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涼



納涼
最近才知道,原來日本人跳"盆舞"是為了要歡歡喜喜迎接親人鬼魂一年一次的「返鄉探親」,而不光是為了納涼而已。



小浴衣
看到這麼可愛的孫女,應該會很捨不得回去吧.....




烏龍茶
我在幹嘛啊


続きを読む

熱血青春



b.jpg



a.jpg








続きを読む

葡萄與銅板



翻譯化妝品文宣時遇到一個耐人尋味的字。


マスカット(muscat)
ブドウの一品種。アラビア半島原産。粒は大形で黄緑色に熟し、香りが高く甘味が強い。

≪大辞林 より≫


「葡萄品種之一,原產於阿拉伯半島。顆粒偏大,成熟後呈黃色,芬芳甘甜」云云云云,不管中文是"麝香葡萄"還是"長粒葡萄"還是其他什麼碗糕葡萄,反正說穿了就是一種葡萄。

重點來了。為什麼葡萄會出現在化妝品文宣中呢?喜歡用日系化妝品的女性同胞們可能已經猜到了。沒錯,就是化妝品的用量。

日本的化妝品似乎很喜歡用水果來比喻一次要使用多少份量,而且幾乎不是葡萄就是櫻桃。另外還有一個很常用的就是珍珠,偶爾還可以看到雞蛋。(硬幣也不是沒有)

讓我猶豫的是,直接翻成「一顆葡萄大小」,好嗎?我雖然沒化過妝,但至少也看過化妝品上面寫的一些字句,這跟沒吃過豬肉也應該看過豬走路是一樣的道理。以我的直覺來說,中文的化妝品說明應該大部分都用「硬幣大小」來形容吧。

上msn抓妹妹來確認一下,她馬上以"問這什麼白癡問題啊"的口氣回答說:當然是硬幣啊,葡萄有大有小,誰知道你在說大葡萄還是小葡萄?嗯,我不得不承認她這個槽吐得非常一刀見骨,但日本的葡萄跟櫻桃也是有大有小,為什麼人家可以接受用水果來形容,台灣女生就不行咧?

不過我妹是那種隨隨便便就可以聽兩三個洞的麻將小天后,50塊一台打起來都不會手軟(5塊一台我就軟了,而且還會一直放槍),只抽她一個樣本就斷定台灣女生只能接受用硬幣來形容化妝品用量未免有失公道,所以我又去問了一個高中跟大學都是出身於台灣最高學府的清純文藝美少女留學生,她也是跟我說用硬幣最自然,葡萄跟櫻桃總覺得有一點怪怪的。


那,日本人的想法又是如何咧?水牛跟一位20歲出頭的女生都直接了當跟我說:因為葡萄跟櫻桃給人的印象比較卡哇伊嘛。不愧是卡哇伊大國日本,連這種小地方都不會忘記要卡哇伊一下。而且呢,葡萄不能寫成「葡萄(ぶどう)」,一定要用片假名的「マスカット」。櫻桃不能用「桜桃」,要用平假名的「さくらんぼう」。珍珠不能用「真珠(しんじゅ)」,要用片假名的「パール(pearl)」。也就是說要盡量用外來語的片假名來呈現出一種很舶來的高級感,或是像「さくらんぼう」這樣聽起來輕輕柔柔看起來又婀娜多姿的平假名來營造出一種很甜美的女人味。

被她們這樣一說,似乎也開始覺得把充滿銅臭味又硬梆梆的硬幣放入幼咪咪香噴噴的化妝品文宣中有一點格格不入了。雖然銅板一講大家都可以接收到一個很明確的大小概念,可是乳液之類的化妝品用量應該也沒有要求到那麼準確,看到「擠出一顆蛋大小的泡沫到手掌心」,只要不擠出一顆鴕鳥蛋或青蛙蛋應該都無所謂吧。

突然很想知道中東或是非洲那邊的化妝品用量是用什麼東西去形容的。有人知道嗎?





竹筍生活


竹筍要一層一層剝皮,所以「筍生活(たけのこせいかつ」顧名思義便是"變賣家當以換取生活費"之意。本周末我們便行了這樣的竹筍生活。

禮拜六先去舊書店賣書,33本書一共賣了1116円。然後再順道去中古商店賣了我的一雙色帆布鞋和水牛的三件衣服,得款660円(一雙帆布鞋賣到了三件衣服的10倍價錢)。我實在是穿不慣帆布鞋,還是普通的妞巴蘭斯布鞋穿起來舒服。

然後禮拜天騎腳踏車去採藍莓。兩歲半的本丸不用錢就可以進去隨便吃,大人也只要付200円入場費就可以進去摘到爽吃到飽。要包回去的話,100公克200円。我們包了900公克,價錢差不多就是昨天賣東西的收入,也就是說我們用了33本書和一雙鞋子和三件衣服換到了兩盒新鮮的藍莓。




続きを読む

主角



傍晚在電視上看了一場很感動的球賽。

其實不能說"看了一場",因為我只看了10和11兩局,最後是片岡易之在兩人出局無人在壘時轟出一記弧線很漂亮的再見全壘打,讓西武硬是以5比4幹掉歐力士。

隊友們全部跑出去圍在本壘板附近等著堵這位英雄,而他也高高興興在本壘板前慢慢翻滾了兩圈後站上壘包,接受隊友們熱烈的歡呼和祝福。可是他的鏡頭就到這邊而已。因為今天的主角不是打出再見全壘打的片岡易之,而是在昨天決定被交易到阪神隊的水田圭介内野手,28歲。

