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什麼什麼



最近交出去的翻譯接二連三地被客戶那邊的中國人改得體無完膚,所以奇檬子不是很好。

畢竟市場規模差太多,日本這邊的日中翻譯還是以簡體字居多,而我在翻譯時會特別去留意,除了盡量不用可能只有台灣才有的說法以外,也會盡量去配合大陸那邊的講法。不過我也是有底線的,有些實在沒有辦法接受的地方我就會委婉地(說難聽一點就是偷偷地)融入台灣的說法。

「面向」就是一個例子。比方說,這是一套面向金融業的保全系統。類似這樣的句型我知道大陸那邊要這樣說,但我就是不爽去配合,我都會翻成「這是一套專為金融業設計的保全系統」。因為我覺得這是一種identity的問題,我怕我如果一直配合下去,總有一天我會開始習慣寫出甚至說出「這是一套面向金融業的保全系統」還是「這是一本面向家庭主婦的雜誌」之類的句子。

可是,最近知道交出去的稿子到了客戶那邊之後被改得滿江紅(包括剛才說的"面向"),我真的對翻譯公司感到非常過意不去。他們知道我是用繁體字的台灣人,但還是相信我的能力而把簡體字翻譯交給我,而且稿子也都經過別的校正者校正過,確認沒有問題之後才交給客戶的。這樣一來不但害翻譯公司臉上無光,也會讓翻譯公司失去那家客戶,我的飯碗也就越來越小了。

問題是呢,客戶他們自己改得好也就算了(有一次真的被改得很棒,甘拜下風),改過之後反而變爛的情形也有,這時候真的是滿腹苦水啊。當然,好不好或爛不爛都是個人的主觀問題,繁體字跟簡體字的文章在「體質」或「節奏感」方面的差異也都有關係,不管我再怎麼盡力,還是翻不出完全「面向」中國人的中文吧。



題外話。

昨天買了一雙新的布鞋。k-swiss,紫色的。以前的我絕對沒有勇氣買顏色這麼炮的鞋子,不過最近因為上面說的那些事情搞得有點鬱卒,而且我滿早以前就想穿穿看k-swiss,然後又剛好滿便宜的,心一橫就買下來而且當場換穿。

因為當時我穿的外套是紅色的,配起來就是大紅大紫。嗯,心情好多了。


失落感

東京馬拉松,槓龜了。

因為報名人數是參賽名額的10倍左右,被抽中的機率只有10%,基本上槓龜是很正常的,不過畢竟還是有點失落感啊。無菜拎碑練尬架姑!

算了算了,反正日本的馬拉松多如牛毛,又不是只有東京馬拉松一個,跩屁啊?一萬日幣的報名費貴的要死,倒不如明年二、三月找個鄉下地方的馬拉松去跑一跑,然後在當地泡個溫泉再回去還比較愜意一點哈哈哈。(標準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話說回來,前陣子也遇到了一個讓我很有失落感的廣告翻譯。

「貴金属買取専門業者」。「貴金属」就是金銀珠寶首飾那些有的沒有,「買取」就是收購,「専門業者」顧名思義就是專門搞這個的業者。我翻成「收購專門業者」交出去之後,客戶說因為臺港兩地的分店都已經用「回收專門業者」這個詞,所以希望我可以把稿子裡面的「收購」全部改成「回收」。

可是我覺得非常納悶。一般來說,「回收」這個詞用的對象應該都是一些可以循環利用的資源垃圾或是沒什麼價值的東西不是嗎?用在金銀珠寶這種貴重的東西上面不是很不搭嗎?「珠寶收購業者」。「珠寶回收業者」。不管我怎麼唸怎麼看都是「珠寶收購業者」比較稱頭,為什麼他們一定要堅持用「珠寶回收業者」呢?


「收購」的人要給錢,
「回收」的人不用給錢啊!!
(搞不好還收錢咧)



儘管我透過翻譯公司很仔細地向客戶說明「回收」跟「收購」在詞意上有什麼不同,他們還是堅決用「回收」。理由是,因為臺港兩地的其他類似業者也都用「回收」這個字。


騙肖A!!那五摳能?!好,老娘就查給你看!!

