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and Forever


離臺之前臨時做了一個決定:把我那把吉他帶回日本。


第一次學吉他是在考完大學聯考之後的那個暑假,我跟一個高中同學一起去參加了救國團舉辦的吉他訓練營。那個吉他老師很會教,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把我們這群菜鳥教到會自彈自唱了,即使都是一些很簡單的歌曲,對我們這些青澀的少年郎來說,光是能夠把六根弦彈出來的音符搭配上自己的歌聲就已經是天大的感動和幸福了。我還記得我們最早學會的一首自彈自唱好像是「太湖船」還是「捕魚歌」。


上了大學之後我沒有選吉他社,什麼社團都沒有參加。美工社去了兩次之後就落跑了。結果,渾渾噩噩了四年,我的吉他好像也沒有出過我在北新路租的那棟宿舍,幸好大二那年來了一個很會彈吉他的樓友,法文系的,而且不管從什麼角度看過去都是不折不扣的帥哥,怎麼看怎麼帥,帥到很沒天良的那一種。

我常常在想,淡江應該沒有幾個女生能夠擋得他的吉他攻勢吧。總之呢,在他的調教跟切磋之下,我的吉他也算是有了一點進步,理察馬爾克斯的Now and Forever也是他教我的,只是後面那段美妙的間奏我始終學不起來,把馬子的技巧也完全沒有長進(人家也沒教我怎麼把)。


在銀行上班的第一年不知道第幾個月,我買了一把一萬五的吉他和一個幾千塊的音箱。買音箱的理由我已經想不起來了,又沒有打算到街頭還是地下道賣唱,應該純粹只是為了要耍帥而已吧。當時一個月薪水也不過才三萬出頭,怎麼會買得下去我也不知道。那時候我每個禮拜上一次吉他課和日文課,遇到要上吉他課的日子就背著吉他騎機車搭捷運上下班。吉他課是一對一教學,鐘點費很貴,而且效果也沒有預期中好(這只能怪自己不夠努力),上了幾次之後就沒有再繼續下去。

兩年後辭掉銀行的工作到日本留學,沒想到就這樣定居下來,轉眼一個十年就快過去了。在日本語學校念書那段時間因為手癢和寂寞,我在御茶水那邊的中古樂器行買了一把三千塊日幣的舊吉他,沒事就自己彈來唱唱歌解解悶。後來的大學四年和之後的這三年多,我幾乎都沒有再碰過吉他。


這次回到宜蘭之後,突然想要看看我那把一萬五的吉他,結果不找還好,一找才發現心愛的吉他已經被"放"在儲藏櫃裡面,還且竟然還被一堆雜物壓在最下面!!昏倒。所幸吉他本身好像沒有受損,仔細檢查過後也沒發現什麼異狀,不過更讓我吃驚的是,跟御茶水買的那把中古吉他比起來,我這把不知道已經被壓了幾年的吉他還真是好彈得不得了啊。

帶回日本吧。它在近乎絕望的暗中等了我快十年啊。雖然我沒有帶過吉他上飛機的經驗,但我想嬰兒車都能帶進機內了,吉他應該也沒問題才對。


松山機場的華航櫃檯人員給我的答案是:吉他不能帶進機內,因為班機客滿,行李可能會很多。雖然我覺得這樣的說詞有點不太對勁,能不能帶進機內的標準應該是行李的尺寸而不是班機有沒有客滿,難道說沒有客滿的話就可以帶進去嗎?因為我的吉他袋是軟軟的皮質而不是硬殼的箱子,櫃檯小姐說要託運的話還是用紙箱包起來會比較保險一點,於是我只好摸摸鼻子,聽從他們的建議到宅急便的櫃檯那邊花了90塊的紙箱錢和20塊的捆包費才勉強把我的吉他包起來,而且從頭到尾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包,因為宅急便的小姐也不知道怎麼弄。

上了飛機之後,我特別注意了機艙上面的行李收納櫃有沒有辦法容納得下一把吉他。結果我發現,兩個行李收納櫃的裡面其實是相通的,外面看起來是有兩個門沒錯,但中間並沒有被分隔開來,就長度而言的話要放一把吉他進去完全沒有問題,不過度就有點微妙了,好像塞得進去又好像塞不進去的感覺。但重點是,上面的行李收納櫃很多地方都是空空的呀!行李收納櫃並不會因為客滿就塞爆啊小姐。那天我搭的是華航的空中巴士A330,請問有人背著吉他上過空中巴士A330嗎?我好想知道啊。



被我用拆開來的紙箱包得緊緊的一萬五,平安無事毫髮無傷地抵達了東京。先來複習一下吧。Now and Forever


古早味

這次回臺灣,最大的收穫應該就是這裡了。


天送碑車站6



哈哈,看出來了嗎?天送車站啦!

