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你不敢


我看#20320;不敢

為什麼這張海報會貼在印度咖哩餐廳的牆壁上面咧??
我不是不敢,只是沒辦法接受咖哩跟啤酒的組合啊。




out.jpg
這會讓你想喝啤酒嗎?不會吧。








轉過去
有點不可思議的空間感。








其實是這樣的
轉過來

下雪了


上個禮拜五還是禮拜六吧,東京下了今年第一場雪。

在雪裡面能玩的東西大概都玩過了,所以想說今年要來嚐試一下還沒做過的事情:跑步。上個月因為中了流感,痊癒之後也提不起甚麼勁來,算一算大概有兩個星期都沒跑了,身體悶得正慌,而這場來的正是時候的雪剛好讓我有了一個契機決定穿起運動服出門去。

在雪中跑跑看吧。這樣或許可以把附著在身體上的懶散洗掉也不一定。

結果印證了我的想法沒有錯,在下雪的時候出去跑步真的感覺很新鮮而且還滿舒服的,沒甚麼力氣的身體也因為冰冰涼涼的空氣而振奮了起來,唯一比較麻煩的地方大概就是有時候眼睛會被雪花打到吧。

不過大病初癒之後的體力還是有差,那天累到晚上九點就去睡了,而且還一直睡到隔天早上七點多。爽。




前天出去買書的時候順便吃了一頓好久沒在外面吃的午餐。

ランチ

好好吃哦,每一口都有一種久旱逢甘霖的感覺,麥飯還可以免費續碗哩。

以前我還不敢吃左上角那碗山藥泥,可是日本人幾乎都會把那冷冷的山藥泥整個淋到熱呼呼的飯上面吃掉,剛開始覺得很不可思議,這樣一來不是把熱呼呼香噴噴的白飯糟蹋掉了嗎?可是學過幾次之後自己也變得敢這樣吃了。反正可以續碗嘛,先用一碗飯把山藥泥幹掉之後再叫一碗飯來配肉就是了。好飽。


蚵仔煎


就在我狂賣便當的那最後幾天(→不知道我在講蝦咪碗糕的人請翻到前一篇文章),先是本丸被傳染到新型流感,過兩天後輪到我,最後隆重登場的才是水牛。總之,我們一家三口非常幸運地,不用花一毛錢打預防針就擁有了免疫力可以大搖大擺地渡過接下來的新型流感高峰期,哈哈哈哈。只不過一邊感冒發燒一邊賣便當真的滿痛苦的就是了。

便當全部送出去之後窩在家裡整整休息了兩天,感覺身體已經恢復八成以上之後決定煮個蚵仔煎來讓全家人好好補個營養。上網查了一下之後決定用這個日本人寫的台灣蚵仔煎食譜,因為實在太簡單明瞭了嘛!



用鹽水洗了五遍之後的樣子。
018_20110205234838.jpg





很大粒吧!不過日本的牡蠣好像都是這麼大。
大#34485;仔





太白粉那邊弄失敗了結果變成蚵仔炒蛋....
019_20110205234838.jpg



還好家裡有愛之味甜辣醬,給它淋上去再閉著眼睛吃下去的話還是有五、六分蚵仔煎的福啦。我要再接再,總有一天一定要弄出像樣的蚵仔煎來配啤酒。


便當跟披薩

我接的翻譯幾乎都是「短期決戰」那一種的,交貨期間長則一、兩個星期,短則隔天。然後這半個多月來,我陸陸續續從三個地方接到了性質完全不一樣的三種翻譯,交貨日期非常接近也就算了,這個做完之後那個又要追加,把追加的部分趕完之後剛才那個也要追加,而且追加的東西都是隔天就要。幹,以為我是賣便當的嗎?!雖然我也賣得滿爽的就是了。(總比沒人買好)

在很短的期間內同時做三種內容跟交貨方式都完全不一樣的翻譯,感覺應該有點像同時帶三個完全不同類型的女人去同一家旅館開房間一樣吧。哦,不是開一間然後四個人玩撿紅點哦,我是說各開一個房間然後輪流把她們搞定然後她們都沒有發覺到彼此的存在那樣子。因為我前一陣子看的「LOVEHOTELS」這部片子裡面剛好就有這樣的情節:

一個女生同時約了三個男人在同一家旅館開房間,然後那個女生很巧妙地準備了各種藉口,這個房間玩過之後到下一個房間,下一個房間玩過之後再到下一個房間,然後有個到各個房間送披薩的小妹發現這個女生好像.....。

說無聊其實也滿無聊的,但那情節剛好就跟這半個多月來的我不謀而合。先把很急的A做完一部分交出去,然後找空檔應付後天要交的B;跟B打得正火熱的時候C又來問我說前天那個好了沒有,所以我只好先丟下B去搞定C(明明跟我說一個星期後交就可以的啊幹);把C搞完之後本來想回到B那邊,沒想到A又丟了一堆急件過來;A的急件處理到一半,B跟C又說可不可以再多加一點....

唯一不一樣的就是,A跟B跟C都沒有叫人送披薩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