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感


昨天我們全家大小一起去電影院看電影。說全家大小好像很浩浩蕩蕩似的,其實加起來也不過三個人而已啦,最小的還穿著尿布。

我和水牛都沒有帶小孩去電影院的經驗,對本丸來說當然也是他人生第一次。本來擔心電影院會規定不讓幾歲以下的小孩進去,結果他們不但沒有年齡限制,未滿三歲的小孩還不用錢!本丸再過一個多月就滿三歲,所以我們真是名副其實地賺到一票了。

讓我感到有點不可思議的是,售票人員只有口頭問我們一下小孩幾歲,也沒要我們出示可以證明小孩年齡的東西就讓我們三個人買兩張票進去了。要是等本丸過了三歲生日我們再帶他去看一次電影,只要我們說小孩不到三歲,他們還是會笑容滿面地讓本丸進去看免費的電影吧。

不知道台灣的電影院能不能讓兩三歲的小孩進去?就算可以,至少也要買一張半票吧。售票處旁邊的柱子可能貼了一條槓,超過的全票或學生票,沒超過的半票,這樣子。至少在我模糊的印象中是這樣,現在怎樣我就不曉得了。

目前在日本能夠證明小孩幾歲的東西,家庭裡也只有母子手冊而已,可是一般人出門的時候不會帶這個,所以我覺得能夠如此大大方方規定小孩未滿幾歲可以免費進場的日本電影院真是有肚量。人家都這麼有肚量了,我們怎麼還好意思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騙對方說自己的小孩還不到三歲呢。

日本社會中,像這樣純粹以互信建立起來的規定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得到。可是相較之下台灣社會好像就少多了,就連去超市退個區區幾十元的奶粉盒都會被懷疑是從裡面偷出來然後拿去換錢(→兩年前在宜蘭某家超市的親身體驗)。

在本丸三歲生日之前,我想我會再帶他去看一次電影,然後跟他說:這是你人生最後一次的霸王電影哦。




植村花菜


星期天去代官山看了植村花菜(Uemura Kana)的live演唱會。

第一次知道這位女歌手是在youtube上面,那時候我在找「魔女宅急便」的歌,結果聽到她翻唱的「やさしさに包まれたなら」(被溫柔包圍起來的話)之後,當下就被她的歌聲震攝住了。對我來說,那是"100%的歌聲"。廣、溫柔、澄靜、結實,跟松任谷由實本人唱的やさしさに包まれたなら完全是另外一種次元的極品。



010_20091123190826.jpg
那家live house平常是一家咖啡店,名字很長,叫「晴れたら空に豆まいて」,翻成中文的話就是"天空不要幫我灑豆子"・・・・・・騙你的啦,是"放晴的話幫我灑一把豆子到天空去吧"。





看板
這是她第一次嚐試的Lunch Live,本來是限定女生才可以參加的迷你演唱會,因為11月22號是日本的「好夫婦之日」,所以特別准許攜伴參加的男生也可以入場。不大的house裡坐滿了大約將近有100人,但放眼望去好像有一半以上是男生。現場應該有不少女生跟水牛一樣是被另外一半或是男性友人帶來的吧。

她的ive跟觀眾的互動性很高(→本來就是要這樣才叫live嘛),每唱完一首歌她就會跟台下的聽眾聊一下天,講一下她身邊最近發生了哪些好玩的事情。進入點歌時間後,因為遲遲沒有人點到我最想聽的やさしさに包まれたなら,我只好鼓起勇氣高高舉起了右手,從最後一排的位子拉長了嗓子跟她說我想要聽這首歌。

才剛說完,最前面一排有個女生馬上就幫我拍手了。有人跟我一樣想要聽這首歌,好高興。她選了三首聽眾要求的歌讓大家舉手表決,結果我點的やさしさに包まれたなら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她在唱之前還告訴了我們她之所以在20歲那年決定要翻唱這首歌的故事。很觸動人心的一段故事。每個剛到東京來的人大概都曾經有過這種無力感的故事。聽完這段過去再聽她現場唱的やさしさに包まれたなら,好多人眼淚都滾下來了。



041_20091123190825.jpg
她幫我簽的名。出10萬我也不賣!
(100萬的話我會考慮一下....)




被神隱藏起來的秘密



NHK的特別節目(Special)很有看頭,有興趣的主題我大概都不會錯過。上個禮拜天播的是「魔性の難問」(The Cosmic Code Breakers),裡頭介紹了一個這幾百年來還沒有人能夠解決的數學問題─「リーマン予想」(Riemann Hypothesis)。

査了一下那個不用錢的線上百科全書,才知道中文叫做「黎曼猜想」──雖然我覺得叫"假設"應該會比"猜想"好一點──不過我想應該沒有人能夠看得懂裡面的內容在寫什麼碗糕吧,除非你是數學博士或天才。還是NHK節目的說明簡單明瞭得多,連上了高中之後就沒碰過數學的水牛都看懂了。

因為很想把這個號稱「人類史上最難的數學題」分享給大家知道,我還一邊看一邊做筆記哩。我的血液中果然還是流動著數學的細胞,不然怎麼會這麼熱心呢?

