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商店交戰守則



上禮拜六水牛説要把她幾雙不要的鞋子賣掉,我也順便翻出了一雙紅色帆布鞋和一件色羽絨衣去賣賣看。結果我那雙在郵購只花了250円就買到的大陸製無牌紅色帆布鞋居然莫名其妙賣到了200円,水牛三雙原價數千円的女鞋總共只賣了350円(其中一雙還因為"使用感"過於濃厚而被標了0円)。

水牛平常都把鞋子放在盒子裡面加乾燥劑保存,狀態絕對比我的紅色帆布鞋要好。出現這種倒轉現象的原因,我想應該是很少有女人會去中古商店買鞋子,而帆布鞋絕對很受中古商店的主力顧客──兩袖清風口袋空空的各式男人──青睞。

至於三年前買福袋時裡面裝的那件色羽絨衣,負責計算收買價格的小弟則是很不好意思地跟我説,因為現在是夏天,冬天的衣服沒辦法給錢(値段がつけられない)。想想也對啦,誰會在熱到像蒸籠的天氣裡去中古商店買什麼撈什子的羽絨衣呢?那麼厚一件,放到冬天再賣的庫存成本就比賣價高了吧。不過那件羽絨衣我也不穿了,所以就免費送給了店家。

在此歸納出兩點中古商店交戰守則:

一、男鞋可以比女鞋賣出更好的價錢。
二、非當季衣物要有送給店家的心理準備。(除非是香奈兒的毛皮大衣或是亞曼尼的西裝外套之類的)


僅供在日本生活家裡東西又多到快沒地方放的朋友們參考。


日本規模最大的連鎖中古商店↓
http://www.hardoff.co.jp/



ありがとう



今天T社打電話來給了我一個小小的工作。以前都是老闆親自打給我,可是今天卻是一個聲音陌生的男性社員。他把工作內容交代完之後突然跟我說,老闆死了。不過公司會繼續營運下去,以後還是會繼續請我幫忙。

掛掉電話之後,我依然不太能夠接受老闆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的事實。三、四個禮拜之前我們才約在車站前面交稿而已,那時候他看起來氣色還那麼好,怎麼會去釣個魚就淹死了呢?

噩耗來得過於突然,我在電話中支支吾吾地找不到適當的詞句應對,就連事故發生在什麼時候,葬禮什麼時候舉行或是舉行過了沒都忘了問。

跟老闆認識也有三、四年了吧。他很喜歡台灣,也一直都滿照顧我的,雖然公司裡面日中翻譯的案子不是很多,但是有的話都會交給我做,畢業前他甚至還問我要不要到他們公司上班。

老闆,我真的不知道該跟你説些什麼才好......

いままで、本当にいろいろ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これからも頑張っていきます。


台灣人生

電影『台湾人生』官方網站
http://www.taiwan-jinsei.com/index.html



あなたは台湾が
かつて日本だったことを
知っていますか?
你知道台灣曾經是日本嗎?


