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白蘿蔔湯


剛才去附近商店街買菜的時候,遠遠看到路邊有一台蔬菜的自動販賣機。想說看看裡面有賣什麼東西,說不定可以撿到什麼便宜,不過走近一看才發現這竟然是一個投幣式置物櫃。

真的沒想到置物櫃可以這樣用,好聰明。

IMG_20171120_170846.jpg 


上面幾層100円的都差不多賣光了,只剩下最下面這兩層。我蹲下去端詳一會之後覺得很奇怪,一個櫃子裡這麼多東西只賣200円,很便宜啊。怎麼都沒人要咧?

因為身上只有一枚500円銅板,我走到隔壁藥局,很不好意思地問裡面的櫃台小姐能不能換零錢,還好她很親切地就換了五個100円給我。

我選了下面第二層中間那個櫃子,投進硬幣,打開櫃門。從外面看就覺得很便宜,全部拿出來之後覺得更便宜。

芋頭、菜頭、紅蘿蔔、小黃瓜、生薑。老闆你也放太多吧?

IMG_20171120_174006.jpg 


今天晚上就來回味一下當年在軍中常喝的紅白蘿蔔湯好了。

続きを読む

紫色唇印


Yuni桑,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真的很感謝你留言關心。我跟水牛、本丸都過得很好,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

最近在網拍買到一捲鄭怡的錄音帶,裡面有一首歌我很喜歡,先放上來跟你分享一下。





其實我最近也在考慮要不要把重心放回網誌這邊,儘管還不知道要寫什麼,但我想一點一點地,慢慢地繼續寫下去。也歡迎你繼續潛水(笑)



八月十五


八月十五那天,我們在貓空喝茶。

我們上山坐的是普通纜車,地板是不透明的。透明的叫水晶纜車(是吧?)。水牛有嚴重的懼高症,普通纜車我們好容易才把她拉上去坐, 我跟本丸興奮地東看西瞧,這邊坐坐那邊坐坐,可是水牛她從頭到尾都紋風不動,連頭部的角度都沒變,眼睛一直注視著正前方,只靠眼珠子的轉動來「青」我們這兩個沒良心的傢伙。

我跟本丸一邊喝茶一邊苦苦哀求水牛跟我們搭水晶纜車一起下山,說什麼幾百年才來一次,不搭透明的不是很可惜嗎之類的。我請來幫我們添茶水的美眉店員講情,她也很善解人意地說她也有懼高症,可是坐過一次水晶纜車之後也不會覺得很恐怖這樣子。
但水牛吃了秤砣鐵了心,說不肯就不肯。

喝完茶,準備要搭纜車下山。我還在想如何才能起死回生讓水牛願意搭水晶纜車,不然本丸那張苦到不行的苦瓜臉不知道還要看多久。可是我們到了車站,拿前天辦好的悠遊卡準備要進站時,車站人員卻告訴我們說,因為停電的關係纜車都停住了,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會恢復。

停電?天氣這麼好,也沒有地震什麼的,好端端的怎麼會停電咧? 這時我們還不知道,我們已經開始被捲入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停電風波當中,只是帶著悻悻然兼好加在的心情上了車站旁邊的黃色七人座計程車,15分鐘就到了山下的木柵動物園捷運站。

貓空的計程車其實也不貴,我們那天是一人75元(到了之後只收我們家三個人200)。纜車停止的關係,乘客一下子就坐滿了。我們三人坐在最後一排,中間一排坐著一對台灣女生跟日本男生,感覺上可能是朋友或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總之還沒有情侶的氣氛。車上大家都在講停電的事情,那個台灣女生跟我們說,可能是因為前一陣子的颱風吹垮了一座電塔,現在台北地區的供電不是很穩定這樣子。

搭捷運到板橋跟妹妹會合之後,我們才知道這次的停電非同小可。準備要去吃的餐廳因為停電的關係暫停營業,想換個有電的地方去吃,附近的停車場處於停電狀態而進不去(雖然說比出不來還好一點)。更慘的是,我們在上午辦好入住的飯店也停電了,問他們晚上會不會恢復供電他們也不清楚,所以我們只好取消入住,全額退費,改變原定計畫擠到我妹家去過一晚。去買小潘鳳梨酥的時候,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把智慧型手機變成手電筒來用,小心翼翼地走在烏漆媽黑的巷弄中時還真是緊張刺激,結帳的時候也不是用收銀機,而是店員滿頭大汗七手八腳啪嗒啪嗒地敲著計算機。

突如其來的大停電,交通警察再多也不夠用。穿梭在一片漆黑的台北街頭時,看到有一些熱心的民眾在十字路口中間幫忙指揮交通,我想這也是台灣人可愛的地方吧。



種子


應該是六月的時候。

我們家每天早餐幾乎都會吃上一兩種水果,有一天,那個水果的種子看起來特別飽滿,好像很有生命力的樣子,我想說陽台種九層塔的那個大花盆還有很多空間,隨便挑了五顆種子就給它埋了下去。然後我也沒特別去照顧,想說長出來算幸運,沒長出來也沒差,久而久之也忘了這件事。

上星期突然發現,那個大花盆除了孤單的九層塔以外,還多了兩株沒看過的綠色植物。


IMG_2829.jpg 


IMG_2827.jpg  IMG_2828.jpg


它們冒出來的位子,很接近我當初埋下五顆種子的其中兩顆,所以我想這兩株綠油油的小生命很可能就是那個水果的幼苗。可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卻完全想不起來。

我當時種的是什麼水果的種子?

