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通團

在吉祥寺發現了一家很棒的烏龍麵店。

習慣去熟悉的店的我本來要去新宿NEGISHI吃燒肉定食,不過最後還是決定聽水牛的話,去吃吃看上次經過的時候覺得有點神秘的那家店。

店名很特別,叫「麵通團」。"通"在日文是內行人的意思,所以這家店就是"懂得吃麵的人才會來的地方"。麵通團旁邊還有一行字寫著:讃岐うどん大使。讃岐烏龍麵大使哦。口氣這麼大,想必是頗有來頭,但店頭卻是門可羅雀。再看看放在外面的菜單,每種幾乎都是一坨白色的烏龍麵而已,頂多灑把蔥花或是放塊豆腐皮這樣。

想說這次應該是槓龜,但推開門進去之後我的疑慮就全消了。日本很多餐館都這樣,外面明明就是門可羅雀,裡面卻是高朋滿座。我們走進去的時候外面沒半個人,但裡面就是一個位子也沒有。

這家店跟東京其他我去過的烏龍麵店都不一樣。走進去之後你要先跟櫃台小二講你要什麼樣的烏龍麵,然後等小二把烏龍麵放到端盤上遞給你,然後你再拿著端盤走到下一個櫃台去拿你喜歡的天婦羅去配麵。烏龍麵跟天婦羅的價格是分開算的,結完帳後你再自己去加免費的佐料(蔥、芝麻粉、生薑泥)和麵湯來吃。這樣的方式很像台灣的自助餐,不過在東京並不常見,尤其是麵館。


028_20090831000738.jpg
哦哦哦,琳瑯滿目的天婦羅!還有我最喜歡的炸番薯!菜單上面的烏龍麵都沒有放料的理由就是,要你自己選啦。GOOD!



030_20090831000737.jpg
我點了大碗的牛肉烏龍麵+炸菜餅+炸番薯,800円。
名片我拿錯了,不是赤坂的麵通團,是吉祥寺。拍謝啦。

不過這裡的大碗實在有夠大碗,光這些就快把我給撐死了。建議你不管多餓多會吃,還是不要點大碗的比較好,除非那些炸的東西你都不吃。我觀察了一下四周之後發現,整個店裡點大碗的只有我一個人,其他男人都是點中的,女人都是點小的。不愧是會來麵通團吃麵的人,大家都很內行。



033_20090831000737.jpg
本丸也很會"嗉",筷子動得比恁爸還快。




034_20090831000738.jpg
我們吃完離開的時候,已經有麵通開始在排隊了。看來也是滿有名的。



麵本身相當好吃,應該真的是香川縣的烏龍麵。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些炸的東西都放了一陣子,吃起來冷冷軟軟的,不太夠勁。不過各位要是有機會去吉祥寺一遊的話,還是滿建議到麵通團來通一下烏龍麵看看。



收藏



我很喜歡「相聚一刻」這部漫畫,除了收藏了整套的珍藏版之外,還有卡通版的DVD全集跟一張在中古唱片行挖到的廣播劇CD。

昨天剪完頭髮之後順便去附近的中古電玩商看看紅白機卡帶,想説看能不能找到那種32合一還是64合一那種便宜又大碗的。結果雖然撲了個空,但我在一堆古色古香的卡帶中發現了一捲讓我更興奮的東西。


IMGP9809.jpg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相聚一刻」要怎麼「玩」?想辦法讓五代君大學畢業然後順利跟響子小姐共結連理的戀愛模擬?還是像太空戰士那樣操縱著五代君,從一刻館打到時計坂車站去解救響子的角色扮演?因為在我的想像中完全沒有辦法把這部漫畫和電玩遊戲連結起來,更讓我想要帶回家用20年前的紅白機玩玩看,看裡面到底是在畢蝦咪碗糕。




IMGP9811.jpg
開頭畫面 1


IMGP9812.jpg
開頭畫面 2


IMGP9813.jpg
五代房間


IMGP9814.jpg
管理人(音無響子)房間門口




玩了半小時,結果我還是不知道這捲卡帶是在畢蝦咪碗糕。走到管理人房間前面敲門,響子走出來之後問我要幹嘛,我不小心按到「敲」這個選項,結果我就真的給響子敲下去,然後響子就生氣地不跟我講話了。從牆壁的破洞鑽到四谷房間,拿了梯子跟鐵槌之後也不知道要幹嘛。走到時計坂車站看看,沒事。走到茶茶丸咖啡廳看看,也沒事。想結束遊戲也不知道要怎麼儲存,晃回自己的房間東摸西摸找找看有沒有儲存點,打開窗戶之後出現「跳下去」這個選項,好奇按下去看看,結果我就真的跳下去,然後一刻館的居民跟響子大家都圍過來,然後就GAME OVER了。真是莫名其妙。