其實,「黎曼猜想」只是一道鎖,要是能夠解開這道鎖,搞不好就能夠發現我們現在生存的這個大自然乃至於宇宙中,還有一個「被神隱藏起來的秘密」存在。



──被神隱藏起來的秘密──



質數,大家應該都知道吧。

2 3 5 7 9 11 13 17 21 23 29 31.......

質數就是只能被1跟自己整除的數字,而且任何一個數字最後都能夠分解成質數的連乘,所以又有「數字的原子」之稱。比方說255可以拆成5*51,51又可以拆成3*17,所以255最後可以分解成3*5*17,也就是三個質數的連乘。

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發現,這些質數出現的時機似乎毫無規則可循,既有密集出現的地方,也有足足相隔72個數字才出現的【沙漠地帶】(→在31397跟31469這兩個質數之間。沙漠地帶是引用NHK的比喻)。

問題是,質數的出現時機真的毫無規則可循嗎?幾百年來,有很多各國的天才數學家們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質數的排列到底意味著什麼?」他們覺得質數的出現應該有一種規則存在,而且這個規則很可能是某種非常重要的暗號,或是具有一種決定性的意義──被神隱藏起來的秘密。要是能夠解開這個秘密的話.....

第一個證明出所有的質數並不是一堆亂七八糟的數字的人,是十八世紀一位叫做Leonhard Euler的瑞士數學家。他在計算一個題目時意外發現了下面這個數學式子。



把「質數的平方除以質數的平方減一」之後的數字一直加上去,最後的答案中竟然出現了圓周率!

月亮看起來是圓的,太陽看起來也是圓的,自古以來「 圓 」就被人類視為是宇宙中最漂亮也是最神秘的形狀。由無限個質數組合起來的式子可以和圓扯上關係,正代表了質數絕對不是一堆毫無意義的數字!這個發現振奮了世界上所有的數學家,也讓那些因為找不出規則而說質數的排列根本沒有意義的人乖乖閉上了嘴。


19世紀,有一位數學家把Leonhard Euler發現的那個式子做了一個小小的變化,以便用更周密的方式去證明質數不是一堆沒有意義的排列。他就是提出「黎曼猜想」的國數學家──Bernhard Riemann(1826-1866)。

他只是把Leonhard Euler那個式子裡面的平方全部改成x然後用一個函數去表示。



這個函數的日文叫「ゼータ関数」,中文叫「黎曼函數」(→那個不用錢的網路百科説的)。Riemann把這個函數畫成了一個立體平面圖,那個平面是有高有低起伏不定的,然後他試圖去求出那些高度為0的"零點"。

因為質數呈不規則分布──還沒有人能夠找出規則──,他本來以為這些"零點"應該會隨機散布在平面各處,但是他算出四個"零點"之後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

這四個點剛好整整齊齊地排在一條直線上。


「黎曼猜想」(Riemann Hypothesis)的內容就是:
黎曼函數中任何一個還沒有被求出來的"零點",應該全部都在一條直線上。


所以,要是能夠證明黎曼的假設是正確的,那個被神隱藏起來的秘密──質數的分布有什麼規則?那又代表著甚麼意義?──就非常有可能被解讀出來。


這一百多年來,世界上有許多天才數學家前仆後繼地挑戰「黎曼猜想」,但最後都鎩羽而歸,甚至還有學者想到瘋了(→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這部電影來看)。


我當然不會去肖想拿到解開這道題目的獎金100萬美元啦,但只要想到這些連小學生都知道的質數當中居然隱藏著人類還沒有解開的秘密,我就覺得好興奮!

要是無聊到不知道要幹嘛,你也可以拿出紙筆來想想看這些質數們之間有什麼關係,要是有人跑來問你説你在幹什麼,你就可以淡淡跟他説:我在想一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夠解出來的問題。酷吧。







----------------------------------

這篇文章花了我不少時間和心血,如果你想要引用或是轉載的話,煩請註明原出處、原作者並附上連結,不要弄得好像你自己寫的一樣好嗎?謝謝。

懶得註明的人可以利用下面的貼紙哦!


************************************************
本文出處:山椒魚的東京生活
http://san2008winter.blog75.fc2.com/blog-entry-166.html
原作者:山椒魚
************************************************



給我貼在醒目一點的地方嘿。兜蝦啦!




