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保安康


今天日本的報紙(朝日新聞)介紹了臺灣目前最搶手的「9999永保安康」車票。



001_20100909065548.jpg

我的皮包裡也有兩張「永保安康」車票。

十年前的九月,我在生日那天特地從台北搭火車到台南永康去買的,來回各一張。看了這篇報導我才知道,原來這張火車票上面的日期還是用日治時代留下來的打印機一張一張打出來的。不過,9999紀念車票也是用古老的打印機一張一張打出來的嗎?一次打五萬張會不會把打印機操壞啊?而且現在還要追加五萬張....





002_20100909065548.jpg

還有,印在「永康」左邊的「H」是甚麼意思呀?十年前的永保安康上面沒有H耶。



東京愛情故事之旅【重播】


應觀眾要求重播一下 ↓

東京愛情故事之旅





小兒科



需要帶本丸去看小兒科的時候,我會在診所開門前一個小時去排隊,這樣一來可以掛到很前面的號,然後水牛只要在門診開始前五分鐘帶本丸過來,很快就可以輪到他而不用花很多時間在診所。

我通常都是第一個到的,坐在門口花壇上喝喝咖啡看看書的一個小時是我很喜歡的時間,尤其是天氣好的時候,看著三三兩兩的高中女生神采奕奕地走過去(那一帶總是會有高中女生經過,不知道為什麼),就會覺得這個早上特別神清氣爽。

有一次我排到第三名。第一名是一個把拔,第二名也是一個把拔,排在我後面的第四名還是一個把拔。假日先到醫院來排隊大概也是日本把拔的使命之一吧。這三個把拔看起來年紀明顯都比我大,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是為了家庭每天從早打拼到晚的上班族那種感覺, 不過他們有個共通點就是,手上都拿著一台任天堂DS在玩。

吃完包子喝完咖啡之後我稍微猶豫了一下,因為旁邊的把拔們都很認真地在打電動,只有我一個人在看川上弘美的話好像有一種很假掰的感覺,要是讓他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的話那就更不好意思了。不過最後我還是拿出來看了,因為實在沒事做。第五名跟第六名的兩位太太不知道在聊什麼聊得很起勁。開門前30分鐘左右,陸陸續續來上班的醫生跟護士都露出笑容跟我們一一道早安。

下次我也帶一台DS去好了。



永康車站


23還是24歲吧,那個時期我隨著部隊下左營基地訓練,遇到那種一兩天的假期也回不了宜蘭,所以大概都窩在高雄或台南一帶鬼混。

生日那天剛好遇到放假,在部隊裡沒朋友的我也沒事幹,於是決定找筆友在永康車站見面。那時候很流行「永保安康」車票,想説我也去弄個一張來,而且上面蓋的票戳日期剛好是我的生日,應該是個不錯個紀念品吧。筆友那時候還是台南某家二技的學生,我們那時候已經魚雁往返了兩年多,之前也見過面了,交情還算不淺,一通電話打過去問她立刻欣然允諾。

如今已回想不起來永康車站長什麼樣子,只記得房舍好像是木造的,月台只有一個。那天天氣很好,天空應該很藍,我下車的時候月台上沒半個人影,一個人坐在月台的椅子上望著安安靜靜的永康車站,等著下一班火車把筆友載來。

因為停永康的班次比較多,我們在永康買了車票到保安,然後又從保安坐回永康。兩張印有我生日的「永保安康」車票,現在還完好如初地躺在我的皮夾裡。筆友上個月生了一個白白胖胖的漂亮女兒,在此也祝福她們全家人永保安康。


中和


在台北工作那兩年一直都住在中和,只是我很少出去玩,放假的時候不是到補習班補日文就是窩在家裡打線上遊戲,所以對中和一帶也沒甚麼感覺。唯一覺得很方便的就是有捷運可以坐去上班,以及公寓附近有一家貴族牛排可以讓我每個禮拜五晚上外帶一份牛排回家犒賞自己。

另外一個讓我到現在還有印象的是一家理髮店。室友跟那家理髮店混得很熟,有一次他帶我去那邊剪頭髮,於是就跟那家店的老闆娘認識了。老闆娘知道我在銀行上班後,一直透過室友打聽我有沒有意思跟她女兒交個朋友什麼的,只是那時候我相當「閉俗」,雖然沒有女朋友但也覺得要跟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女孩子打交道很麻煩,支支吾吾中也就沒了下文。

決定要去日本留學之後沒多久便遞了辭呈,然後在打包回宜蘭老家前寫了一封信給那家理髮店的老闆娘告別。我記得我好像只有去那邊剪過一次頭髮,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後來也變得跟老闆娘有點熟的感覺(大概是因為室友一直在那邊喇賽我們的事情吧),所以想説去日本之前至少寫封信給人家打個招呼。老闆娘有回信給我,內容大概是要我好好努力之類的鼓勵,她原本要介紹給我的女兒也在信紙最後添了一兩行。

那一兩行到底寫了甚麼,現在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