不過對我來說,「相聚一刻」的任天堂紅白機卡帶,價值並不在於它好不好玩,而是它還能夠正常動作這一點。我把卡帶和發票放回店家用來包裝的塑膠袋包好,小心翼翼地收進了抽屜。



続きを読む

Yesterday once more

続きを読む

遊樂園


本來要帶本丸去狄斯耐樂園玩,可是想到暑假的瘋狂人潮和一張動輒5000多円的門票,還是決定到離家裡比較近的TAMA TECH

這家遊樂園在今年9月底就要結束48年的歷史,所以透過很多管道讓民眾可以用折價券買門票進場,像我們這次拿到的折價券就是報社送的,可以一票玩到底的PASSPORT加游泳池的門票只要2800,3歲以下還不用錢。兩個大人帶一個小鬼的話,買一張最陽春的門票(1600)和附PASSPORT的門票,進去之後再由兩個大人輪流用PASSPORT帶小鬼去玩是最經濟的方法。雖然這一招可能有違反規定之虞,但誰會去在意呢?


続きを読む

廣告


Scan10017.jpg

電影「九降風」部分門票收入將捐贈給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台灣莫拉克颱風水災義援金專戶」。



博士熱愛的算式


上星期看了一部好電影。「博士の愛した数式」。

本來已經對「記憶只能維持一陣子」這種老梗感到厭煩,不過這部電影讓我知道,原來用老梗也可以炒出一道與眾不同的好菜。可能是它下的調味料很對我的胃口吧。自從高二那年被一個補習班老師打通任督二脈之後,我的數學成績一直都是所有科目當中最出色的,也因此讓我得以在國文突槌的狀況下還能夠勉強滑進大學社會組的窄門(跟現在比起來當年還可以算窄吧)。

所以當我聽到博士跟打掃煮飯的阿姨講那些自然數和友愛數的時候,我覺得長眠在我身體裡面的那些數學細胞好像也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看到「eiπ + 1 = 0 」(e的iπ次方加1等於0)這個式子,真的有種被雷打到的感覺。而且博士的解釋實在太漂亮了。

他説那一堆不知道是什麼碗糕的「無理數的虛數x圓周率次方」就像一個亂七八糟的人生,但只要遇對一個人,就能夠全部回歸到一個「無」字。像我一個人生如此風平浪靜的人都能夠有所體會,也難怪歷經洶湧波濤的他會熱愛這個式子了。

翻譯這部原著的綿羊小姐曾經在她的部落格問過這個問題,而看過電影之後我是覺得呢,台灣不是經常在什麼數學奧林匹克大賽中拿到第一名嗎?所以台灣的片商實在應該要買下這部片子,讓喜歡數學的學生可以更喜歡數學,讓數學老師知道數學原來也可以這麼教。




西瓜


九降風



「九月に降る風」予告編 日本版(8/29日上映)
http://www.9wind.jp/trailer/index.html

「九降風」電影預告 台灣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puZHMU0puM





夏日財神


第二次接網友介紹的工作,配合得相當愉快。雖然是24小時之内要交出去的急件,不過幸好我這幾天剛好很,也算是撈了一筆小財。

更妙的是,當我還在趕這個急件的時候,兩三個月前登錄了我的一家翻譯公司突然丟了個case過來,對於一心想要過個「花最少錢的暑假」的我來說無疑是最甜美的甘霖啊。總資產非但沒有在充滿誘惑的暑假中暴跌,還小漲了一些些。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很感謝這位悄然降臨的夏日財神。


工作告一段落之後,這兩天都在下午最熱的時候去市營游泳池泡水。門票很便宜,人很多,隨便遊一下就會撞到人,所以我和水牛乾脆都跟著本丸在只有10到30公分的幼兒池裡面泡水這樣。幼兒池滿大的,大概有籃球場三分線以内的區域那麼大,而且躺在水深只有10公分的地方做日光浴還真舒服啊。露出水面的部位被陽光炙得熱呼呼的,但周圍小孩戲水漾起的波浪又會輕輕涼涼地拍打著身體,閉上眼睛聽著泳池周圍連綿不絕的蟬叫聲,還真有種置身於南國海岸的錯覺哩。





120.jpg
完全沒有酒味的可樂酒,真的很shock。
喝起來整個就是可樂的味道嘛。




台灣製造



台灣香蕉
台灣香蕉 (阿里山産香蕉?)





