理由,只是對自己的頭髮感到有點厭倦,想要徹徹底底改變一下,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朦朦朧朧的,從去年一直拖拖拖拖到現在。

拜託!你都已經四十歲了耶,不要這麼窩囊好嗎?

我這樣振奮自己,昨天終於整理好心情踏出全新的第一步,拿著水牛給我的介紹狀去了。對啦,我去的美容院其實就是老婆大人每兩個月會去一次的美容院啦。被介紹的人(我)有很高貴的洗髮潤髮組合可以拿,介紹的人(水牛)也可以得到3000日圓禮券,兩邊肥水都落到我們家的田,何樂而不為啊哈哈哈哈。

負責幫水牛剪頭髮的是一個年輕的男性美容師,有一次我跟水牛在外面逛街的時候剛好遇到他,用時下流行的「小鮮肉」來形容還滿貼切的,帥哥一個。水牛給我的介紹狀上面寫著他的名字,但是我很不希望幫我剪的是一個小鮮肉,我希望可以是一個小籠包還是小蘋果什麼的。

〈待續〉



BB扣的故事


第一次擁有BB扣,記得是在大二或大三那年,1990年代後期。那時候很流行,很多男生都會把BB扣「鑲」在皮帶上,冷不防響起來的嗶嗶聲是一種受歡迎的象徵,從腰際卸下BB扣來看訊息的時候,其實心裡面都希望旁邊的人能夠注意到自己一下,只是表面上必須裝作若無其事,這樣才能更顯出一種男人味。

當時我用的BB扣還滿高檔的,機子是摩托羅拉,電信業者是大眾,而且還是少數(唯一?)可以顯示中文訊息的。留中文訊息給對方的方式,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好笑。因為BB扣沒有文字輸入功能,沒辦法直接打訊息傳給對方,在外面的話你必須找個公共電話(當年還沒有手機這玩意),投幾個硬幣進去打給大眾電信的中文留言專線,把你要傳送的訊息唸給客服人員聽,然後客服人員再把中文訊息傳到對方的BB扣裡。所以說,太肉麻的訊息是很難傳的,頂多只是傳傳幾點幾分在哪裡等你之類的吧。

可是我交友一點都不廣闊,朋友寥寥無幾,買BB扣純粹只是為了耍帥,根本也沒什麼人摳我。那時候班上有BB扣的人還不是很多,上課的時候BB扣響起來老師也不會生氣,甚至還會打趣地說你生意做很大哦之類的。因為很羨慕上課中BB扣會響起來的人,有一次在商管大樓上課的時候,我還先到走廊上的公共電話預約呼叫自己的BB扣,讓自己的BB扣在上課的時候嗶嗶嗶嗶地響起來。說人不痴狂枉少年還好聽一點,現在想起來根本就是白癡。

我還用BB扣做過一件很令人髮指的事。

那時候網路剛出現沒多久,男生都會在宿舍或學校的電腦教室上BBS找美眉聊天。詳細我是記不太清楚了,我只記得我跟一個女網友(應該是在BBS上認識的)約在淡水捷運站見面。淡水捷運站剛蓋好,四周很漂亮,我們約在一家露天咖啡店還是什麼的,總之我們在有陽傘的座位上實現了第一次接觸。

第一次跟素昧平生的女孩子約見面,閉俗到大學四年只聯誼過一次的我當然很緊張,同時也很擔心萬一來的是一隻恐龍怎麼辦。我請了一個願意拔刀相助的同班同學跟我一起去,請他在附近友情客串路人甲,萬一來的是一個恐龍妹,我就打手勢給他,他看到我的手勢之後就摳我的BB扣,然後我就可以佯裝有人找我,跟恐龍妹說對不起有人找我,我去打個電話妳在這裡等我一下。

結果是,我打了手勢,演路人甲的同學摳了我,我假裝去打電話,然後就沒有回去那個有陽傘的座位了。那個女生長什麼樣子,我已經完全沒有印象,只是每次想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很抱歉,完全無法理解當年的我為什麼會幹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而且,她真的有那麼恐龍嗎??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她長什麼樣子了。

如果妳看到這一篇,想起當年有個男生跟妳約在淡水捷運站外面的露天咖啡店見面,見面之後卻利用呼叫器假裝有事去打個電話而一去不回,那個人可能就是我。真的真的很對不起,希望妳現在過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