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進門許可


今年回台的行程確定了,想說去把舊版的外國人登錄證換成新版的在留卡,這樣就不需要再入國許可了。不過以前的規定也真奇怪,都已經允許人家永住在日本了,只是出國一下子而已還要拿到許可才能進門。這跟嫁到老公家裡的媳婦每次出門都還要跟婆婆拿「再進門許可」有什麼兩樣?

搭中央線到立川,出了車站之後到北口下面的12號公車亭,花170円就可以搭公車到立川的入國管理局。以前時間很多的時候還有閒情逸致用走的,大概要30幾分鐘,不過現在都搭公車了。因為大概都是中午到那裡,搭公車之前我都會到附近的一家松屋填飽肚子再去,不過最近吉野家的新海報我還滿喜歡的,所以這次我選擇了靠近電器行的那間吉野家。

立川的入國管理局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地方,外面明明那麼荒涼而且也看不到什麼人,走進去之後裡面卻往往是黑壓壓的一片(到底都是從哪冒出來的啊?)。櫃檯裡面的人通常都是一副臭臉,櫃檯外面的人也大概都是一副臭臉,總之大家的臉好像都在比臭一樣。不過我想我的臉應該也香不到哪裡去。

結果我那天抽到一百零幾號。從一點半等到三點,三個窗口只從78號消化到91號。這段時間號碼機故障了一兩次,不知道等一下還會不會再故障。水電工來了,職員還丟下工作帶他們去換燈管。再這樣耗下去的話我肯定會來不及在本丸回到家之前趕回去,三點一到我就悻悻然地回家了。

白跑一趟的心情真的很鳥,唯一不鳥的只有立川入管裡面的自動販賣機吧。外面大概都賣120円說。

80円


晾衣服


在所有雜七雜八的家事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晾衣服。嚕便所或擦地板等需要全身運動的家事我大概都滿消極的,唯獨晾衣服這個動作我是非常積極,積極到連水牛想晾我都不讓她晾。

除了看到一整籃打結打得亂七八糟的衣物被我晾得井然有序而在陽台上飄飄欲仙(?)的成就感之外,其實還有一個有點難以啟齒的原因存在。

日本的公寓陽台構造跟台灣不太一樣,通常都完全處於室外而且也沒有窗戶或鐵窗隔起來,越低的樓層,陽台上曬著什麼衣服越是一覽無遺。雖然我們家是三樓,但我曬衣服的時候還是會考慮到外面的視線,水牛的貼身衣物都會很巧妙地用其他衣物或毛巾擋住而不會讓外面或隔壁鄰居看到。

但水牛就不一樣了。她會大大方方地把胸罩還是小褲褲晾在「可以直接曬到太陽」的地方,我相信要是有人從外面看我們家陽台的話絕對是滿面春風(??),可是她聽了我苦口婆心的勸告之後卻總是不當一回事地說「沒有人會看的啦」。哪有,像我就會看啊。

我跟她說,像我每天都會經過的一棟公寓有一戶人家明明就是一樓,陽台也直接大辣辣地直接面對著馬路,但我常常都會看到一條顏色輪番上陣的超性感小褲褲在那戶陽台的晾衣架上輕舞飛揚。但這並不是我去看人家晾出來的小褲褲,而是人家晾出來的小褲褲自動映入我的眼簾啊。為了避免騎腳踏車的人分心而導致恐怕連警察都會失笑的交通事故,我的結論就是女生的貼身衣物還是晾在從外面看不到的地方比較好。

不過對水牛說這些似乎都是對牛彈琴,所以我就更積極地晾衣服了。反正我自己也喜歡晾,沒差。問題是,只有一水之隔的鄰居陽台上也經常可以看到各種鮮豔的小褲褲和胸罩在風和日麗的艷陽下花枝招展。唉,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也就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燃燒自己,照亮別人


燃燒自己照亮別人

黃金週的後半去跑了一個半馬,途中看到一位扮成毒菌妹的跑者而突然領悟到了一件事情。

日本的馬拉松經常可以看到有人以cosplay的造型參賽,一點也不稀奇。以前我只是覺得他們好厲害,竟然可以穿著布偶裝或是全身上下包得密不透風地跑完全程,不過這次看到眼前的毒菌妹沿途讓路邊加油的大人小孩都露出笑容地大喊「豆ㄎㄧㄥ嗆,剛八爹!」,我突然覺得好尊敬她哦。


這不就是「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最佳典範嗎?!燃燒自己的脂肪,照亮別人的笑臉。既可達到運動健身的效果,還可以為四周的人帶來歡樂,何樂而不為啊!


我在想,下次參加馬拉松的時候要不要也來變身一下。可是要扮誰比較好呢?電音三太子的難度太高,還是從比較簡單的蜘蛛人開始好了,而且整個臉都可以蓋起來人家也不知道我是誰啊哈哈哈。

「史拍搭忙,剛八爹!」

沿路被小朋友們這樣高聲歡呼加油的馬拉松跑起來應該很美好吧呵呵。


P.S
本次半馬記錄:2小時16分56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