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口味



本來打算去上野搭skyliner到成田機場,出門前上網査時刻表才發現新宿就有直達成田的特急列車「成田express」,所以臨時改成從比較近的新宿衝到成田看看。因為還沒有搭過skyliner以外的電車到機場,其實有點嘗鮮的意味在。

不過滿後悔的。

第一,車票很貴,一個大人要3000多日幣,從上野或日暮里搭skyliner到成田也不過才1920,整整貴了三成以上,不如多花兩、三百塊日幣繞到離新宿也不過只有幾站的日暮里搭skyliner。

第二,只有三節車廂的「成田express」乘坐起來不是很舒服,從頭到尾都搖晃得很害,然後最嚴重的致命傷是它固定式的座椅全部面對著車廂正中間(像拔河那樣分成兩邊),不能翻轉方向,所以你有一半的機率會買到背對列車前進方向的座位,要是買到正中央的位子還有可能跟對面的陌生人面面相覷。本來以為背向而坐也沒什麼,可是車廂搖晃得實在太離譜,快到機場時我竟然有點葷葷的感覺。

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説,需要額外支付「特急料金」的列車向來都是平穩舒適,不過這個「成田express」是我第一次遇到的例外,也讓我頭一次嘗到「葷電車」的滋味。所以奉勸各位親父老兄弟姊妹,沒事還是不要輕易嘗試「成田express」。



IMGP8587.jpg




IMGP8588.jpg




IMGP8590.jpg




IMGP8589.jpg




百万円と苦虫女

蒼井優的戲路還真廣得可以,不管演什麼Girl都很到位。扶桑花女孩啦,大學生啦(蜂蜜與幸運草),不良少女啦(片名忘了,跟上野樹里一起演的),苦蟲女啦。不知道"苦蟲"是什麼意思的話,到官方網站首頁看看預告片應該可以抓到一點感覺。

在日本光靠打工要存到100萬,其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所以她可以選擇那樣的方式來逃避家人,同時也逃避自己。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打工、生活,存到100萬再換下一個地方。

耐人尋味的一點是,她離家前自己用縫紉機做了一幅窗簾。在日本,要判斷一個房子裡面有沒有人住很簡單,只要看窗戶有沒有掛窗簾就知道了。沒有窗簾的房子,十之八九是空屋。對日本人來說,窗簾可以說是一種生活的象徵,每搬到一個新環境,最先考慮的房間布置大概就是窗簾。可是窗簾並不便宜,所以已經決定要四處流浪的她乾脆自己先做好一幅帶著,不但省錢而且也有一種安心的感覺吧──不管搬到什麼房子都是熟悉的窗簾。

故事尾聲一下子來了兩個出人意料的情節,算是這部小品電影帶給我的最大驚喜。(當然,跟我頭腦簡單也有很大的關係。)比起那些轟轟烈烈死去活來的愛情,乾淨俐落又不拖泥帶水的戀情更令人回味無窮哩。

「挪威的森林」一定要找蒼井優來演小林啦!





LC-A



LOMO LC-A + CENTURIA 200




高尾山01
高尾山









高尾山02
高尾山









高尾山03
高尾山頂









吉祥寺01
吉祥寺井之頭動物園









山梨01
山梨縣‧石和温泉









石和温泉01
山梨縣‧石和温泉




西瓜

看完「海鷗食堂」跟「眼鏡」這兩部小林聰美主演的電影之後,很多人都建議我一定要看「西瓜」這部日劇,所以我就去TSUTAYA租來看了。

平常不怎麼看連續劇,不過「西瓜」的調調完全對了我的胃口,再加上我搭過世田谷線的電車到三軒茶屋一帶拍照,對於劇中許多場景都有印象,更添了幾分親近感。像是民宿「ハピネス三茶」(幸福三茶?)前面那條小河跟世田谷線的小電車等等。那附近有一家台灣小籠包店,我還專程跑去吃。

(4/29:「ハピネス三茶」不在三軒茶屋一帶,是在這裡。我是看到鬼哦?噗。)