小江戸・川越 《LC-A版》



鐘樓素描










鐘樓











小江#25142;#21654;#21857;












時代布












甘玉堂












椅子











稻荷小路











穿和服打九折




小兒科



需要帶本丸去看小兒科的時候,我會在診所開門前一個小時去排隊,這樣一來可以掛到很前面的號,然後水牛只要在門診開始前五分鐘帶本丸過來,很快就可以輪到他而不用花很多時間在診所。

我通常都是第一個到的,坐在門口花壇上喝喝咖啡看看書的一個小時是我很喜歡的時間,尤其是天氣好的時候,看著三三兩兩的高中女生神采奕奕地走過去(那一帶總是會有高中女生經過,不知道為什麼),就會覺得這個早上特別神清氣爽。

有一次我排到第三名。第一名是一個把拔,第二名也是一個把拔,排在我後面的第四名還是一個把拔。假日先到醫院來排隊大概也是日本把拔的使命之一吧。這三個把拔看起來年紀明顯都比我大,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是為了家庭每天從早打拼到晚的上班族那種感覺, 不過他們有個共通點就是,手上都拿著一台任天堂DS在玩。

吃完包子喝完咖啡之後我稍微猶豫了一下,因為旁邊的把拔們都很認真地在打電動,只有我一個人在看川上弘美的話好像有一種很假掰的感覺,要是讓他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的話那就更不好意思了。不過最後我還是拿出來看了,因為實在沒事做。第五名跟第六名的兩位太太不知道在聊什麼聊得很起勁。開門前30分鐘左右,陸陸續續來上班的醫生跟護士都露出笑容跟我們一一道早安。

下次我也帶一台DS去好了。



小江戸・川越


NHK的晨間連續劇─他們叫"連續電視小説"─在日本向來有一定的口碑,觀眾群也相當固定,每一部的平均收視率大概都有20%以上。

六年級以上的朋友們大概都知道的「永遠相信遠方~~永遠相信夢想~~」的那個『阿信』呢,就是NHK在1983年春天開始播放的晨間連續劇,當時一年下來的平均收視率高達52.6%,最高收視率則是衝到了62.9%,這項紀錄高懸至今依然無人能破,以台灣來説的話地位大概就跟當年由潘迎紫主演的『武則天』一樣吧。


娥~~眉、聳參天
豐~~頰、滿光滑
氣宇非凡是慧根
唐~~朝女皇、武!則!天!


啊,拍謝拍謝,每次講到武則天就忍不住想要來一段金瑞瑤佩姍的這個,哈哈。

言歸正傳。

話説今年春天開始,我把每天早上只播15分鐘的『つばさ』(翼)都錄起來看了,因為我覺得演女主角的多部未華子很可愛,而且我還特地帶著LC-A走了一趟拍攝地點的川越。只是沒想到我第一次從頭看到尾的晨間連續劇竟然寫下了NHK史上收視率最低的紀錄(→平均"只有"15.2%),真是情何以堪。我覺得還不錯啊,只是有些地方從現實中既有的世界跳脫了出來,所以有不少固定觀眾覺得無法接受。


總之,先透過小銀(舊的數位相機)的眼睛來看看川越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吧。





004_20091114062247.jpg
川越車站裡面到處都是女主角的海報





043_20091114062654.jpg
一出剪票口就看到這個
逛完回去要拍的時候人家已經下班了






010_20091114062246.jpg
導遊地圖畫得很清楚,要迷路還不容易(直直走就到了嘛)






009_20091114062246.jpg
川越高中古典吉他社演奏會





008_20091114062246.jpg
大紅燈籠高高掛(也沒有很紅啦)





006_20091114062247.jpg
你們是在排什麼?






034_20091114062452.jpg
幾乎每家店面都貼了一張多部未華子啊
NHK晨間連續劇的經濟效果可見一般







012_20091114062453.jpg
老街






014_20091114062453.jpg
可以拿來打棒球了這







031_20091114062453.jpg
我是假日去的,但萬萬沒想到遊客跟車子會多到這種地步,讓川越街道的小江戶風情也失色了不少。這一帶的江戶式建築還保存地相當完整,所以NHK才會相中這裡。照片中那排老房子的第一間就是つばさ他們家的和果子店──甘玉堂。實際上是賣陶瓷工藝品的。






022_20091114062453.jpg
儼然已經成為了川越象徵的木製鐘樓






027_20091114062452.jpg
這個哦,在人多的地方常常可以看到。就是有一尊小丑模樣的紙片人,軟趴趴的,可是會自己站起來,而且會聽從老闆的指示做出跳躍或是後空翻等各種靈活的動作,一個賣1000日幣。以前我去千葉看羅主場比賽的時候在球場旁邊的天橋上看到這個,因為好奇而忍不住買了一個回去,可是買回去打開之後才知道被騙了。裡面的説明書清清楚楚地寫著:要有一個人在旁邊負責拉線。拎老師咖後咧!槓!
從那次以後,我看到這種在騙錢的小丑地攤都會仔細去觀察那個拉線的人在哪裡。紅色箭頭比到的那位仁兄就是"線人",我坐在對面的咖啡亭一邊喝咖啡一邊看他們表演了將近10分鐘,線人從頭到尾都站在那邊沒有移動過,一隻手放在口袋裡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在幹什麼。不過現場真的完全看不到那條線,就算知道有線,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拉的,竟然可以讓紙小丑那麼隨心所欲地活蹦亂跳。






