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意味


按照慣例,去大進那家蜜餞行包一些東西回日本當伴手的時候,發現到一個充滿幸福的地方。


IMG_0811.jpg


IMG_0809.jpg



IMG_0805.jpg



IMG_0750.jpg



IMG_0752.jpg



IMG_0754.jpg


IMG_0765.jpg



IMG_0761.jpg




IMG_0769.jpg




IMG_0770.jpg



IMG_0772.jpg



IMG_0771.jpg



IMG_0780.jpg




IMG_0784.jpg



IMG_0789.jpg



IMG_0793.jpg



IMG_0795.jpg




IMG_0791.jpg




IMG_0797.jpg


一個還不錯的地方,至少餐飲價格比梅花湖旁邊那家名字我突然熊熊忘記的書房要公道一點。要享受這些幸福,無論大人小孩都要花100元買票進去(小嬰兒就不用了),不過這100元的門票可以抵100元的消費,也就是說你只要點一杯100元的拿鐵咖啡來喝,就能夠以最回本的方式(最低消費)盡情地在裡面逛,好好享受這座農場所營造出來的種種幸福。

要說有什麼美中不足的地方,大概就是過於強調「幸福」這兩個字了吧。隨處可見的幸福只會稀釋了幸福的意味:

生活、境遇愉快而美滿
【國語活用辭典,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中華民國102年1月3版25刷】

幸福只要有心去感受就好,不需要那麼多提醒的。客人也不是因為欠缺幸福才去的。不過還是很感謝他們提供一個漂亮舒適的環境讓風塵僕僕去買蜜餞的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離羅東火車站真的是還滿遠的(笑)。



IMG_0779.jpg





留言承認功能啟動

最近這幾天有很多垃圾廣告留言,刪不勝刪,
列入黑名單也沒什麼效果,
不得已只好啟動看看管理者承認功能。
這是我第一次使用。

各位留的言都必須在我看過並且按下「承認」之後才會顯示在頁面上,
敬請諒解。
只要不會馬上顯示在頁面上,
那些垃圾廣告就失去了洗人家版面的意義,
然後我只要定期來清一清就好了。

過一陣子之後看看會不會平息下來,
然後再回到以前的留言設定吧。


國光號停車站


今天實際搭國光號的記錄:

桃園機場到台北車站


桃園機場

桃園機場第一航廈 18:00 ※到這裡才想到要記錄時間

啟聰學校 18:29

庫倫街口 18:31

台泥大樓(馬偕醫院) 18:41

國賓飯店 18:42

台北車站(東三門) 18:50



席地而坐

現在很流行坐在地上嗎?!


給數學老師的一封信


老師好

很抱歉,我連你的名字都想不起來。不過你大概也忘了我的名字,看到我也十之八九認不出來,可是我還記得老師的臉,所以就算扯平好了。

為什麼會突然想要寫信給你呢?因為職場上有一個台灣女生,她說她以前曾經在補習班教過數學,而且還是國中的數學,所以我很自然而然地就想到老師了。我在國一那年進了你開的家庭補習班,就是不是那種大型的連鎖店補習班,而是開在一般民宅的一樓,然後前面還有一條騎樓那種。現在想想那可能就是老師的家,或是老師跟別人租的。反正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說「老師教我的數學改變了我的一生」也不為過。

在鄉下的小學叱吒風雲了六年的我升上國中以後,因為一時沒有辦法適應國中跟國小在課業上的難度差距,然後我又跨區到鎮上的國中唸書,成績雖然還不到一落千丈的地步,但班上會唸書的多的是,我連班上的前十名都擠不進去。這對小學六年來沒有一次掉到前三名以下的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尤其是數學,也不是說學校老師不會教,但我就是唸不起來。其它科目都還算平平或中上,唯獨數學不行,月考甚至還拿過不到60分的難堪成績。總之,國一上學期過得非常黯淡無光。

怎麼進到老師的補習班我已經想不起來了。是朋友介紹的還是我媽幫我找的,完全想不起來。我只記得你總是戴著一副鏡框超大鏡片又超厚的眼鏡,印象中好像都是穿一件白襯衫,清清瘦瘦斯斯文文的,而且身材很高,笑起來嘴巴張得很大,牙齒也很白。總之你是一個很喜歡笑的老師,就算你的臉沒在笑我也總覺得你的眼睛在笑,就是天生很笑臉那種感覺,所以聽你的數學課真的很開心。而且你教數學的時候非常投入,非常認真,而且還非常搞笑,也許你自己沒有發覺,但你真的是用全身上下的肢體和動作和表情在教數學的。我從來沒有遇過這麼有趣的老師。

如果說這世界上真有「打通任督二脈」這回事的話,我可以肯定地說,我的數學任督二脈就是被你的「如何從平面座標軸上的兩個點求出通過那兩個點的二元一次方程式」打通的。老師那招真的太絕了,絕到我好像被雷打到一樣。剛才我拿出紙筆來試著算了一下,果然還能夠算得出來。已經過了二十幾年了,你那一招還深深烙印在我腦袋裡面,所以我說被雷打到絕對不是誇張的。

在你門下修練不到一個月,我的數學便彷彿提升了一甲子的功力,國一下學期的月考拿到了90分以後,我對數學的恐懼症也就煙消雲散了。上了高中之後我唸了社會組,其他科目的成績平均大概都在B這個等級左右,只有數學是比A還要更好的S。大學時代的統計學和微積分,我的學期分數幾乎都是系上最高的,有一次期末考之前還被班上同學央求在教室開課,然後還來了20幾個人。

感覺我好像越寫越臭屁了,真是不好意思。不過我能夠跟別人臭屁的大概也只有數學,還請大人不記小人過。要不是在國中的時候遇到老師,大學聯考時在其他科目失敗的我就不會因為數學夠強而擠上淡江(不是日文系);要是那時候沒有擠上淡江,我現在也可能不會在日本了(因過程冗長,省略)。

人的一生當中都會遇到幾個轉捩點,而我的第一個轉捩點大概就是老師吧。真的很謝謝你,希望你過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