這齣日劇裡面平淡無奇的生活感很吸引我,原來一成不變的生活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從合作金庫捲了3億日幣潛逃的女行員看到三茶的居民(?)吃完早餐後放在桌上的小盤子裡面都有一顆酸梅籽,就忍不住掉下眼淚那一幕。人大概都是這樣吧。處於風平浪靜的幸福中時,就會開始尋求一些大風大浪的刺激;等到跳進自以為想要大風大浪之後,又會開始懷念那份風平浪靜的幸福。

看完這部日劇後,我開始覺得每天的家事也不那麼麻煩了。因為生活就是每天不斷重複同樣的事情,反過來說,有這些不斷重複的事情可以做才算是在過生活。由這些不斷重複的事情構成的生活,任何時候都有可能突然消失,也不可能永遠一直持續下去,所以與其在那邊想東想西或是怨聲載道,還不如盡力做好每天該做的每一件事情,這樣子生活自然就會前進,人生也會跟著前進。然後,每前進到某個階段,才會看到一些自己本來看不到的東西。我想,一個人的人生,或許大部分都取決於這些本來看不到的東西吧。

讓我選「西瓜」裡面我最喜歡的一句台詞的話,我會選友坂理惠演的漫畫家在一個人迎接自己生日時說的那句:

「蠟燭的味道聞起來好寂寞哦。」




4/29追加:
ハピネス三茶拍攝地點






kotobank

朝日新聞和小學館、講談社合作的免費線上百科辭典 ─ kotobank ─ 今天開張了。裡面收集了很豐富的現代用語解說(知恵蔵)和各類辭典,對於翻譯或是需要查資料的人我想應該滿有幫助的吧。

http://kotobank.jp/



草野球



くさやきゅう
【草野球】
素人(しろうと)が集まってする野球。

─大辞林─




「素人」有時候可以解釋成"門外漢",有時候也可以解釋成"菜鳥",可是如果你以為草野球都是「一群菜鳥在打的棒球」,那就大錯特錯了。

大概是有隊員突然落枕還是閃到腰,上禮拜六晚上接到隊長的緊急召喚,要我這個五年多沒有出賽過任何一場的幽靈外籍球員去打隔天中午的一場球,而且還說要付我打工的薪水,可見情況處於非常狗急跳牆的階段,只要有手有腳會拿手套和球棒的人就好,擺明了要我去幫忙湊人數的。

球場在埼玉縣邊境附近的公園裡面,隊長在車站附近撿到我和另外一名隊員之後,整整開了一個小時的車才到那邊。開上一道又長又高的堤防後,就可以看到一片好好廣的草地上貼了五六面沒有全壘打牆也沒有觀眾席的棒球場。烈日當空,停在球場旁邊的一排車子好像快要溶化的巧克力一樣。


名符其實的晴空萬里


好球!


第一棒,左外野。


聽到隊長排給我的棒次和守備位置,我賽差點沒挫出來。真的要這幾年來只有在台北的打擊練習場拿過一次棒子的我當你們的ICHIRO嗎?(→人家ICHIRO是右外野)

不過善解人意的我很快就領悟到隊長的用心了。因為隊長找到我之後,有個隊員又挖到了一個傭兵,所以我們這隊變成了10個人。也就是說,我完全變成多餘的。可是隊長千里迢迢把我載來,又不好意思讓我從頭到尾坐冷板凳(→其實是熱板凳),所以乾脆讓我打第一棒,趕快讓我打完兩輪之後換他上來。

要命的是我們還先攻,所以我是兩隊第一個站上打擊區的人。幹,很緊張耶。兩年前在台北的打擊練習場玩時,我發現小笠原道大的姿勢最適合揮棒很慢又沒力的我,於是我學小笠原道大那樣把棒子舉得像拜公媽一樣,準備球一飛過來就給它砍下去。


第一球,直球,揮棒落空。
第二球,直球,壞球。一好一壞。
第三球,直球,擦棒。兩好一壞。
第四球,曲球,揮棒落空。三振出局。


好賤,居然投曲球!拎老師咧!在日本「素人」就會投曲球了嗎?!不過這也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站在打擊區看到球活生生給我往右邊彎下去,害我砍到一半改用棒子去撈都撈不到。

