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物品


過年返鄉的時候有個同學把他的老伴交給我,希望我能夠帶回去日本送修。他是個經常繞著地球跑的攝影師,老伴則是一台很結實的單眼數位相機,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專業人士在用的。

他不在台灣修的原因是,台灣的店家跟他說因為你這台相機是水貨(他自己在日本買的),不管你最後要不要修理,光是請他們估價維修費用你就要先付一萬塊台幣。

你說這賭不賭爛?不要說我同學了,連我聽了都很想幫他翻桌子啊。媽的搶錢搶到這種地步?我在日本還沒聽過什麼東西估個價要收錢的,就算有也不會收那麼貴,當攝影師都是潘那是嗎?好,老娘就幫你親手送去日本總部修啦!



IMG_1475.jpg

IMG_1481.jpg


總部的維修中心在新宿市中心某棟大樓的第28層,從四面八方的大玻璃窗眺望出去的景色相當有看頭,好像整個新宿都變成展示櫃裡面的精美模型屋似的。我同學開出的預算是3萬台幣,我就跟那裡的師傅──真的一看就像是那種摸相機摸了幾十年的老頑固師傅,給他一根螺絲他大概就能猜出這是哪一台相機──說10萬日幣以内的話就請你們修理。

他們評估出來的維修費用是6萬多日幣,除了我同學指定的那幾個地方之外,還包括全部都幫你弄到跟新的一樣的overhaul。當然,這個時點我不需要付任何費用,覺得太貴的話只要拿回來就好。原本我還擔心先告訴他們預算有10萬日幣的話他們會不會偷灌一些水進去,看來似乎是多慮了。因為過了一個星期修好之後,他們實際上只跟我收了5萬4日幣,遠遠低於我同學開出的預算。


不過要把相機寄回台灣時卻被日本的郵局打了回票。原來相機裡面的鋰電池(リチウム電池)屬於危險物品,不能夠用航空郵件寄。日本國內的話,要是有電池無危險性的廠商證明還可以解決,國際郵件的話則是全面禁止。好在我同學那邊還有備用的,我只要把電池抽出來就沒問題。

只是我有一點想不通的就是,既然鋰電池危險到不能夠用飛機載,那我們為什麼又可以帶著數位相機或手機搭飛機?大部分的數位相機跟手機都是鋰電池吧?還是說有人拿著就比較不會有「自爆」的可能性?不過仔細想想,這項規定應該是為了防範被用在炸彈引爆裝置裡面的鋰電池吧。

不管怎麼樣,以後要是你也遇到類似的狀況,千萬記得先把鋰電池抽出來,免得東西「拿得過來寄不回去」嘿。



西武獅球迷俱樂部


今年的西武非常有看頭,因為他們不但在去年的高中生選秀會中抽到了第一特獎「菊池雄星」,日本職棒現役最高齡的工藤公康也從濱鳳還巢,光看這一對18歲和46歲的「父子檔」在西武能夠演出一段什麼樣的精彩戲碼就夠本了。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西武隊裡面還有一個台灣老將──許銘傑在啦!

菊池雄星這個剛從高中畢業的孝廉A有多害?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他是個左投,最快可以飆到154,甲子園的投手板大概也站過好幾次這樣。不過光是左投跟154這兩點就可以讓地球上任何一個球探口水流滿地吧,畢竟他才18歲耶。18歲的時候我在幹嘛呀?唉。工藤公康我從以前就很喜歡用他,從他左手手指勾出來的慢速曲球跟伸卡球的弧線真是漂亮到了極點,大學時代住在我對面的室友都被我三振好玩的哈哈哈。

我想差不多可以帶本丸去西武巨蛋體會一下現場看棒球的氣氛,所以今年又重新加入了西武的球迷俱樂部。我選的會員等級是「標準會員A」,一年的會費是5000日幣,除了可以拿到下面照片中的禮物之外,還可以享有很多球迷特惠活動和票價折扣。



002_20100224154313.jpg
放在西武線各車站供人自由索取的廣告單
縱型肩包(禮物)




005_20100224154312.jpg
會員卡
内野指定席兌換券兩張
2010年西武獅球迷手冊




006_20100224154312.jpg
拿到球迷手冊之後我第一個找的就是許銘傑的介紹,沒想到他的版面跟那些年薪上億円的明星選手一樣大,而且還排得很前面哩!我想說哇,原來許銘傑在西武這麼吃得開哦,不過仔細一看才發現人家是從投手開始按照背號順序排下去的,23號的許銘傑排在比較前面的地方也不奇怪。但是看了一下介紹文之後,可以明明確確感受到西武今年對許銘傑有著很高的期望,不但對他拿手的滑球和内飄球讚譽有加,還說他在渡邊久信總教練的指導之下直球已經恢復了當年的球速和尾勁哩。

許銘傑,加油喔!希望有機會可以在西武巨蛋看到你!(ㄟ,我好像跟你同年耶)




改名


是台灣人本來就比較喜歡改名字?還是剛好我認識的人裡面喜歡改名字的人比較多而已?

