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三)


8/11(星期一)
搭公車跟阿爸一起到鎮上吃早餐。
乘客很多,很擠,甚至還有年輕的背包客。
觀光產業的發達遠遠超過我的想像。
吃完早餐後阿爸在XX國小等我們,我和本丸到中正路上閒逛。
印象最深的是30幾年來我從來沒有注意到的一家「南川鐵器工廠」,
依然用傳統方式在打鐵、做菜刀之類的。
準備搭10點多的公車回去時遇到西藥房的阿姨,
公車久久不來,後來才知道公車在路上拋錨了(聽說冒出了黑煙)。
阿姨她們幾個老朋友包計程車回去,
我打電話求救,請弟妹來載我們我回家。
中午在家吃。下午幫阿爸整理了房間。

鐵器工廠



8/12(星期二)
回台第七天,總算吃到一次不是在外面吃的早餐。
昨天早上在早餐店吃剩下的蔥餅和弟妹同事的彌月蛋糕,配即溶咖啡。
吃完早餐後奉阿母之命去郵局把我的郵局帳號重設密碼,
順便把裡面的6000塊領出來。
然後去書店買辭典,
看看有沒有那個「走了」(連續劇「妹妹」,安心亞、蘭正龍主演)的解釋,
翻遍各種辭典都找不到,那肯定是CG合成的辭典風畫面。
最後還是在統一書城的二樓買了一本質感很優的國語辭典。
然後又去別的地方買藍白拖。
中午吃阿母從街上買回來的肉羹粿仔。
下午跑步5公里。
晚上請阿弟出門面交(交易拍賣貨品)時順便開車載我們去逛夜市。
其實也沒逛,就是讓本丸玩那些射擊遊戲和小彈珠。
羅東夜市人太多了,根本不想進去也擠不進去。

夜市




8/13(星期三)
早上阿爸跟本丸去河邊釣魚,
我去早餐店買了一些早餐給大家吃。
從8點釣到10點多,結果只釣到3條,本丸一條都沒釣到,鬱卒得很。
中午吃家裡,吃完之後沒事做,帶本丸去國小打球,籃球和棒球。
我唸了六年的國小已經面目全非,
不過帶著自己的兒子在以前的小學打球還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操場旁邊的小蜜蜂阿姨賣的金桔檸檬,好喝。
水牛下午4點半左右從台北車站打公共電話來,
說要搭5點10的自強號到宜蘭,不過她買錯了,
應該買到下一站的羅東才對。
在家東摸西摸到水牛快到羅東的時間,弟妹開車載我去接。
本丸想看電視卡通,沒去。
6點54分的自強號晚了5分,水牛順利抵達。
晚餐在家吃,宵夜是夜市那家鹽水雞。
啤酒改成喝海尼根。
以前在那裡打過工的超市老闆娘不記得我了。


去年夏天(二)


8/9(星期六)
連續第二天的XX早餐店。
午餐在家裡吃,然後休息一下,
下午三點多出發到宜蘭新月(LUNA)廣場逛街購物,
我在那裡買了一雙puma的跑鞋,不錯。2700多台幣。
「包覆性」這個字,賣鞋子的好像都很喜歡用。
本丸跟阿弟在湯姆熊打電動打得很開心。
晚餐就在那裡的港式飲茶餐廳吃,兼慶祝父親節。
兩桌加起來吃了五千多塊。
吃完之後逛二手夜市,
我在那裡買了兩本古書:白蛇傳、鏡花緣。
店家說出價就賣,兩本我出一百。
一本十元搞不好店家也賣的感覺,不過夠本了。
宵夜還是夜市那家大雞屁燒烤。

中古書




8/10(星期日)
早餐是妹妹開車從大進買回來的米粉羹和貢丸湯。
我吃了兩碗米粉羹和一碗貢丸湯。
然後我請阿弟載我和本丸去車站前的金鶴棒球打擊練習場,
不過那邊早就已經倒了。
我們改成去吃包心粉圓,還有去大創買拖鞋。
聽阿弟說,
包心粉圓的創始人夫妻離婚後,
男人的店叫XX,女人的店叫XX,
現在不只羅東鎮上,全台灣都可以看到這兩家店在對打。
在大創買的拖鞋太小(因為不能試穿),
抱怨我回來一個星期了連一雙拖鞋都買不好的老媽
帶著本丸殺到羅東一家鞋店,然後終於買到了。
290元。我覺得有點貴。
中午妹妹一行人先回台北,我們在家吃飯。
下午三點中元普渡大拜拜,街坊鄰居大部分都已經先拜好了,
整條巷子顯得冷冷清清,沒有以往的熱鬧。
拜完之後我們去梅花湖運動,
阿弟騎腳踏車載他兒子,
我騎機車載本丸和他老婆弟妹,三貼。
到梅花湖之後租一台腳踏車給本丸,
阿弟和本丸繞了三圈,
我跑了兩圈之後就沒力了。一圈剛好2公里。
晚上廟裡那邊的大拜拜還是很熱絡,我們去逛了一圈,吃把餔。
然後媽和弟妹去腳底按摩,
我和阿弟在家顧小孩。
宵夜是她們從羅東口買回來的XX燒烤。我想吃的滷味都關了。

美都雪



去年夏天(一)


8/6(星期三)
下午兩點半的華航,我和本丸先出發。
我在飛機上看了「小さいおうち」,但還沒看完就到台灣了。
本丸看蜘蛛俠2。
下午五點多抵達桃園機場。
搭國光號到台北車站,再搭普悠瑪回羅東。8點43分到。
弟弟來接的。舅舅也從台北來看我們。
宵夜吃XX燒烤。
國光號



