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衝動


在大宮的LUMINE買了這件500円的T恤。

衝動買い


對日本校園文化略知一二的人應該都知道這件T恤的梗在哪裡吧(笑)
只是穿出去還滿需要勇氣的。



早餐



002_20130320075646.jpg
今天的早餐。飲料是固定的。我黑咖啡、水牛咖啡+鮮乳、本丸鮮乳。



001_20130320075842.jpg 003_20130320075843.jpg
成功地用大同電鍋做出了日式燉牛筋。做法日後公開。





015_20130320075845.jpg
漢堡店兒童餐附贈的小玩具。拼圖。







002_20130320080441.jpg 004_20130320080442.jpg
買不到這個,只好買公車型的鬧鐘來過過乾癮。還是那個會動的電車好啊.....




fuchiko 6 fuchiko 8
最近在收集這一系列的扭蛋公仔,全六種+神秘的一種。我前後買了六個就收集到四種,還算滿會扭的吧。問題是接下來就很可怕了。


面向什麼什麼



最近交出去的翻譯接二連三地被客戶那邊的中國人改得體無完膚,所以奇檬子不是很好。

畢竟市場規模差太多,日本這邊的日中翻譯還是以簡體字居多,而我在翻譯時會特別去留意,除了盡量不用可能只有台灣才有的說法以外,也會盡量去配合大陸那邊的講法。不過我也是有底線的,有些實在沒有辦法接受的地方我就會委婉地(說難聽一點就是偷偷地)融入台灣的說法。

「面向」就是一個例子。比方說,這是一套面向金融業的保全系統。類似這樣的句型我知道大陸那邊要這樣說,但我就是不爽去配合,我都會翻成「這是一套專為金融業設計的保全系統」。因為我覺得這是一種identity的問題,我怕我如果一直配合下去,總有一天我會開始習慣寫出甚至說出「這是一套面向金融業的保全系統」還是「這是一本面向家庭主婦的雜誌」之類的句子。

可是,最近知道交出去的稿子到了客戶那邊之後被改得滿江紅(包括剛才說的"面向"),我真的對翻譯公司感到非常過意不去。他們知道我是用繁體字的台灣人,但還是相信我的能力而把簡體字翻譯交給我,而且稿子也都經過別的校正者校正過,確認沒有問題之後才交給客戶的。這樣一來不但害翻譯公司臉上無光,也會讓翻譯公司失去那家客戶,我的飯碗也就越來越小了。

問題是呢,客戶他們自己改得好也就算了(有一次真的被改得很棒,甘拜下風),改過之後反而變爛的情形也有,這時候真的是滿腹苦水啊。當然,好不好或爛不爛都是個人的主觀問題,繁體字跟簡體字的文章在「體質」或「節奏感」方面的差異也都有關係,不管我再怎麼盡力,還是翻不出完全「面向」中國人的中文吧。



題外話。

昨天買了一雙新的布鞋。k-swiss,紫色的。以前的我絕對沒有勇氣買顏色這麼炮的鞋子,不過最近因為上面說的那些事情搞得有點鬱卒,而且我滿早以前就想穿穿看k-swiss,然後又剛好滿便宜的,心一橫就買下來而且當場換穿。

因為當時我穿的外套是紅色的,配起來就是大紅大紫。嗯,心情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