之所以會這麼得意是因為,我相信絕對沒有幾個人能夠只看地圖或是問兩次以下的路就能夠找到這裡。有夠難找的啦!回到宜蘭第三天,車子也慢慢開得駕輕就熟起來了(我是那種駕照年數緊追著開車次數的人),想說難得回來一趟當然要去一點不一樣的地方,不要每次都去平溪線還是南方澳還是武荖坑還是童玩節什麼的。

到7-11買了一本介紹宜蘭旅遊景點的99元雜誌回來翻。蛤?三星的天送有一個傳統的日式木造車站?以前怎麼都沒有人跟我講呢?二話不說,出發。





天送碑車站8
照片中紅字指的地方是我們問的第四個路人給我們的路標。他說:「看到一棟兩層樓的房子就向右轉。」可是附近幾乎都是兩層樓的房子,我也沒想到這個木造車站會在右邊一條那麼不起眼的巷子裡面,一直開一直開,開到過了一座大橋的加油站那邊才覺得很不對勁,順便加個油之後掉回頭去才找到的。

是說,車站前面的鐵路好像只是把柏油路面做成鐵軌的樣子,沒什麼真實感。






天送碑車站5
這塊牌子....你覺得有真實感嗎?我不知道。乍看之下好像有一點,但我覺得那個字跡太清晰,字體太現代,木板也太白了一點。






天送碑車站1
真正的鐵軌在車站對面的民房旁邊,鐵軌兩旁都已被整修成類似休園區的草地,還有幾座木椅可以讓遊客休息。只是草地上完全沒有樹蔭可以遮涼,這麼熱的天氣大家可能只想躲在車站裡面吧。







天送碑車站4
鐵軌的盡頭有個耐人尋味的東西,我猜可能是用來把火車頭轉回去的裝置。







天送碑車站7







天送碑車站2








天送碑車站3
不管是不是當時的東西都很有味道。我很喜歡看這種有古早味的時刻表。





自動澆水裝置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過這個問題:「啊你們回臺灣的那個星期啊,種在陽台的那些苦瓜們怎麼辦?」

沒有是吧。沒關係,就算沒有人想過我還是要來報告一下那些苦瓜們現在怎麼樣了。其實在回臺灣的當天早上,出門之前我參考這個網頁急急忙忙做了三個自動澆水裝置。


002_20110902215807.jpg


一個給左邊的蕃茄,一個給右邊的苦瓜,一個給中間的牽牛花(朝顏)。叫自動「灌」水裝置或許更貼切一點吧。總之,這是水牛在出發前一個星期下達給我的指令,她希望我可以按照那個網頁先做個裝置出來,然後再試試看是不是有用。可是我東托西托的,一托就托到了出發當天,也不知道有沒有效果就這樣直接跟他們說,再見了,你們一定要好好保重等我們回來啊。因為實在沒有時間也沒有材料生五個裝置出來,另外那兩盆小的只好讓他們聽天由命了。


結果,一個星期之後回來,存活下來的只有苦瓜,而且每一片葉子都是奄奄一息的狀態。但不可思議的是,唯一的兩條小苦瓜好像還是一幅精神奕奕的樣子,雖然沒有長大的跡象,能夠保持著鮮豔的色掛在那裏就很不簡單了吧。我們回臺灣那個星期東京也沒下什麼雨,看來那個自動灌水裝置還是有起到一點作用,不然怎麼可能撐一個星期呢?

這個裝置是利用早晚的溫差讓寶特瓶裡面的空氣熱漲冷縮,然後藉由空氣的熱脹冷縮原理把瓶子裡面的水擠出去。因為色的吸熱效果比較好,所以要把瓶子外面塗。

各位可以再看一下上面那張照片。用麥克筆塗的寶特瓶其實只有苦瓜的,蕃茄的寶特瓶是用一塊布綁上橡皮筋包起來,牽牛花的寶特瓶則是什麼都沒做,因為我想說瓶身的標籤上面有一點色所以就算了(色麥克筆也沒水了)。結果,存活下來的只有老老實實把寶特瓶上半部塗的苦瓜。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苦瓜的生命力比較強還是其他原因什麼的,但為了保險起見,我看還是用筆塗或是用色膠帶包起來會比較保險一點。

另外,水不要放太多進去應該也會好一點,因為水越多空氣就越少,空氣越少的話能夠膨脹的體積就有限,能夠擠出去給植物的水也就越少了吧我想。


幾天後.....


続きを読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