036_20091114062655.jpg

037_20091114062655.jpg
繁體中文耶!想必有很多台灣人來這裡照相留念吧。





嗯,東西放太多了,LC-A的照片還是留到下一回再公開好了。ciao



個性不同


從跑步的習慣可以看出我和水牛的性格有個地方很不一樣。我跑步的時候寧可到附近的公園繞圈圈也不想跑到一般的街道上,因為我不希望還要把注意力分散到經過的行人或車子,只想一心一意自由自在地跑步。可是水牛她很討厭在同樣的景色中跑,就算到街上會遇到紅燈她也寧可把計時器停掉,然後每次都要沾到一點不同的地方才甘願。


水牛:一直在同樣的地方跑不會覺得很膩嗎?

我:不會啊,我在享受的是跑步本身這個行為,又不是四周的風景。倒是你啊,跑到街上要是遇到紅燈還要停下來,不會覺得很煩嗎?

水牛:不會啊,把計時器停下來就好了嘛。


四個禮拜下來,我跑過的總距離即將突破100公里大關(→水牛已經130幾了),身體也記住了呼吸的方法跟步調,其實已經有那個餘裕可以一邊跑步一邊欣賞周圍的風景,但我依然很討厭有車子的地方,所以還是繼續在公園裡一邊狂吸免費的芬多精一邊跑。

真的很想知道一口氣跑完42.195公里是什麼樣的感覺,可以的話今年年底之前想要來嚐試一下。


奇緣


這是我上次到谷中的時候,在一家賣各式破銅爛鐵的中古雜貨店找到的明信片。


IMG_0294.jpg




IMG_0295.jpg
從右到左排列的文字很妙,不知道是照片的年代久遠到文字還沒有改成從左寫到右,還是他們故意這樣排的。



非常不可思議的是,當時我看到桌上擺著一堆風景明信片,正準備要伸手去抽幾張出來看看時突然有個念頭咻地一聲閃過我的腦海。

「這裡頭該不會有台灣的明信片吧?」

然後,我從裝了幾百張明信片的紙盒裡隨便一抽,一抽就抽到了這組台灣原住民的。我又繼續翻找了一會,但全部都是日本各地的風景區。這樣的偶然我想一生大概也遇不到幾次,這組明信片可能也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在東京谷中地區的一家雜貨店遇到一個台灣人吧。




相公為連莊之母


用"大人的科學"雙眼相機試拍了一捲27張的底片,成功洗出來的卻只有7張(→不可思議的是這7張還不連續,以隨機分布方式出現),能看的更是屈指可數,戰果實在是慘不忍睹啊。我想問題應該是出在快門那邊,可能要找時間拆開來大修特修了,嗚。


比較能看的就這四張:



車站







草地








秋
這張跟下一張可能是我的捲片方式有問題,下面有一部份白掉了。








沙漏



這種雙眼相機的特徵是就算對準了焦距,四周還是會產生一種向外放射的模糊光影。有人説這是鏡頭沒有裝好的關係,但我完全按照説明書指示組裝,而且我個人也非常喜歡這種效果。

唉,還要再練啦。



雙眼相機(組裝篇)


説明書寫説大約一個小時就可以裝好,可是卻花了我整整快三個小時。(中間還有看一下富士電視台的"七龍珠‧改"啦)都是因為最重要的快門卡榫那些地方四個彈簧編號全部印錯,害我在那邊摸了好久才搞懂。明天打電話去出版社給他抱怨一下,四個編號全部印錯實在太誇張了(→要把A、B跟C、D互調才對)。



IMG_0476.jpg
最難的地方應該就是這個快門的結構部分吧。每個小彈簧跟小零件都要到位,還要調整螺絲鬆緊到每個零件都可以精準地靈活動作。過了這一關之後接下來就輕鬆了。



IMG_0477.jpg
零組件還預留了讓螺絲起子穿過去的小孔以便於鎖緊螺絲,真是面面俱到。




IMG_0480.jpg
大功告成!



雜誌建議用一捲24到27張的35mm底片,可是我現在手邊只有36張的。跟底片張數有關嗎這個?大小不都一樣嗎?


下個禮拜天要去參加朋友的結婚典禮,我看就帶這台去拍拍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