第二個打席,我在一出局一壘有人的情況下勉強敲出一支三壘方向的軟弱無力滾地球,雖然被封殺在一壘,不過隊友們都稱讚我打得好,至少把隊友送上得點圈了,害我好感動。

打擊交白卷就算了,更難看的是打到左外野的飛球我一顆都沒接到。五六年沒摸棒球,落地點都抓不準了,只能拼命追著球跑。好慘。反觀那些從笑連A到歐吉桑都有的隊友們,每個人不但守備都相當扎實,光看打擊姿勢和揮棒速度就知道他們都是有底子的,絕對不是像我這種菜鳥。問一個隊友什麼時候開始打棒球的,他跟我說:小學三年級。

我打完第二個打席後下場,換隊長上去。對方的第二名投手還會投蝴蝶球,讓我方吃了不少苦頭,不過雙方在一個半小時的規定比賽時間内打滿了七局,結果以10比10握手言和。要不是前三局有我這個史上最爛的第一棒左外野來亂,我們這一隊應該是輕鬆獲勝吧。台灣的打擊練習場名聲都被我搞壞了,司咪媽線。




經理
連草野球隊都有經理,不愧是凡事認真的日本人。



記錄表
看經理每一球都很認真在記錄,好奇的我借了一下那本簿子來看。她很熱心地解說給我聽,只可惜太複雜了,我是鴨子聽雷有聽沒有懂。不光是自己球隊的要記,連對方的攻守也要記錄耶!原來經理也不是一件輕鬆的差事。不過看到表格我才知道這場比賽是關東地區的草野球聯盟賽耶!敢把我放在第一棒的隊長心臟也實在夠強了。




裁判
我們的比賽結束後,我看到這位主審(→比賽中也就只有這一位主審)坐在本壘後方的草皮上,一個人默默地啃飯糰喝果汁,準備主持接下來的另外一場比賽。我問隊長說借一次一個半小時的場地,還有請一位主審這樣子要花多少錢,他說他也不知道,因為球隊只要付給聯盟10萬円的年費,聯盟就會幫球隊安排10場比賽,場地跟主審也都會準備好。




後記:
看到比賽當天的照片後才知道,我的打擊姿勢一點都不像小笠原道大,看起來根本就是一隻不知道怎麼拿香的猴子。









倒窮無夜指數

爆忙的一個星期終於結束了。台北時間晚上9點老媽打電話給我(→要跟本丸玩視訊)的時候,我們這邊已經全員七八豎在棉被堆裡。老媽沒好氣地嘟噥說你們也太早睡了吧,然後就把還在電話裡面恍神的我趕回被窩。

本來想好好寫一下關於那天馬拉松的事情,不過興致和記憶的鮮度褪了大半,下禮拜的倒窮無夜指數也好像沒有下探跡象,所以還是趁現在有力氣的時候簡單交代一下。

從規模和歷史來看,我參加的這個市民馬拉松在關東一帶應該還算小有名氣吧。各種部門合起來的參加人數總共有四、五千人,把前身也算進去的話今年是第29個年頭,比中華職棒還悠久。

因為是人生第一次的馬拉松大會,映入眼簾的任何東西都覺得很新鮮,但最讓我嘆為觀止的是他們對於舉辦馬拉松的「熟練度」。

參賽者到了會場的運動公園之後,要先到各個部門的櫃檯領號碼牌,因為他們已經事先用明信片通知參賽者是幾號,只要拿著明信片到那個號碼的櫃檯就可以換到包括號碼牌在內的一袋東西,裡面有一本厚厚的大會資料和便當+豚汁(豬肉味噌湯)兌換券。

號碼牌後面貼著一塊IC晶片,裡面大概已經輸入了我的個人資料吧。抵達終點之後,我把晶片拔下來交給工作人員,喝杯水,跟水牛和本丸照個相,然後再去領紀念T恤和跑完全程的證明書。號碼牌上面已經印有參賽者想要的尺寸,所以工作人員只要瞄一下號碼牌就可以馬上拿T恤出來。證明書是當場用印表機列印出來的,工作人員瞄了一下我的號碼,敲了幾下筆記型電腦的鍵盤,我的「完走證」就嗶嗶嗶嗶地從旁邊的印表機跑了出來。姓名、號碼、參賽部門、時間、名次,全部一目瞭然印在上頭。從我跑進終點到領取證明書不過才三分鐘,整個過程流暢到好像進了公司大門然後打卡上班一樣。不愧是馬拉松大國的日本,連一個小鎮上的市民馬拉松都能辦得如此有模有樣。