水牛想不起來,本丸也想不起來。這兩三個月我們吃的水果很固定,從記憶中的種子大小去推測,要不是蘋果或青蘋果,大概就是柳丁吧。

各位看官,您看得出這是什麼水果的幼苗嗎?



神隱棒球場


上個禮拜五我帶本丸去看日本職棒二軍的比賽,西武對羅德。
地點在西武巨蛋旁邊的西武第二球場。

西武第二球場真是有夠隱密。因為大家都是衝著西武巨蛋來的,車站外面的路標設置也都是為了來看一軍比賽的人,售票中心啦,小賣店啦、廁所啦,停車場啦等等,沒有任何一塊路標會告訴你如何前往西武第二球場,要去看整體的大地圖才能掌握西武第二球場的位置。


IMG_20170728_143935.jpg 
從車站出口到第二球場的路線,我用紅線畫出來了。

親自走過一次之後我敢跟你打包票,除非是專程來看二軍比賽的人,一般人是絕對不會走這條路的。因為那根本就不是「路」,只是從停車場的邊緣繞過去,走到最裡面的一塊山坡地前面,然後還要再爬一段好像不是一般人能夠走的樓梯。

走到樓梯的最上方就是西武第二球場的外野,只是外野完全被兩三公尺高的牆壁圍起來,爬上去之後你只是站在一個雜草叢生的小通道前面,上面還掛著密密麻麻的網子,在那個地點你完全看不到球場裡面的樣子,還要繞到一壘那邊才看得到。


IMG_20170728_154133.jpg 
這是比賽結束之後拍的,販賣機後面那段樓梯就是了。
有一些球迷在等球員回家,準備跟他們合影留念或是要簽名。


比賽是下午一點開始,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打到七局上半。當我們繞到一壘那邊,第一次看到球場裡面的光景時我真的嚇到了。因為羅德的球員們真的就在眼前,距離大概只有兩三公尺,我跟他們之間只隔著一片破舊又單薄的鐵絲網。廁所在鐵絲網外面,有個羅德球員上完廁所之後直接從我們面前走過去,可以走進球場的小門也沒關起來。


IMG_20170728_150420.jpg 
我本來不知道這位0號的S.KIMURA是何許人物,但是後來發生一件事,我想我跟本丸以後都不會忘記他了。

主場的西武在三壘這邊,我跟本丸坐在地面上看比賽。西武這邊的鐵絲網外面球迷還「滿多的」,大概三、四十人有,要不是有人離開的話我和本丸還找不到地方可以坐。上面那張照片是用手機拍的,我完全沒有把鏡頭拉近,拿出來直接就拍,所以你應該可以想像距離有多近了吧。

老實說,我覺得看二軍比看一軍還值回票價。因為選手近在咫尺,他們就在你的眼前練打練投,那份魄力跟臨場感,在一軍的比賽中最算買最好最貴的位子也買不到,場上選手的一舉一動也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而且你也不要以為二軍身手就會比較差,二軍在日本也是貨真價實的職業選手,在我們這些凡人眼中,他們都已經是棒球世界的鳳毛麟角了。(一軍是撒了珍珠粉的鳳毛麟角)

本丸從小學二年級開始打棒球,現在五年級了,是隊上的當家游擊手兼投手。比賽中的每一球他都看得很認真,一邊看場上選手的動作一邊跟我討論,投手牽制了幾球之後,還很興奮地跟我說原來這樣牽制就不算投手犯規。本丸對牽制動作和投手犯規的規定比我詳細多了。

八局下半,二比零,西武領先。
剛才那位S.KIMURA突然走到本丸面前,隔著鐵絲網問本丸:
「你剛才是不是在講投手犯規的事?」

我跟本丸都目瞪口呆。
那些遙不可及高不可攀的日本職棒選手會自己走過來跟我們說話?!
我們剛才說的話他都聽到了??!!

本丸愣愣地點點頭。
然後他開始跟本丸說明一些投手犯規的事,本來投手可以做一個牽制三壘的假動作之後再牽制一壘,但是從今年開始不行了之類的。

對話大概只有一分鐘,很短,但這短短的一分鐘已經足以使人感激莫名。


IMG_20170728_151802.jpg 
比賽結束,西武二比零獲勝。


二軍比賽收不收門票,視球隊和球場而定。西武第二球場整個都被鐵絲網圍起來,連觀眾席也沒有,免費也是應該的,不過我覺得看起來還是很過癮。

比賽結束後,西武的球員們排成一列,向鐵絲網外面的球迷們一鞠躬,接著走到左外野的草皮上坐下來,可能是在開什麼會還是反省今天的內容之類的吧。他們從外野陸續走回休息區時,我看到吳念庭跟隊友有說有笑地走回來,但是卻一直沒有看到郭俊麟。郭俊麟在今年三月的WBC被打爆,開幕之後就一直沒有他的消息,西武獅官方網站的球員名單上還有他的名字,但別說一軍,連二軍的個人成績都沒有他的數字,可見今年他連二軍都還沒正式上場投過球。他現在到底在哪裡呢?滿擔心的。

回到家後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跟我們講話的那位S.KIMURA,全名叫木村昇吾,他在廣島待了八個球季,去年才行使FA權轉到西武。天哪!不是還滿有名的嗎?!

我跟本丸都很希望你趕快升上一軍,這樣以後在電視轉播看到你的時候,我們就可以跟別人臭屁說我們曾經跟你說過話。加油加油加油!!



IMG_20170728_160115.jpg 
往返於西武遊樂園和西武巨蛋之間的橡膠輪胎輕軌電車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