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扣的故事


第一次擁有BB扣,記得是在大二或大三那年,1990年代後期。那時候很流行,很多男生都會把BB扣「鑲」在皮帶上,冷不防響起來的嗶嗶聲是一種受歡迎的象徵,從腰際卸下BB扣來看訊息的時候,其實心裡面都希望旁邊的人能夠注意到自己一下,只是表面上必須裝作若無其事,這樣才能更顯出一種男人味。

當時我用的BB扣還滿高檔的,機子是摩托羅拉,電信業者是大眾,而且還是少數(唯一?)可以顯示中文訊息的。留中文訊息給對方的方式,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好笑。因為BB扣沒有文字輸入功能,沒辦法直接打訊息傳給對方,在外面的話你必須找個公共電話(當年還沒有手機這玩意),投幾個硬幣進去打給大眾電信的中文留言專線,把你要傳送的訊息唸給客服人員聽,然後客服人員再把中文訊息傳到對方的BB扣裡。所以說,太肉麻的訊息是很難傳的,頂多只是傳傳幾點幾分在哪裡等你之類的吧。

可是我交友一點都不廣闊,朋友寥寥無幾,買BB扣純粹只是為了耍帥,根本也沒什麼人摳我。那時候班上有BB扣的人還不是很多,上課的時候BB扣響起來老師也不會生氣,甚至還會打趣地說你生意做很大哦之類的。因為很羨慕上課中BB扣會響起來的人,有一次在商管大樓上課的時候,我還先到走廊上的公共電話預約呼叫自己的BB扣,讓自己的BB扣在上課的時候嗶嗶嗶嗶地響起來。說人不痴狂枉少年還好聽一點,現在想起來根本就是白癡。

我還用BB扣做過一件很令人髮指的事。

那時候網路剛出現沒多久,男生都會在宿舍或學校的電腦教室上BBS找美眉聊天。詳細我是記不太清楚了,我只記得我跟一個女網友(應該是在BBS上認識的)約在淡水捷運站見面。淡水捷運站剛蓋好,四周很漂亮,我們約在一家露天咖啡店還是什麼的,總之我們在有陽傘的座位上實現了第一次接觸。

第一次跟素昧平生的女孩子約見面,閉俗到大學四年只聯誼過一次的我當然很緊張,同時也很擔心萬一來的是一隻恐龍怎麼辦。我請了一個願意拔刀相助的同班同學跟我一起去,請他在附近友情客串路人甲,萬一來的是一個恐龍妹,我就打手勢給他,他看到我的手勢之後就摳我的BB扣,然後我就可以佯裝有人找我,跟恐龍妹說對不起有人找我,我去打個電話妳在這裡等我一下。

結果是,我打了手勢,演路人甲的同學摳了我,我假裝去打電話,然後就沒有回去那個有陽傘的座位了。那個女生長什麼樣子,我已經完全沒有印象,只是每次想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很抱歉,完全無法理解當年的我為什麼會幹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而且,她真的有那麼恐龍嗎??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她長什麼樣子了。

如果妳看到這一篇,想起當年有個男生跟妳約在淡水捷運站外面的露天咖啡店見面,見面之後卻利用呼叫器假裝有事去打個電話而一去不回,那個人可能就是我。真的真的很對不起,希望妳現在過得很好。



迎新宿營

前幾天有位大學同學一邊感嘆生錯了時代一邊寄了幾段youtube上面的影片給我看,內容是現在的學弟妹拍的學系介紹跟迎新宿營的宣傳短片。

90年代後期(→好像在寫什麼歷史一樣),我在淡江那幾年還沒有「迎新宿營」這玩意,人生第一次的「迎新宿營」是我在2004年進入日本的大學之後才體驗到的,日文叫做「オリエンテーション」(orientation)。「迎新宿營」這項活動是不是學國外的orientation而開始的,不得而知,但我在日本體驗到的オリエンテーション都被「迎」「新」「宿」「營」這四字解釋到了,所以我覺得把日本的大學的オリエンテーション翻譯成迎新宿營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不好意思,職業病的關係所以忍不住要講一下。

不過呢,看完學弟妹拍的影片之後我才知道,臺灣的迎新宿營顯然比日本的オリエンテーション要熱鬧許多了。一群青春洋溢的學姊們(→我想應該是學姊們跳給大一新生的學弟學妹看)穿著清涼的迷你裙或熱褲在台上勁歌熱舞,整體給我的感覺滿像那個什麼臺灣讚妹團還是目前在日本紅到人仰馬翻的AKB48。

唉,現在的學弟們福利也未免太好了一點吧,當年要是在考試前有收到學姊的歐趴糖就應該偷笑了,怎麼可能還有大腿可以看。不過當年把我們操得不成人形的那幾位老師都還在,接下來的四年你們皮可要綁緊一點啦哈哈哈。



東京日記 #10

《完結篇》


続きを読む

東京日記 #9


十二月二十七日 金曜日 晴

我決定去旅行。昨天在上野車站發現一張文宣,五天內無限次數搭乘JR東日本線和北海道線只要一萬日幣,所以我沒有什麼思考就買了。雖然有點對不起家人,不過再繼續這樣窩在家裡下去一整個寒假,開學我一定會更後悔吧。

至於我為什麼會特地跑到上野發現這個,說起來也滿無聊的,因為我跑去當初在台灣教過我日文的老師家附近一個叫做「稻荷町」的地方,在銀座線上野的下一站。那時老師說她家在哪裡的時候我還特別記在筆記上,昨天沒事所以就去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到,不過當然是不可能啦。

沒什麼好寫的…。好可憐。混掉一星期了。





十二月二十九日 日曜日 晴

今天下午學姊找我一起去日本電影界著名的已故男演員「寅次郎」所演的「男人真命苦」系列電影的拍片所在地的小鎮去走走。從日暮里轉乘京成電鐵到一個叫做『柴又』的好像是專門為了方便人們到這裡來紀念這個男人所設立的小車站。出了車站就是他提著公事包的雕像,沿路充斥著賣這個男人的臉形小餅乾和各種紀念品的小店,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啊。

然後我們去附近的神社參觀了一下,本來還要去寅次郎紀念館和一間有名的店喝茶的,結果兩個地方今天都因為新年的關係休息。去神社的路上有看到一個地方,自己投一百元進去竹筒內就可以抽一隻籤算算自己的名字今年運氣如何,所以我就幫掛本拿了一隻籤,下次寫信再一起寄過去給她。

有點為了要不要自己一個人去北海道、東北旅行開始傷腦筋起來了。


続きを読む

東京日記 #8


続きを読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