≪陳清香≫
本当の日本人ですよ。
今の日本人の若い人よりも、私は日本人。

我是真正的日本人哦。
跟現在的日本年輕人比起來,我更像日本人。



かつて日本人だった人たちを訪ねて
拜訪曾經是日本人的那些人們

かつて台湾は
日本の統治下にあった
曾經處於日本統治下的台灣


≪宋定國≫
僕は涙を流したから。
先生、私必ず成功します。
どんなことがあっても、成功して見せます。

因為我哭了。
老師,我一定會成功。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成功給你看。



日本人教師のことを
片時も忘れない
沒有一刻忘記過日本老師


≪塔立國普家儒漾≫
この源氏名(?)は台湾にないんですよ。
絶対忘れていかん。
自分は原住民であるということを。

台灣沒有這種名字。
絕對不能忘記自己是原住民這件事。


台湾原住民として
生きてきた誇り
以身為台灣原住民一路走來的驕傲

≪蕭錦文≫
日本人に捨てられて。
確かに僕たちは血統的にはね、違うけど、国を思う。
国を思うその心というのは、同じことですよ。

被日本人拋棄了。
從血統上來看我們的確不同,可是我們同樣為國家著想。
為國家著想這份心意是一樣的啊。



私たちは日本人として
戦争で戦った――
我們以日本人的身分上了戰場――


地主寿公学校第37次卒業生の同期会を開催いたします。
地主壽公學校第37屆畢業生同學會,正式開始。

日本統治と
戒厳令をのり越えて、
いまを生きる
經過了日本統治和戒嚴令而活在當下的這些人


≪楊足妹≫
15歳。15歳も始めて今まで仕事ね、休んだことない。
休んだら苦しいよ。

從15歲開始到現在我一直都在工作,從來沒有休息過。
一休息我就覺得很痛苦。



戦前から休むことなく
続けている畑仕事
從戰前開始下田,從未歇息

お互いに、頑張っていこう。
彼此繼續奮鬥下去吧。

日本人として、
台湾人として――
身為一個日本人、
身為一個台灣人――


台湾人のね、悔しさと懐かしさと、
もう本当にね、もう、解けない数学なんですよ。

台灣人的悔恨跟懷念,實在是......無解的數學題啊。



夏至



昨天帶本丸去公園戲水時看到一塊石頭上停了一隻粉黄色的蝴蝶,好像是在喝水。

蝴蝶喝水

不可思議的是,不管在玩水的小朋友們多接近她,甚至還有頑皮的小男孩拿著玩具敲石頭嚇她,她都紋風不動喝著她的水。不知道是真的不怕人還是熱昏頭了?生平第一次親眼看到蝴蝶喝水的畫面,趕緊拿出我的相機在離她只有五公分的地方用近照模式拍到了這張照片。


下午一個人去中古商店挖寶。雖然沒挖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不過幫本丸找到了一雙只要500日圓的涼鞋,狀態看起來還不錯,縫製得夠扎實,鞋墊也相當柔軟,走起路來應該很舒服吧。


042_20090621095600.jpg



記得大學時代曾經跟樓友借過一次球鞋去打籃球,忘記是什麼牌子了,只記得是白色。他那雙鞋的鞋墊好軟好有彈性,穿起來好舒服。後來買球鞋我都會先按按看鞋墊,想找到一雙跟他一樣軟的,可是十年來卻一直沒有遇到。

本丸這雙涼鞋的柔軟鞋墊,讓我想起了當年那位樓友的球鞋。不過他的名字和臉孔我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拍謝啦。你那雙鞋實在太棒了。





睡晚覺


一邊喝啤酒一邊做"菜頭大腸味噌煮",現在要讓它燜個15分鐘再放味噌和日本酒進去,趁這段小空檔來寫個什麼東西好了。

嗯,ㄟ,要寫什麼好咧?最近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每天都差不多,就像以前家裡掛在牆壁上那種每天撕一張的日曆,只有日期和星期不一樣,其他地方看起來都很像。

哦,想到一個了。前天在聽打時聽到一個噴飯的單字。

睡晚覺。

一個大學女生說,她們宿舍的女生有一天吃過晚飯後大家都在"睡晚覺"。可見現在大學生晚上不睡覺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才會衍生出「吃過晚飯後先小睡一下」的行為吧。雖然我不太喜歡干涉別人的生活習慣,可是如果這些大學生是上課睡一點,中午睡一點,傍晚再睡一點,然後整個晚上都在玩(比方說上網),類似這種完全違反地球自轉規律的作息我覺得還是早一點改掉比較好。

可是換個角度想想,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大學女生睡晚覺的現象呢?嗯......ㄟ......我要去煮我的菜頭大腸了。




陶器の重箱



在專賣二手貨的店裡找到了我和水牛夢寐以求的「陶器の重箱」!


IMGP9067.jpg


IMGP9068.jpg


最初我們想要的是把剩菜放到冰箱裡保存的容器,而且從冰箱拿出來之後可以直接微波加熱,然後又可以直接端上餐桌而不影響吃飯時的心情。

便宜的塑膠製品馬上就被講究餐具的水牛三振出局。但是日本一般的「重箱」幾乎都是樹脂漆器,很少有可以直接微波的。想來想去,唯一的選擇只有水牛老家那種陶瓷製品。問題是陶瓷的「重箱」價格動輒5位數以上,我們在網路尋尋覓覓了一個多月,始終找不到出得了手的,只能看看圖片望梅止渴。

所以前天在一堆中古碗盤裡面發現了這個只要400日幣的陶瓷「重箱」,真的是如獲至寶欣喜若狂啊!話又說回來,「重箱」中文要怎麼說啊?



