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蚤市場

難得的小春日和,工作也告了一個段落,所以上午帶著本丸去公園逛跳蚤市場。

看看沿途的景色吧。


公寓
好刺眼的公寓。



很屌的籃框
好屌的籃框。剛開始還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走近一看,還真的是籃框!好想投看看啊。可是一群人都在踢足球,沒有人在打籃球,只有這個歐吉桑不知道在練什麼功。



100円
我很喜歡到這種沒人顧的路邊小攤買菜,又新鮮又便宜。一顆大白菜100円,一根大蘿蔔100円。



有意思的店面
要是沒有這兩根電線桿,這家店從外面看起來應該很有味道。



然後,公園到了。



很棒的公園
標準的小春日和風景。跳蚤市場就在我背後。



跳蚤市場風景
沿著走道一字排開的跳蚤市場。



這也夠屌
我說這位把拔,你的拖車比剛才那個籃框還屌!!
可不可以借本丸坐一下?(我抱得手好痠)



確認一下
不用擔心啦,你的衣服都在裡面啦。



戰利品
來回走了兩趟,買了這些童裝跟一個包包回來。襯衫跟帽子是從兩個媽媽一起擺的攤子裡面挑出來的,狀態好到簡直跟新的沒兩樣。聽到襯衫一件只賣200円真是把我嚇到了。會不會太便宜了一點啊?(還GAP的咧)

包包則是從一個OL風味的小姐那邊買來的,她擺出來的包包都是布做的,很有品味,一堆人搶著買。這時候有一個女人在跟她討價還價,200円的手工布包硬要殺成100円。她已經相當勉為其難地降到150円,那個女的還是堅持要100円。我看不過去,剛好又瞄到地上這個滿中意的藍色布包,二話不說就在那個殺價女面前買了下來。當然,用OL風味小姐開出來的價格,200円。

我在跳蚤市場原則上是不殺價的。覺得貴的話,我就不會出手。覺得很喜歡的話,貴一點也沒關係。畢竟出來擺攤的人也很辛苦啊,擺了一整天賺到的錢,交了場地費之後再拿去吃頓飯搞不好就沒了,然後還要把賣不出去的東西風塵僕僕地搬回家去。

200円並不是包包的價格,而是對OL風味小姐的一份心意,感謝她把自己不用的包包拿出來給需要的人。這種場合殺價,殺到的只是對別人應該心存的一份感謝而已。




庫喔塔泡烏打

今天帶著NB到外面趕工,中午肚子餓了就隨便到附近吃個簡餐。可是實在有夠難吃。雞肉像一枚風乾橘皮似的,旁邊堆了一小坨沒什麼水份的高麗菜絲。一碗湯三口就喝完了,飯也不夠多。這樣也要500円。

吃完之後一點也沒有填飽肚子的感覺,只好再到麥當勞隨便吃個漢堡。聽說最近出了一個叫庫喔塔泡烏打的新式漢堡,便點了一個來嚐看看。很久沒吃麥當勞的漢堡,也不知道味道是不是跟以前不一樣,但我覺得還滿好吃的,有肉汁的味道。


人好多 店員的T恤不錯看。


剛才試著用這裡的寫字檯工具寫了幾個字看看,還挺有趣的嘛。

山椒魚





暖簾分け

翻一篇介紹拉麵店的文章時,遇到這個不知道中文應該怎麼講的單字。


暖簾分け(のれんわけ)
(名)スル
商家などで長年勤めた奉公人に暖簾を分けること。   

                         大辞林より




假設你在一家拉麵店工作了很久,想到外面獨立開一家跟師傅一樣的店,而師傅也覺得你很認真,所有該會的技巧跟那個氣質也都具備了,所以就答應了你。這個「答應你到外面開一家跟師傅一樣的店」的行為,就是暖簾分け。