8/7(星期四)
吃豆漿店的早餐。
上午去剪頭髮。
因為我變胖了,老闆娘差點都不認識我了。
中午吃媽媽煮的菜。
下午騎機車載本丸去瀑布玩水。
他跌了一下滑到水裡,好像有嚇到。
吃個麵包,玩個10分鐘就嚷著要回去了。
傍晚去籃球場打籃球,練棒球,本丸回到正常的本丸了。
晚上吃家裡。宵夜吃夜市的大雞屁燒烤。

瀑布




8/8(星期五)
XX國小對面的XX早餐店。
吃完之後直接到羅東車站,平溪線十分一日遊。
福隆便當。猴硐轉車。買了平溪線的一日周遊券。大人一張65元,小孩32元。
從十分車站走4公里到十分瀑布才知道瀑布從8/6起關閉到年底。
遇到一群來自東京的日本遊客,似乎有點來頭的感覺。
跟他們說明之後他們非常感謝。
走回十分,本丸又到去的時候曾經去那邊休息的派出所大便。
很累,沒力到菁硐了,決定回家。
回到瑞芳搭冷氣很強的自強號回羅東,
福隆便當在車上站著吃。到羅東七點過一點點。
到羅東之後和來接的弟弟一行人會合,去啤酒屋吃快炒。
宵夜是妹妹帶來的鹽酥雞等等。

印章  燈籠



赤坂的家鄉味


我說的就是那家,三商巧福

以前羅東有一家三商百貨,裡面就有一家三商巧福。關於他們的牛肉麵好不好吃似乎是眾說紛紜,不過我個人是滿喜歡的,榨菜酸菜就放在桌上隨便你加這一點也很夠意思,所以我還滿常去光顧的。

說到牛肉麵,有一件讓我很氣的事。今年暑假回台灣渾渾噩噩地待了兩個星期,一直想要去吃個牛肉麵但就是沒有去成。在桃園機場過了出境審查,準備要往登機門那邊走的時候,看到有一家餐廳賣牛肉麵,想說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就算貴一點還是吃吧。

帶著本丸走到櫃檯一看,我的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一碗最普通的牛肉麵要台幣360元。

當時換算成日幣大概1000出頭,也不是說吃不起,但那時候我已經在台灣待了兩個禮拜,腦子還停留在台幣的平衡感上,被那碗360元的牛肉麵這麼重重一放,天平另外一頭的皮包整個都飛出去了。本來想說貴一點還是吃,但萬萬沒想到貴到這種程度,不是大家太有錢就是我太窮吧。

結果我只點了一碗100多元的榨菜肉絲麵,本丸還給我嫌榨菜難吃。

所以當我得知三商巧福要在東京開店的時候,我就決定一定要去捧場以聊表我的謝意,然後順便消消當時在機場受到的那股鳥氣。三商巧福的牛肉麵伴隨了我的青春、我的青澀,在我還是一個懵懂無知的少年的時候──雖然說現在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牛肉麵和榨菜酸菜是一種無可替代的依偎。

続きを読む

站上甲子園的台灣留學生



8月20號,八戶學院光星(青森)以5比1擊敗了星稜高中(石川)。延長賽第十局上半,光星以4分超前對手時,擔任撿球員的蔡鉦宇(高3)腦海中閃過了一個念頭:星稜很擅長逆轉。比賽結束後他很高興的說:「對星稜千萬不能大意,能贏球真的太棒了。」

蔡鉦宇是來自台灣的留學生。光星的131位選手當中有118人來自青森縣以外,在這些來自外地的選手當中,他是最遠的一個。

他從小學開始就是代表台灣出國比賽的強打者,在電視上看了夏季甲子園的比賽之後覺得很帥氣而萌生了到日本來的念頭。他在國中的時候也在世界青少棒大賽中拿過冠軍。

在台灣的高中只讀了大約四個月的蔡鉦宇,到光星從頭開始再唸一次高中。一年級的時候,光星拿到了全國第二名,而這也是在觀眾席上負責加油的他第一次來到甲子園,被觀眾擠得滿滿的球場氣氛使他感到震撼不已。

那一年的秋天他升格為隊上的出賽球員。然後今年春天的選拔大會,也成了他以選手身分進入的第一次和最後一次的甲子園。日本高中棒球聯盟有一項規定:正式比賽的出場資格為「高中在學三年以下」。如果重新再唸一次高中,新學校的第一年要算成第二年。因此,蔡鉦宇在選拔大會第二輪對龍谷大平安(京都)的比賽之後便正式「退休」了。

但選拔大會結束以後,他也沒有少過任何一次的練習。仲井宗總教練(44歲)也會用他來激勵其他球員說:「你們看看蔡同學,他雖然沒有辦法上場比賽但還是這麼拼哦!」準備的時候全力以赴、對球場鞠躬敬禮‧‧‧。這些「日本的高中棒球」他都已經自然而然地會了。

在地區預賽的青森大會中,光星在準決賽和決賽都逆轉獲勝而拿到了甲子園的門票,蔡鉦宇則在觀眾席上祝福著伙伴們。

今年夏天的甲子園,總教練問他說:「你要在觀眾席上加油,還是當比賽的撿球員?」蔡鉦宇選擇了後者。

其實他也很想在夏天的甲子園站上打擊區,不過他也感受到了作為一位幕後工作人員的喜悅。「能夠再一次踏上甲子園的球場真的太好了。哪怕只有一場比賽也好,我也想跟大家在一起。」畢業之後他打算在大學繼續打棒球,夢想是進入日本職棒。

---------------
本文翻譯自朝日新聞2014年8月20日(星期三)晚報第8版
『裏方になっても 仲間と / 台湾からの留学生 八戸光星・蔡鉦宇君』
記者:榎本瑞希

IMG_484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