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習


上個禮拜天我做了一件傻事。雖然當時不覺得沒什麼不好,後來回想起來還是不禁捏把冷汗,以後絕對不要再做同樣的事了。

那件傻事就是,我故意把本丸搞丟了。

風和日麗的星期天。我小時候寫作文時只要寫到星期天,好像常常都會在前面加個「風和日麗」,就像現在很多記者一樣,只要有什麼可能會出紕漏的東西標題裡面就會加個「挫咧等」那樣。不過那天天氣真的很好,我也想不出什麼比「風和日麗」更貼切的形容詞了。

那天公園裡人非常多,大概是前幾天冷怕了,大家都趁著這個暖烘烘的周末假日攜家帶眷到公園裡玩,畢竟這是最不傷荷包的渡假方法。水牛為了馬拉松在練跑,我負責帶本丸到處玩耍,公園裡幾乎每隔幾分鐘就可以聽到一次小孩走失的廣播。本丸聽到廣播覺得很好奇,所以我就藉這個機會告訴他,要是找不到爸爸媽媽,要懂得告訴別人自己的名字,這樣爸爸媽媽聽到廣播之後就會去找你了這樣。

吃完午餐後本丸說要騎木馬,我就叫他在木馬那邊自己玩一下,我去丟個垃圾就回來。丟完垃圾準備要回去的時候遠遠看到本丸依然乖乖地坐在木馬上面玩,我想說偷偷觀察一下他的行動好了,便躲在一棵大樹後面看著他。

過沒多久本丸就開始找我了。他從木馬那邊往垃圾桶的方向走過來,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一邊大聲喊「把拔─、把拔─」。此時我突然起了一個念頭:乾脆給本丸來個逼真的「走失演習」吧。

看著自己的孩子在來來往往的人潮中急著找爸媽的樣子當然很不好受,但我想這應該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教育,四周也沒什麼危險的東西跟人物,所以我還是忍了下來,躲在離本丸二、三十公尺的大樹後面目不轉睛地盯著他,萬一遇到什麼緊急狀況我還可以馬上衝過去。

加油啊,本丸!你只要能夠讓廣播順利報出你的名字這段演習就結束啦!不要擔心啊,把拔就在旁邊看著啊!

在熱鬧的公園裡一個人邊走邊喊把拔的三歲小孩非常引人注目,過沒多久就有一對老夫婦走過去跟本丸講話。老夫婦跟本丸說什麼我當然聽不到,我以為老夫婦應該會帶他去服務中心讓工作人員廣播尋人,可是老夫婦過了一會兒之後就走掉了,只留下本丸一個人孤孤單單地站在公園的告示牌前面無助地四處張望。

我心痛到幾乎就要放棄這次的走失演習了。小時候我有過一次在火車上找不到爸爸的經驗,當時我哭得唏哩嘩啦的,連列車長都跑來關切,我想此刻本丸的心情應該跟我那時候一樣吧。可是本丸不但沒有哭,看起來反倒一副很鎮定的樣子,而且還在告示牌的石階上坐了下來,好像知道自己要待在顯眼的地方不要亂走,這樣才會容易讓我找到。天啊,本丸怎麼這麼害?難道保育園的老師平常就有教他們跟爸媽走失的時候要怎麼辦嗎??

本丸要是在這時候哭出來,我應該馬上就衝過去抱住他跟他說對不起了吧。可是看到他這麼堅強又鎮靜,實在讓我佩服不已。又過了一會,我實在不忍心再讓本丸等下去,正準備要過去接他的時候,剛才那對老夫婦竟然又走了回來,跟本丸講了幾句話之後就把他帶到旁邊的公園商店裡面去了。老夫婦肯定是放心不下本丸所以又走回來吧。

我看到了。本丸起身跟著老夫婦走向公園商店的時候,用右手的外套袖子擦了一下眼淚的背影。那小小的背影看起來是那麼地孤單,卻又那麼地堅強。我想我應該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小小的背影。

本丸被帶到商店裡面之後過了大概有五百年那麼久,公園裡終於響起了本丸的名字,讓這段亂來的「走失演習」畫下了句點。我好奇地問本丸說,你怎麼會知道要在告示牌的前面等把拔?他跟我說,是剛才那對老夫婦叫他坐在那邊等的,因為他們說這樣會比較容易被把拔找到。

本丸的溝通理解能力真是遠遠超乎我的想像,但我以後再也不會做這種傻事了。因為從本丸被帶到商店裡面到廣播開始這段時間,我真的深深刻刻地體會到所謂「心頭上的一塊肉」是什麼意思。




東京愛情故事之旅【重播】


應觀眾要求重播一下 ↓

東京愛情故事之旅





髮型名稱


日文稱這種髮型為「ボブヘアー」(BOBU HAIR),1960年代開始出現,不過這一兩年在日本好像又開始流行了。中文怎麼說呢?

看到這個髮型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新世紀福音戰士裡面的綾波レイ。
不要跟我說中文叫「綾波頭」啊.....

綾波レイ



EMS


未免也太快了吧?!兩天就到了耶。


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