今天是他在西武隊最後一場比賽,明天他就要換上阪神球衣去老虎隊報到了。片岡易之進了本壘之後,鏡頭開始追著水田圭介,他緊抿著雙唇,故作堅強的雙眼泛著一絲絲淚光,幾個隊友眼淚已經是劈哩啪啦地掉。

被隊友們整個人高高拋起三次之後,他走到觀眾席旁邊一一跟球迷致敬、握手。

接受單場最有價值球員訪問的片岡說:「這隻再見全壘打是為了水田打的。最後在本壘板前滾兩圈也是為了水田滾的。」

渡邊總教練在賽後訪問時說:「雖然水田在西武這八年半沒有能夠成為主力選手,不過我很希望他在阪神能夠打出一番新天地。」

渡邊總教練的"八年半"這三個字,讓我覺得他能夠帶領西武拿下日本第一不是沒有道理的。這種時候,一般的總教練頂多只會講"幾年"而已吧。多了一個"半"字,那個kimochi是完全不一樣的。

不得不離開待了八年半的球隊,大家感情又這麼好,想必水田心裡一定很不好受吧。工作人員已經開始整理球場了,不忍離開觀眾席的球迷們還在大聲高呼著:「水田、水田、水田、水田......」




123456789



比各位早一個小時經歷了這輩子再也難以恭逢其盛的一刻......


123456789.jpg

12:34:56 7/8/9 (07/08/2009)


「・・・」


看到許久未曾聯絡的好友轉寄來的人生大道理或是笑話之類的mail,總是會感到幾分淡淡的惆悵。雖然很少主動跟他們連絡是我不好,但我一點也不想用轉寄信件的方式來告訴對方「我這邊有你的mail哦,我還記得你哦」,尤其是收件人欄位還密密麻麻的那一種。即使現在已經可以讓收件人看不到寄件人還有寄給誰,但我還是很討厭這樣。要嘛寫幾句簡單的問候,要嘛都不寫,轉寄只會讓我覺得和寄件人之間的關係變成了句點後面的「・・・」。每來一封轉寄,「・」就往後加一個,然後越來越長、越來越長,永遠都是「・・・」。

但是話又説回來,看到往日好友的名字以粗體字出現在電子信箱中,還是免不了會有種懷念的感覺。轉寄來的笑話還滿好笑的時候,就會想說他現在應該過得還不錯吧。



続きを読む

微妙的讚美


今天在跳蚤市場買的東西。

010_20090705201144.jpg


左邊那個圓筒型的桐木盒我本來打算用來裝洗衣粉,不過跟擺攤的歐巴桑聊了一下之後,覺得用來裝雜穀米或糙米之類的也不錯。歐巴桑稱讚我日文講得好,剛開始還以為我是長年住在日本的外國夫婦生出來的二世

七年前在市役所的日語教室認識一個日語非常流暢的韓國女生,那時就有日本人稱讚她,說她講的日文聽起來就好像某個鄉下地方的方言似的。言下之意就是雖然イントネーション跟腔調可能有些地方不對,但是文法跟遣詞用字方面已經幾乎到了完美的地步。那時我真的好羨慕她,好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夠跟她一樣被日本人這樣稱讚一次看看。

這個願望在今天突然成真了,只是被拿來比喻的對象有點不太一樣。住在日本的外國夫婦生出來的二世?嗯,還是有點微妙吧(苦笑)。

旁邊那本『駅前旅館』,可以説是「ジャケット買い」──只看CD或書籍的封面便決定買下來的行為──吧。因為它的書皮跟標題都很吸引我,而且作者對我來説有種特別的紀念意義在裡頭。


011_20090705201144.jpg





麵包超人麵包



001_20090705012151.jpg
連運送距離都可以拿來作為商品宣傳,可見在日本"節能省碳"的觀念已經相當廣泛而且深植人心。




002_20090705012152.jpg
麵包超人麵包(笑)
→不是我做的啦,是麵包店的大姊姊做的。
不知道有沒有"鹹蛋超人鹹蛋"?




015_20090705012152.jpg
準備要擀水餃皮時才發現麵粉不夠,連太白粉都拿來用了。包到一半本丸跑來勾勾纏,只好讓水餃巨大化以節省時間。我幾乎每個周末假日都會包一星期份的水餃冷凍起來,不管當主食還是菜餚都很方便(在日本住久了會慢慢習慣用餃子配飯,真的),而且只要做成水餃,不管裡面塞什麼菜進去本丸都會吃得津津有味。要是家裡有小孩不喜歡吃青菜的話,包水餃這麼方法不錯唷。






016_20090705012215.jpg
等水沸騰後再把蛋放進去煮7分鐘,就會變成像這樣的半熟卵。記住,7分鐘哦!





017_20090705012216.jpg
冷奴(ひややっこ):不是"冷淡的傢伙",是"涼拌豆腐"的意思。






三斤鴨子兩斤嘴

三斤鴨子1
三斤鴨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