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通譯日誌


整理硬碟裡的檔案時,無意間發現一份2004年9月寫的幾篇日記。那是我進日本的大學唸書之後的第一個暑假,有學姊介紹我去靜岡縣一家冷氣工廠當中國研修生的翻譯。去那邊待了幾天我也忘了,看日記應該是兩個星期,不過因為沒有寫到最後,中間的週末假日也沒寫到,離離落落的。

除了人名跟公司名稱全部改成化名之外,其他地方都沒改。


続きを読む

賠書記


賠書的理由,請看這篇

我有兩個賠償的方式可以選擇,一是個賠書,一個是賠錢。賠書,要買一本完全一模一樣的,也就是ISBN要完全相同;賠錢,要賠償書的定價。

因為那本書是台灣出版的中文小說,我鄭重地問館員小姐說,是用台灣當地的定價換算成日幣去賠嗎?她說是。

我想這下賺到了。那本書後面有寫定價280元,就算我照價賠償,換算成日幣也頂多1000塊左右,等於我只要付一碗叉燒麵的錢,這本只有前幾頁的書頁上方被水潑到一點點,其他地方根本就乾乾淨淨的中文小說就變成我的了。雖然這個想法很要不得,不過為了掩飾我這個奸詐念頭,我跟她說,請讓我把這本書帶回去,我找找看有沒有一模一樣的,找不到的話我再考慮賠錢。對方也很阿莎力,直接給了我一個月的時間讓我可以慢慢找。

其實,我滿腦子只想著賠錢然後把那本小說占為己有啊哈哈哈。(太奸詐了)

問題是,過幾天,當我帶著那本書準備去辦理賠錢手續的時候,出來應對的館員先生查了一下電腦資料之後跟我說,現金賠償價格是4752日圓。 

蛤?!不是把280元台幣換算成日幣就好了嗎?? 

可是我也自知理屈,用膝蓋想也知道天底下沒有這麼好康的事,所以我也沒有詰問對方說「可是你們上次跟我說只要賠償台灣當地的定價就可以啊?」,一邊咀咒上次那個給我亂報價的館員小姐,一邊很心痛地從皮夾裡面掏出一張五千元鈔票,準備做個了結。

館員先生拿著我填好的手續單跟五千塊,到後面跟誰講了幾句話之後,又走到櫃檯來跟我說,

「對不起,現在這個時間沒辦法處理現金找零,可以請你準備剛剛好的現金或是改天下午五點以前再來嗎?」

拎老師卡好咧!我剛才進來說要賠錢之後,你們讓我等了十分鐘;填好手續單之後,你們又讓我等了十分鐘;然後你們在後面不知道在查什麼哩哩摳摳的又讓我等了十分鐘。整整等了30分鐘,結果竟然是一句改天請早?!請你去路上隨便抓個人,看要抓幾個人才能抓到一個身上剛好有現金4752日圓的人好嗎?

不過我知道,眼前這些市立圖書館的員工都是臨時人員,正職的五點就下班了,他們沒有什麼權限,跟他們番也沒用。我拿回我的五千塊,悻悻然地回家。

回家之後越想越不甘,我為什麼要花將近五千日幣買一本舊書啊?上網查了一下,確定台灣的拍賣網路買得到中古的。隔天我再去圖書館確認,確定「只要ISBN一樣,書的狀態也好的話,賠舊書也沒問題」之後,當場跟他們取消了我上次填的現金賠償手續單,然後回去請妹妹幫我標那本狀態最好的寄過來,79元。收到之後,我帶著那本舊書去辦賠償,書本狀態也通過館方檢查,這次的賠書事件才終告落幕。

那本只有前幾頁的書頁上方被水潑到一點點,其他地方根本就乾乾淨淨的中文小說,現在在我房間書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