最近我的大學同學裡面已經有兩個人改了名字,然後這次過年回去,到外婆家跟一堆親戚和不認識的人吃飯的時候才知道原來有三個親戚也改了名字。認識的人當中突然出現這麼多把自己的名字改掉的人,說實在的非常吃驚,裡面甚至有人已經改了兩三次。

在台灣改個名字跟買鹽酥雞一樣簡單嗎?改掉名字之後你的信用卡怎麼辦?身分證怎麼辦?駕照怎麼辦?護照怎麼辦?銀行戶頭怎麼辦?手機帳單怎麼辦?土地權狀怎麼辦?房屋登記怎麼辦?退伍令怎麼辦?成績單怎麼辦?小學那堆獎狀怎麼辦?光是想到要一一去辦重辦這些哩哩叩叩的手續,就算我叫保力達B拎杯也不會想去改。

他們改名若不是為了要改運,大概就是為了要給自己一段重新開始的人生吧。絕大多數人都相信取名字很重要,不然姓名學也不會這麼發達,可是認為改個名字就能改運,我總覺得不免有點自欺欺人的味道在裡面。不管把名字改得再怎麼金光閃閃瑞氣千條,不努力的話還不是什麼都跟以前一樣?

我不相信改名就能改運。就算真的能改,還沒等到運氣改好之前我就被那些哩哩叩叩的東西改到吐血了吧。


魔力


出了桃園機場已經快晩上八點了,飢腸轆轆的我們第一個去的地方就是台北縣內一家知名的牛排館連鎖店─貴族世家。

八年前住在台北的時候,因為樓下就有剛好就有一家貴族世家,我每個月大概都會去吃個三、四次來當做給自己的犒賞。不過這次去真的是讓我目瞪口呆了。

我知道點一客牛排就可以吃到沙拉吧,可是沙拉吧的內容已經不像當年那樣單純只有幾樣生菜沙拉、飲料和甜點這樣子而已,裡面竟然還有豆干、鴨賞、小黃瓜醃雞爪皮、蒜苗炒肉絲、紅燒茄子、燉豬腳、切仔麵(米粉/板條)、大腸麵線、紅棗木耳湯......(種類太多了,記不起來)。

從日本的角度來看的話,這樣的排場根本已經就是實實在在的台灣料理吃到飽,兩小時收2000日幣都算便宜的了,可是在台灣的牛排館,這麼豪華的陣仗竟然只是附屬在牛排裡面的「沙拉吧」!!??有沒有搞錯呀,吃「沙拉吧」就飽了還需要牛排嗎?但很奇妙的是,牛排一上來我還是一眨眼就扒光光,而且前面吃掉的五六盤小菜不算,我又繼續掃了幾碗豬腳、麵線、板條等重量級的小菜,那幅行簡直就跟『神隱少女』裡面吃到變成一頭肥豬的爸爸沒什麼兩樣。

吃完牛排回到宜蘭之後我又吃了一塊大雞排+啤酒。今天早上起床之後我吃了三個包子加兩杯豆漿。中午老媽煮的一桌菜幾乎都被我清光了。大概是台灣的空氣含有一種不可思議的魔力,會自動把我被日本料理養小的胃袋變得跟布袋一樣大吧。



好久不見


雖然我每年都會回台灣一次,卻從來沒有在農曆春節回去過。前幾年是因為卡到大學的課和期末考,去年則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回不去,不過今年總算可以如願了。

長男連續缺席了七年的年夜飯,想必爸媽心裡一定覺得很寂寞吧。雖然他們嘴上都不會說什麼,但自己也是當上了爸爸之後才明白,「不會說什麼」的背後其實隱藏了多麼深切的關愛。老媽知道今年我要帶孫子和媳婦回去之後,高興得早早就開始計畫年菜要怎麼準備,甚至打算跟餐廳訂個佛跳牆什麼的來湊熱鬧。我是覺得以前老媽煮的那些年菜就綽綽有餘了,何必花那個錢叫外送?不過想想,讓老媽一個人煮那麼多菜也太辛苦了,叫幾份外送來減輕老媽的負擔其實也不錯。不過我已經可以想像到我弟嘟著嘴一邊吃一邊碎碎念的樣子:「吼,老哥一回來菜就變這麼好哦?」

闔家團圓的年夜飯,好久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