暖簾就是掛在店門口的布簾,通常都是短短的或是半長不短的,上頭寫著店名,在日本只有麵館、飯館或壽司店等較為傳統的料理店才會掛。照理來說,弟子拿到師傅給的暖簾,應該要用一樣的店名開店才是,不過好像也不全是這麼一回事。像我這次翻到的拉麵店,據說菜單跟做法什麼的都跟他師傅一樣,就店名不一樣。說不定這也要先經過師傅的允許吧。

查了一下講談社的日中辭典,才知道可以翻成「分號」。仔細想想好像還不錯。「分店」的話,除了店名要一樣之外,還意味著隸屬於本店的加盟經營模式。而「分號」似乎就沒有店名的限制,感覺也好像比較有獨立經營的意思吧。

找東西

角田光代

水牛說這本書很好看,所以我就找時間把它看完了(還有一堆等著我去消化)。『さがしもの』翻成「找東西」很怪,不過就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角田光代的書是第一次看,對她還不熟,但我非常喜歡她這本短篇小說集的文字溫度,還有那不急不徐的節奏感。個人最喜歡的兩篇是,「彼と私の本棚」(他和我的書櫃)以及「引き出しの奥」(抽屜深處)。

「彼と私の本棚」,描寫一對就要分手的同居男女。女的站在他們一起買的大書架(→書櫃比較好聽)前面,一本一本地把他的書和自己的書分開。分著分著,她開始煩惱了。因為有些書是兩本一模一樣的,她也不知道哪一本是誰的。她的思緒逐漸被這些「一對對」的書牽往兩人剛認識的時候,幾年來一起生活的零碎光景也一片一片地自動拼湊起來。最後,她翻到兩個人曾經一起背對著背坐在地板上看過的漫畫,再翻到兩個人曾經一起感動到落淚的那一頁時,再也忍不住決堤的淚水,嚎啕大哭了起來。

角田光代是用第一人稱寫的,所以我很自然就沿著文字的節奏走進女主角的世界,最後當她跪坐在書架(→還是書櫃好聽)前嚎啕大哭時,好像連我自己都可以感受到那痛徹心扉的程度,心都糾在一起了。

「引き出しの奥」,寫一個跟誰都可以上床的大學女生,從在打工的地方認識的男人那邊聽到一個傳說(當然,跟那個男人也上了床)。關於一本舊書的傳說。那本舊書在大學附近的舊書店街被賣來賣去,而且封面背後被人寫上的句子越來越多。男人說,那些手寫的句子,似乎都是一些回憶。很零碎,很日常,但又似乎很重要的那種回憶。

女生想找到那本書,找到之後也想在封面背後寫些什麼進去。可是她找不到那本書,就算找到,也不知道要寫什麼才好。不知道要寫什麼這件事,遠比找不到書更讓她失落。跟那麼多男人上了床,生活中卻找不到一丁點值得寫在那本書裡面的回憶。她不再隨便和人上床,繼續找那本書。直到有一天,她在舊書店遇到一個不知道叫甚麼名字的同班同學......

因為後面的發展和故事結尾寫得實在太棒了,我就不寫出來了。這本書遲早會有中文版的。想想看,如果你找到了那本傳說中的舊書,你會在後面寫些什麼呢?



日向ぼっこ


曬太陽

今天天氣很好。曬棉被的時候,順便把本丸的狗也拖出去曬了。(笑)


日向ぼっこ(ひなたぼっこ)是曬太陽的意思,我很喜歡的一個字。




代班

中國小姐A桑走了以後,雜誌社裡沒有會講中文的人了,所以老大要我直接跟客戶講電話。

老大:「可不可以把你的電話號碼告訴對方?」
我:「不要啦。」
老大:「也對哦。」
......(繼續MSN)......
老大:「OK,把你的手機號碼報上來吧。」

唉,牛牽到東京還是牛,兩三下就被別人牽著鼻子走了。可是後來想想,講就講嘛,有甚麼好怕的?對方只不過調味料賣得比別人好一點嘛,沒有在怕的啦。要是嫌我翻得爛,早就換人了吧。