跑完之後用冰冰涼涼的啤酒配好吃的便當和豚汁,怎是一個爽字了得。更爽的是我們一群人(→水牛的一堆朋友也來跑)接著又去泡高級大飯店的露天溫泉,整個疲勞都被溫泉融化掉了。不過最爽的應該還是回到東京之後的慶功酒宴吧,呵呵呵呵呵(→我是啤酒鬼)。




まんじゅう









Finishers

跑完了

進步

真沒想到緊急特訓的成果會那麼快顯現出來。

周末一口氣將距離拉到平常練習的兩倍,並且刻意保留體力慢慢跑,結果一口氣跑完了8公里,時間剛好是1個小時。然後今天跑了10公里,時間是1小時10分。

還記得一個禮拜前的首次練習,才跑2公里就覺得整個人都快趴了,最後還落得用拳頭拼命敲門喚醒帶著耳機沉迷在西郎桃影集的水牛才得以倖免冷死在自家門外的悲劇。可是才過了一個星期,中間還因為工作太忙缺跑了兩次,今天就已經可以臉不紅氣不喘跑完10公里,連我自己都嚇了一大跳。雖然離健步如飛的程度還有一大段距離,駕馭著行雲流水的呼吸和步伐穿過嬌豔欲滴的櫻花樹下時真的好舒服好舒服。気持ちいい~

終於可以不用擔心跑不完人生第一次的馬拉松(※男子10公里菜鳥部門)了,而且再這樣練下去搞不好還不用吊車尾哩。



之所以能夠締造出個人最佳練習成績,跟昨天去爬高尾山也有一點關係吧。對,沒錯,我們又去爬了。而且這次有專程來享受登山的朋友同行,我們一家也不好意思先搭著纜車到半山腰等他們,所以我和水牛只好推著嬰兒車從山腳硬上。我沒騙你,推著上面坐了一個12公斤小孩的嬰兒車爬山真的是一個鍛練腳力的好方法,跟扛兩包米爬山應該差不多。

我的LOMO魚眼相機在LOFT店員的熱心協助下復活了(日後再詳敘),所以這一趟高尾山全部都用魚的視線去拍。挑幾張我喜歡的放上來吧。






樓梯







傘







情侶







鞋子







世界和平







小橋流水







商店







櫻花跟小孩








風的聲音


前天忙到很晚才睡所以昨天早上爬不起來跑步。今天早上起床後原本有點期待下了一整晚的雨不要停,這樣我就可以明言順地再偷懶一天,只可惜天公不做美(?),地面雖然像剛灑過水那樣,天空藍得可舒服了。

出門前我量出自己慢跑的步幅是100公分左右,整整是走路時的兩倍,所以我把計步器的步幅改成100之後才開始跑。跑完之後發現公園一圈的距離應該是2公里,所以我算是跑了4公里,時間是28分27秒。

接連三、四天這樣每天兩圈跑下來,雖然時間都差不多,不是28分就是29分,但卻可以明顯感受到身體不再像第一天那樣疲憊,跑完之後小腿跟大腿的肌肉也不會酸痛。

這幾天東京風很大,早上跑著跑著我注意到一件事情。

順風時跑起來幾乎完全沒有感覺,靜悄悄的。但只要有一點點逆風,馬上就會覺得跑起來非常吃力,而且還可以很清楚地聽到風的聲音。

我邊跑邊想,人生搞不好也是這樣。

當自己覺得生活一成不變枯燥乏味,其實是順著風在往前跑,只是自己完全沒有察覺到而已。但只要遇到逆風,不管那風是從旁邊吹來還是從正面刮來,只要跟自己跑的方向不一樣,就算是一點點也會覺得很累很煩很討厭。但風的方向是不一定的,什麼時候會往哪邊吹沒有一個定數,如果只是覺得煩了厭了就換個順風的方向跑,可能永遠也跑不到自己想要抵達的終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