..................


搜尋的結果還真的給我跑一堆「珠寶回收」出來,看得我有多鬱卒你知道嗎?剛才苦口婆心解釋給客戶聽的那番話都變成一堆屁也就算了,萬萬沒想到原來臺灣有那麼多人都是理所當然地「回收」別人的珠寶或是讓自己的珠寶被「回收」。當然,用「珠寶收購」的地方也不是沒有,在「回收」前面加個「高價」也還情有可原,只用「回收」兩個字來對待別人的珠寶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啊。

不管你了,既然你那麼愛回收就去回收吧。我一定會去找「收購業者」的,如果有珠寶可以賣的話啦哈哈哈。



請問一下

這種可以避免個人資料洩漏的明信片在日本相當普遍,日文叫做「圧着はがき」,通常都做為帳單或公家機關通知之用。請問一下台灣目前有沒有這種明信片呢?中文又怎麼稱呼呢?我怎麼查都查不到呀嗚嗚。

對壓式明信片?
對黏式明信片?
開封式明信片?
可黏式對摺明信片?(開始亂編....)

要是中文還沒有固定的官方稱呼,您覺得上面哪個名稱好呢?(歡迎另取別名)

我個人是覺得「開封式明信片」好像還不錯。



86分


關於上一篇提到的那份合約書我前天交出去了,不過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到要那份合約書的公司給日文版打了84分,中文版打了86分。


ㄟ,這意思是說我翻出來的東西已經超越了原文的水準嗎哈哈哈。最好是這樣啦。不過那三天還真的是嘔心瀝血啊,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花在查證大陸那邊的說法,害我一頭烏亮麗的鳥巢上面多了好幾根白花花的米粉。

然後剛才翻譯社把救援投手(校正者)的意見寄給我了。


兩個耶!只有兩個小地方要我改一下耶!!真是不敢相信!!!別人怎麼樣我是不太清楚,整整八大頁的合約書當中只有兩個小地方需要改一下的翻譯應該算不錯了吧。沒有枉費我付出那麼多心血啊嗚嗚嗚,好高興。



慶功午餐:手工豬排泡菜咖哩丼+芭娜娜
IMG_2359.jpg


翻訳と野球

突然覺得翻譯社其實很像一支棒球隊,而登錄在他們旗下的譯者就好比是投手,有一軍的,當然也有二軍的。

翻譯社的教練團會看對手(顧客)來選擇適合的先發投手(譯者),然後再找一位救援投手(校正者)在後面擔任把關的角色。只不過這裡面的先發投手個個都要具備完投能力,絕對不能中途落跑或是失蹤。要是讓教練團不得不去找另外一位投手來中繼的話,你這個先發投手大概就很難有上場的機會了。

跟棒球隊不一樣的是,翻譯社這種教練團不會明講你是一軍還是二軍,你只能夠從上場的次數跟對手的強弱跟投一顆球可以換到多少錢來判斷自己的立場。而這個週末教練團派我上場的目的,我覺得好像就是要來測試我有沒有資格升上一軍。

對手是跟進出口貿易有關的合約書,內容足足有八頁之多,而且還要翻成給大陸人看的簡體字。我在想,教練團為什麼不直接用中國選手,而是要我這個台灣選手上去投球呢?因為找不到可以在四天內搞定的人嗎?接到先發指令後幾個小時,從教練團寄給我的伊妹兒裡面我找到了一個答案。

原來這個對手不希望看到那種很艱澀又文謅謅的合約書啊!

這個教練團實在太優秀了,不但很清楚我擅長的球路,比賽正式開始的兩天前還給我一份對手的資料(合約書草稿)讓我去準備哩。不過要是薪水再稍微高一點點就好了....ㄟ,這個我想還是等坐穩一軍的席次之後再說吧。


目前的情況是八局上半,無人出局,滿壘。我睡個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