虛構裡的真實



IMGP9064.jpg


一本書在12天之内賣掉100萬冊,老實說我沒有什麼具體的感覺,完全沒有。既不在出版社上班,對於銷售量之類的數字向來也沒什麼興趣。直到前幾天看到電視新聞報導說,這12天内賣掉的「1Q84」光是銷售額就直逼100億日幣,我才稍微有了一點概念。就算就算就算村上只拿1%的版稅,也有1億日幣。更何況像村上這種世界級的暢銷作家,大概抽個20%以上也不奇怪吧。

除了書店賣到缺貨之外還有一些很耐人尋味的現象。在「1Q84」中被引用到的西洋文學作品和提到的古典音樂,因為有太多讀者想要買,使得那些出版商跟唱片行不得不緊急加發行量以供所需,甚至連我上次提到的背景音樂都有專輯發行了。

雖然「1Q84」我現在只讀到上冊的3/4左右,但我似乎已經可以理解為什麼這本小說會以如此驚人的速度在日本狂賣。因為村上透過說謊──也就是寫小說─的方式,把他親眼看過或是體會過的所謂「體制」(system)的暗面,以極為真實而且淋漓盡致的描寫讓讀者去面對、去感覺、去思考。透過一個虛構的世界,毫不留情地把燈光打到真實世界的暗之處──也就是村上在耶路撒冷演講時的重點之一。

讓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議的是,在我從「1Q84」中讀到關於宗教法人的事情後不過短短兩三天的時間,日本社會就爆出了兩件跟宗教法人有關的新聞。一個是某某宗教法人把他們旗下經營的love hotel的部分收入視為上賓館QK客人的愛心捐款,然後利用捐款可以不用報稅和宗教法人本來就享有的稅率優惠,七年來逃掉了數億日幣的所得稅款。另外一個是某某宗教法人疑似跟某組織掛勾,以妖言讓人感到不安之後再推銷高價印章宣稱可以改運避邪,然後又是利用稅率優惠大撈油水。

村上在寫這部小說時當然不可能事先預期到會有這些新聞。我來日本快七年,就算把前面那懵懂無知的五年扣掉,這兩年來(其實也好不到哪裡....)也不記得有什麼關於宗教法人的社會新聞。可是,「1Q84」出版後不到兩個禮拜就連續爆了兩個出來,要說這是巧合也未免太牽強了。如果宗教法人真如「1Q84」裡面說的那樣,是那種連警察都會覺得"很難搞"的組織,這些新聞的出現時機也就不難理解了。短短12天之內就有100多萬人在腦海中留下了宗教法人這四個字,此時不報(爆)、更待何時?

更令人佩服的是,村上把自己身處的日本文壇業界都寫出來了(即使現在要把他歸入日本文壇可能還有許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如果他筆下這些虛構的世界都是以真實的成份構成,那真是......就算有兩個月亮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了。




王牌明信片


Japan Beer Festival每年都會在幾個大城市舉辦,據說是日本國内規模最大的啤酒節。在報紙上看到今年的東京會場在惠比壽,主辦單位又提供了10張免費招待入場券讓讀者可以參加抽獎,嗜啤酒如命又沒什麼摳摳的我馬上寫了一張文情並茂又花枝招展的明信片過去,果然如願「抽到」了。


012_20090609054949.jpg


「私は台湾人です。日本のビールが大好きです。入場券をプレゼントしてください。」

我是台灣人。非常喜歡日本的啤酒。請送門票。
翻譯by http://www.excite.co.jp/world/chinese/


很像二年級的小學生寫的文章,但那份純真(噁)反而讓主辦單位深深感受到了我對啤酒的愛意吧。明信片用的是去年在桃園機場買的台灣風景立體明信片,上面的圖片是在台北街頭的十字路口等紅燈的歐多拜,而且那些歐多拜都可以站起來(到底是哪裡花枝招展了?),質感相當高檔,一張要40元台幣。雖然説這樣就可以換到一張4800日幣的門票還是相當划算啦。

接下來是一堆啤酒節現場的照片,有興趣的人請隨意看看啊。

続きを読む

17年半


這兩三天的頭條新聞幾乎都被一個62歲的老頭子佔去了。但他的出現不但震驚了整個日本社會,也撼動了日本的司法體制。

17年前,從事幼稚園校車司機的他莫名其妙被警察抓去,因為他們懷疑一個死在河邊的4歲女童是他幹的。DNA鑑定結果,女童衣服上的體液跟他的DNA一致,所以不管他怎麼否認,認定他就是犯人的警察完全沒在聽,不但用暴力逼他寫下承認犯罪的筆錄,還跟他説:「人是你殺的,你還是快點承認比較好過一點啦。」感到極度恐怖的他在筆錄上只能絕望地簽名,法官也採信警察做出來的筆錄和檢察官的報告,判了他無期徒刑,也不給他上訴的機會。不管他在法庭上再三哭訴他是無辜的。