結果我這次交出去的翻譯被指正了六個地方。跟我講電話的是個在客戶公司裡面工作的台灣人K桑,他很溫文儒雅地告訴我他們希望傳達給消費者什麼樣的理念,這篇廣告的重點在哪裡等等,希望我再稍微修一下。其他地方都很好,沒問題。呼,好家在。不過第一次這樣直接跟發稿的客戶溝通,感覺還不錯,至少聽過他的說明之後我就知道要怎麼翻比較貼切了。

原來到目前為止,A桑都幫我應付掉了據說很認真但是細過了頭的K桑,不是直接幫我改就是想盡辦法說服他。包括我在內,對於K桑不會打中文這件事,大家都覺得很迷惑。你他●的公司那麼大間最好是沒有一台可以打中文的電腦啦!幸好老大說要再找一個會中文的人,而且聽說今天還面試了一個中日混血的超級大美女。

會讓(我覺得)很像竹內結子的老大口口聲聲說美女的,應該真的是非常頂級的美女吧。只是她會不會進我們雜誌社還很難說。不管在哪裡,這個年頭似乎還是美女吃香,聽老大說搶著要她的地方可是多如牛毛哪(→學某人亂用一下成語看看)。

美女,快來幫我應付K桑吧。


Soul food

小時候阿母常做醬油蒸蛋給我吃,又香又嫩,每次餐桌上有它我就會多扒一碗飯。昨天我試著蒸一碗給本丸吃看看,結果他吃得好開心,一碗飯幾乎都扒光了。

趁著還沒忘記的時候把做法記下來。


醬油蒸蛋
2-3人份

《材料》
蛋 4顆
醬油 15cc
日式調味露(だし) 15cc
水 70cc

《做法》
將上述材料全部和進碗公內,攪拌均勻後蒸15分鐘即可。


很簡單吧?我用中華大炒鍋蒸的,大同電鍋應該也可以。沒有日式調味露的話,醬油用20cc應該也沒關係。只是蒸15分鐘吃起來好像有點老,再縮短一點時間搞不好會更嫩更好吃哩。


蒸蛋




亞職觀感

看完西武跟巨人轟轟烈烈地打滿七場日本第一決定戰,再看三天後於東京巨蛋舉行的亞職,就覺得亞職大概快玩不下去了。熱度真是差好多。

不知道台灣的無線電視台有沒有現場實況轉播?就算沒有,緯來那些有線體育台應該是不會放過。至於韓國那邊,我從日本的媒體報導得知,他們有一家無線電視台全程轉播自家的每一場比賽。

可是在日本,竟然沒有任何一家電視台轉播亞職!就連最後「雙獅獻瑞」的壓軸好戲都沒有。家裡有裝cable TV,我不信邪地轉遍每個體育台,但沒有就是沒有。對日本人來說,他們只關心今年的日本第一會落到年輕有為的獅子軍團還是重金打造的明星部隊,誰是亞洲第一,他們根本沒興趣。

如果統一昨天擊敗西武拿到亞職冠軍,我們就能夠大言不慚地說台灣職棒的水準是亞洲第一嗎?不能。如果拿下亞職冠軍的是SK飛龍,我們會承認韓國是亞洲第一的職棒大國嗎?不會。因為誰是亞洲職棒的龍頭,大家心知肚明。與其說是為了爭亞洲第一,倒不如說是為了爭那5000萬日幣獎金還比較貼切。

5000萬日幣換算成台幣至少也有1500萬。就算統一獅全隊有50人,每個人都還可以分到30萬,所以當然要把已經快累壞的洋將留下來加班硬操。就算撈不到5000萬日幣,3000萬日幣也不無小補。對於國內幣值一貶再貶的韓國球員來說,這筆冠軍獎金也同樣具有相當的魅力。反觀對年薪動輒上億日本職棒球員來說,這5000萬日幣大家再分一分的話,根本就是零用錢程度而已。哪怕球團說要拿出一半獎金回饋球迷,也不會有人發半句牢騷。