台灣毛豆
台灣毛豆





苦瓜
從左到右分別是200、100、100、50円。
白苦瓜用來燉苦瓜排骨湯。
青苦瓜拿來炒豆乾。
葫蘆(?)用來煮豬肉湯。
茄子用來跟味噌一起炒




撈金魚
撈金魚




太鼓
打太鼓




美容院
第一次上美容院的本丸。
那天我們剛好都去剪頭髮。水牛6000(美容院)、本丸2500(美容院)、恁爸1000(千円落髮亭)。




視訊


昨天88節,中午的時候打了一通電話回家,要媽準備一下電腦上線,順便把爸叫來。我跟本丸一起搞笑的樣子應該是最好的88節禮物吧。

結果那邊也在過88節,阿公阿嬤都來了,變成一家四代七、八口隔著海洋巴在兩台電腦螢幕前面的景象。爸媽已經跟我們視訊過好幾次,應該已經覺得不稀奇了,但阿公阿嬤要是看到孫子抱著曾孫子出現在一塊的玻璃板子上而且還會講話,不會嚇一跳嗎?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暑假的關係(日本上班族從昨天開始放暑假),不景氣→不出門→窩在家→上網的人一堆,家裡的CATV網路變得極慢。好不容易連上視訊後,我們這邊的畫面一動也不動,而且我還來不及把本丸弄到鏡頭前面,老家那邊只能看到一張很有生活感的靜止畫:晾在房間裡的一件藍色毛巾和門沒有關好的櫃子。我是看到了阿公阿嬤,但撐不到10秒就又斷線了,聲音也是哩哩辣辣的。換台電腦上去也是一樣。

大熱天的家裡又沒開冷氣,這樣搞了10幾分鐘把我弄得滿頭大汗,心情也煩透了。跟媽說好晚上再試試看,結果我卻完全忘了這回事,晚飯後騎腳踏車出去乘涼兼買東西,回來之後洗個半冷水澡,一躺下去就睡得不省人事了。

我怎麼沒有想到有電話可以用呢?在電話中說一聲「88節快樂」也好嘛。

希望今天不要再忘記了。


無影手


每天都要用的東西一定不要買便宜貨,不然很可能會有這種下場。




042_20090804062716.jpg

打到注音符號都不見了!那A安ㄋㄟ!?
難道是我的鹹豬無影手太強了嗎?
可是我發現,消失的地方都有我常用的熱鍵功能。

ctrl+S 儲存
ctrl+C 複製
ctrl+V 貼上
windows+E 叫出檔案總管
windows+D 所有視窗最小化

因為打熱鍵時手指頭按鍵盤的角度會有點不一樣,注音才會被黏起來吧。所以說,要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你用電腦的時候都在幹嘛,選擇字樣不會剝落的優良鍵盤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雖然說已經差不多可以不看鍵盤打注音了,但我還是覺得很不爽。再這樣下去那幾個地方早晚會變成空白鍵的。




IMGP9505.jpg


救星:白色極細油性速乾筆(210円)





小番茄


你有看過這麼小的番茄嗎?

続きを読む

大香腸


老闆說日本的廣告法還是藥事法什麼的有明文規定,不可以斷言什麼什麼産品有什麼什麼效果,所以丟給我的日文廣告記事裡面常常有很多"閃來閃去"的句法在裡面,翻起來常常讓我覺得很頭痛。


比方說:

~という
據說...

~といわれる
據說...

~だそうだ
聽說...

~とか
聽說....

~と思われる
被認為是....

~という嬉しい声が届いている
有消費者用過之後高興地表示.....

~効果が期待できる / 期待できそう
可以期待有~的效果 / 似乎可以期待有~的效果




可能是因為日文本身就有很多可以避開斷言的閃躲句法,就算整篇文章從頭閃到尾,讀起來也不會覺得不舒服。但要是把這些閃躲句法一個不漏地用中文呈現出來,讀起來就會有一種很沒力、很縮頭縮腦的感覺。上面那些例子當中又以最後一個特別常用,剛開始我還會試著翻成什麼「值得期待它的~效果」之類的,可是感覺就很鳥啊。值得期待?那到底是有效還是沒效啊?華人可沒那個耐性去「期待」,只想知道你們家的東西到底有沒有效而已。後來我都乾脆直接翻成「有~的效果」,讀起來就比較像中文的廣告了。

很可能是我本身詞彙不夠才會應付不了這些很喜歡閃的日文,但我覺得這跟民族性應該也有一點關係吧。華人講話總喜歡誇大一點而且直截了當,但日本人剛好相反,要嘛講得很保守,要嘛保留一些空間,要嘛拐個彎抹個角,總之就是很少會把話講得明明白白斬釘截鐵的,所以日文也就跟著發展出各種多采多姿的閃法吧,我想。

中文就不是這樣,在寫文章的時候我覺得好像沒那麼多可以避開責任的閃法可用,或者說,根本就不會這樣閃來閃去的。因為就算上面寫著「只要有了XXX,小香腸也能變大香腸!」,讀的人本來就不會照單全收嘛。要是小心翼翼地寫成「用過XXX的人都說:我的小香腸變成大香腸了!」或是「你可以期待XXX讓你的小香腸變大香腸哦!」之類的,那個氣勢跟說服力就弱下來了不是嗎?

雖然「小香腸也能變大香腸!」本身也沒什麼說服力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