當時DNA鑑定剛開始使用不久,精確度只有1/800。不過現在的DNA鑑定已經精確到了可以從4兆多人當中分辨出一個人,被告的律師團經過了多年努力,終於在今年一月幫他爭取到了DNA再鑑定的機會。再鑑定的結果是,DNA不一致,他不是犯人的可能性非常高,所以他被釋放了,預料近日之内的再審將可以確定他無罪,還他一個清白,然後成為日本司法史上第一個服刑中的囚犯重新獲判無罪的案例。

清白還得了,可是45歲到62歲這段17年的歲月和自由,他跟誰要得回來?就算把當年逼他簽下筆錄的惡質警察和昏庸檢察官和草包法官通通抓起來去關個17年,就算給他用不完的錢去度過他的餘生,他還是沒辦法回到45歲。我在做筆錄的現場當過口譯,稍微體會過警察耍起狠來「逼供」的氣氛,那真的會讓人覺得相當可怕,現場的恐怖氣壓跟精神上的折磨絕對不是看電視就可以明白。所以,當他在記者會上説,他是被負責辦案的警察逼到絕望之後才不得不承認人是他殺的,我就覺得胸口好痛,然後好想把那些人海扁一頓。雖然揍過一頓之後還是於事無補。

我很佩服日本政府有勇氣去揭發並且面對這個事實,雖然時機也未免太好了一點。上個月,陪審團制度在日本正式上路,可是有很多人反對。佔了最多數的理由是「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去審判別人」或是「不想去審判別人」。看到那位平白無故被關了17年半的老頭子感概地説:「外面的天空,顏色看起來都不一樣」,或許願意參加陪審團主持正義的人會多一點吧。



以愛為名‧日本影展



ㄟ,根據非常非常可靠的秘密消息來源指出呢,高雄市電影圖書館目前正在舉辦以愛為名的日本影展。

我個人是覺得他們挑的片子都很棒,尤其是這個禮拜六要上映的那兩部,看過的朋友都給了很高的評價。雖然我最愛的"海鷗食堂"已經演完了,不過住在高雄或是願意跑到高雄去看電影的朋友們還是可以去捧捧場哦!



相關報導:http://talkmovie.pixnet.net/blog/post/27983862


P.S
這個影展6/12~6/18也會在台中舉行喔!

(拍謝,直接剪下複製哦)




雙胞胎


跟水牛認識之後才知道她也很喜歡村上春樹,而且她生日還跟他同一天。這樣的巧合沒有什麼不好,甚至可以讓我很跩地跟別人臭屁説:「跟我一樣喜歡村上春樹的老婆跟村上春樹同一天生日哦!」雖然說十之八九的反應可能都是:「哦,醬子哦。」

這樣的巧合會給我們在生活上帶來些許不便的地方只有一個:村上春樹的同一部作品家裡常常會有兩套或是兩本。認識之前買的那沒辦法,不過結婚之後為了節省書櫃空間和加戶頭餘額,只要是村上春樹的新書(不管是翻譯還是散文還是小説),我們都會先説好誰去買。

儘管如此,兩本一模一樣的村上春樹還是以緩慢的速度在我家書櫃殖當中。犯人都是我。因為水牛幾乎沒放過村上春樹的任何一本書,她只會買最新的,但是我會去舊書店找村上以前的作品,有時候遇到了但卻不一定能夠馬上連絡到水牛問她有沒有這一本,有時候連她自己也不記得。可是大部分的時候我非得當場買下來才甘心。然後,買了之後才發現她也有。不只村上春樹,一些作家也常常「撞書」。


5月29號「1Q84」發售那天,我們忘了説好誰去買,當天下午兩點多我買到之後馬上興高采烈地發了一封簡訊給水牛,沒想到她比我早了兩個小時買,只是忘了先通知我。所以我們家現在有兩套「1Q84」,而且水牛只花兩天就把她那套看完了,我才讀到上冊的第101頁。兩套就兩套嘛,村上先生不知道花了多麼巨大的心血才能寫出如此精彩又痛快的小説,當作是用版税請他喝啤酒吧。お疲れ様!



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