打完七戰拿到日本第一的隔天,西武就放所有的洋將回家,也不讓受了點傷的當家游擊手中島裕之和主力捕手細川亨上去打。儘管打得有點辛苦,西武最後還是在冷冷清清的東京巨蛋中理所當然地幫日本完成了亞職四連霸。

感覺很沒意義。先不管大陸那邊抱著甚麼樣的心態,至少台灣跟韓國都滿認真地摩拳擦掌準備跟對方交手,媒體也都以大篇幅來報導賽事。可是日本這邊好像根本不把亞職當一回事,不要說沒有電視轉播了,報紙也只用了一個版面的1/3。西武的渡邊總教練畢竟跟台灣有過一段緣分,我覺得他算是很尊重我們,把陣中最好的兩位王牌投手(岸、涌井)留下來對付統一獅,甚至還讓許銘傑上場對中國先發。

沒能在電視上看到台灣職棒的球員和好久不見的許銘傑,真的很吐血哪。不過現實就是如此。想要在日本看到亞職現場實況轉播,大概只有等金滿巨人拿下日本第一吧。不知道越來越冷的亞職還能夠撐幾年,只希望亞職的休止符不是因為台灣職棒的解散而畫下。

似曾相識

上個月的事情。我在多摩動物公園車站前面的京王鐵道展示館裡,發現了一個很眼熟的玩意。


京王線 →點圖可放大
京王線


下面這張,是我2006年夏天在平溪線的菁桐車站裡面拍到的。

平溪線
平溪線

當時在裡面負責賣票的站長(?)很親切,大概是見多了想要到辦公室裏面拍老機器的鐵道迷,看到我在外面拿著相機乾瞪眼的模樣,很阿莎力地就叫我進去了。當時還有另外一個顯然已進入了鐵道癌末期的男人,拿著超ㄅㄧㄤˋ的單眼相機在跟我一樣在裡面東拍西拍。我看到他把鏡頭對準了這個剪票機(?)很虔誠地連照了好幾張,心想應該是很貴重的東西,走近一看果然很有那個氣氛,所以也跟著照了兩三張。那個親切的站長還幫我們放了車票在上面供我們拍照哩。

所以當我在京王線的鐵道展示館內無意間看到這個熟悉的身影,馬上就認出來了。我還以為平溪線那個搞不好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不過仔細看看最下面的製造年份,好像也沒有那麼舊嘛。



這篇多少有點練習放照片的意味。真的很麻煩。要先把照片檔案大小縮到500k以內才能上傳,上傳也不是直接上傳到blog,還要經由上傳介面讓語法轉貼到文章中才算完成。可選擇點圖放大模式(サムネイル)這一點我覺得還不錯,因為我不喜歡在文章裡面放很大的照片。


驗證碼的日文數字

真的很感謝各位在前一篇的熱烈回應和拍手。雖然應該有不少人只是覺得那個「拍手」符號很新鮮,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按按看這樣而已吧。(笑)

如果想留言卻又受困於日文驗證圖片,請參考下列對照輸入阿拉伯數字即可。

0 ぜろ、ゼロ
1 いち、イチ
2 に、ニ
3 さん、サン
4 し、シ
5 ご、ゴ
6 ろく、ロク
7 なな、ナナ
8 はち、ハチ
9 きゅう、キュウ


這裡不錯

感謝kaori桑介紹我一個打中文不會出現亂碼的日本bolg。試用一兩天後發現,除了照片有點不好放之外,其他地方都很OK,而且還可以拿掉廣告!太棒了!所以我又搬到這裡來。拍謝啦,我想我應該不會再換了。

特別選了一個跟前面的新家很像的版面,有夠清爽,我喜歡。但有一個問題就是,留言時的圖片認證。這裡的系統是顯示數字的日文,然後要留言者輸入阿拉伯數字。這樣一來看不懂日文的人不就沒辦法留言了嗎?還是說,系統會自動辨識留言者在什麼國家,然後自動切換認證圖片中的顯示語言呢?

所以,希望留言的人可以告訴我一下,你看到的認證畫面中是日文?中文?英文?還是單純的阿拉伯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