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傳說2012


新家目前還沒有裝紗窗和冷氣,不過搞不好兩者都可以不用裝了。

三樓比我想像得還要透風。把朝南的落地窗和朝北的廚房後門打開的話,家裡剛好就會形成出一條筆直的風洞,不管是東風西風南風北風,全部都會毫不客氣地灌進灌出,而且可能因為沒有紗窗紗門的關係,那個風的感覺是100%的純天然膚觸,晚上睡覺的時候甚至還會有餐風露宿的錯覺。涼啊。要是再把天花板弄成滿天星空的模樣,睡起來一定更有氣氛。

你是不是想問說,這樣蚊蟲不會跑進來嗎?沒錯,當初我也是這麼認為。冷氣可以暫時沒有,但是紗窗一定要趕快裝,不然夏天怎麼開門窗讓風進來?沒有紗窗的話不被蚊子咬死才怪。所以剛搬進來之後我就很積極地在找紗窗業者,甚至都請人來估價了。可是在評估考慮的那幾天之間我發現,根本也沒有什麼蚊蟲會跑進來嘛。沒想到一樓跟三樓竟然差這麼多。

雖然偶爾也會出現幾隻可能是被風吹進來的蚊子或蟲子,不過因為我們家的門窗經常都處於全開的狀態,牠們都很快地又被風吹出去或是自己飛出去。本來我還擔心會不會有什麼白目的鳥糊里糊塗地撞進來,一個多月下來也證明了那是杞人憂天的。

好,我決定了。今年就來挑戰「整個夏天家裡都不用冷氣」的夏日傳說吧。只是就算想用也沒得用就是了。只要拎週罵不買冷氣的話這個傳說根本就是囊中之物啦哈哈。


**************

「搬家記(三)咧?」
「這幾天太熱了,寫不出來。」
「阿你這篇是什麼?」
「今天比較涼嘛。」
「那就順便把(三)寫一寫啊。」
「啊,接本丸的時間到了....」(酸)


搬家記 (二)


回頭算算看,我搬家的經驗應該算少的。

第一次搬家是上台北念大學的時候。那天剛好颳颱風,舅舅開轎車載著我和阿母和棉被沿著濱海公路直接殺到淡水那間學生公寓前面。途中因為風太強而在路邊停了好幾次,車子都被吹得搖搖晃晃、飄飄欲仙。

我在那棟學生公寓一住就是四年。畢業的時候班上有幾個男同學租了一輛貨真價實的大卡車開始搞搬家的生意,所以我就請他們幫我搬,北宜公路一趟就解決了。這是第二次。

退伍後找到銀行的工作,所以我又離開了老家,和兩個高中同學在台北合租了一層公寓開始了社會新鮮人的生活。這是第三次。第二年,我們三個臭皮匠搬到了另外一棟大廈。這是第四次。進入第三年之後沒多久,我決定到日本留學而結束了上班族的生活,把行李款一款又回到了老家。這是第五次。

寫到這裡突然覺得好像也不算少嘛。不過還是繼續算下去吧。

然後我在秋意漸濃的時節離開了台灣,進入了東京一所日本語學校的宿舍。這是第六次。宿舍是日本語學校租下來給台灣跟香港的留學生住的公寓,在埼玉縣。我每天搭埼京線上學,不過因為只有半天課,感覺在國台語滿天飛和偶爾會冒出幾句"X泥個樓謀"之類的廣東話的宿舍過的時間比較多。即使開始在上野的台灣料理店打工,日本人也只有店長一個人而已。一年半的課程眼看著就要結束了,我一點也不覺得我的日文有什麼進步。

在四面楚歌的情況下,我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覺悟──考不上就回台灣──拼上了一所國立大學的大學部而得以繼續留在日本。當時我有一個剛開始交往沒多久的日本女朋友,所以我們就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小公寓一起住。這是第七次。大一下學期的時候女朋友變成了水牛(在此為老婆之意),大四正準備要寫論文的時候本丸蹦了出來,畢業後我們也懶得搬走,繼續在小公寓窩了四年。

然後這次是第八次的搬家,不過跟目前為止的搬家比起來,無論質或量都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一人份的東西變成了三人份,家當行李哩哩叩叩什麼的加起來,要搬的東西就算保守估計也比以前多了30倍左右。水牛也沒有正式搬家的經驗,當初搬出來跟我一起住的時候也是請她爸媽開車把東西載過來而已。

啊這麼多東西到底是要怎麼搬啊?!



<待續>

谷根千散步

帶著LOMO LC-A去「谷根千」拍的一些照片。四月中旬。



包包
商店街賣的包包。



続きを読む

搬家記(一)


離開住了八年的小公寓那一天,灰暗的天空下著茫茫的大雨。

因為我們來不及在搬家公司的人來之前把所有的東西整理好,我們好像被他們趕出去一樣急急忙忙地將剩下的家當塞到紙箱裡面,連回頭跟小公寓說再見的時間都沒有就離去了。

搬家作業從下午兩點半開始。三個作業人員好像已經搬了兩、三家似的,三個人都淋得跟落湯雞一樣而且臉上都寫了「我好累」三個字。他們穿的不是印在廣告單上面的整潔制服,而是破破舊舊的普通T恤和普通褲子。卡車後面的貨台是用塑膠布和鐵架撐起來的遮雨棚,卡車本身的斑駁和污漬也道盡了它的滄桑歷史,整體來說很有風雨生信心的一種fu在。

選了便宜方案的我們雖然已經做好了一定程度的心理準備,不過實在遠遠超乎了我的想像。

負責指揮的是一位手臂上有刺青的大哥,他從頭到尾都沒有露出半點笑容。遣詞用句很有禮貌,但從眼睛發射出來的視線就好像當年的連長一樣,不發一語就可以讓所有人全部乖乖站好。不過這也難怪,如果我是搬家公司的人,按照說好的時間來但客人卻還沒有把東西裝到箱子裡面的話,我的眼睛也會變成連長吧。

但他們的搬家功力真的是天王級的。

我們的小公寓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家當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他們轉眼之間就把三噸卡車塞滿,往返兩趟就把所有的東西全部搬到新家那邊去了。為了在搬進搬出時不要刮傷地板和牆壁的保護墊看似舖得很隨便,但說不定他們其實都做得很確實,因為我們的家當和房子完全都沒有受到任何一絲絲的損傷。儘管天氣是最糟糕的滂沱大雨,東西卻幾乎完全沒有濕掉。大型家具他們完全按照我們給的平面圖擺得整整齊齊,高達天花板的整面書架也都很確實地幫我們固定得好好的。

三個多小時就搬好了。我打電話給客服中心說作業人員忘了把整套的螺絲起子帶回去,過沒多久那位大哥就來拿了。

雖然只是一瞬之間,他笑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