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雲

昨天才看完松重清『その日のまえに』(那天之前)的第一篇。「ひこうき雲」(飛機雲)。如果說角田光代的筆觸可以用輕描淡寫的素描來形容,那麼松重清就是精密細緻的油畫吧。雖然說這兩位作者的書我都只看了一點點,最初的感覺真的就是這樣。

「ひこうき雲」讓我想起小學四年級還是三年級時的一個同班同學。

男生。長什麼樣子我完全沒有印象,跟他說過什麼話也想不起來(連是不是跟他說過話都不知道)。名字裡面好像有一個「哲」字。我只記得他弱弱的,白白的,靜靜的,體育課常常不用上,但是笑起來很燦爛。有一天,他在大太陽下的朝會時突然抱著肚子蹲下去,然後被送到保健室。那天之後,他就再也沒有來過學校了。

現在回想起來,那應該是我人生裡面第一次經驗到身邊有人被神召喚而去。爺爺在我還在穿開檔褲時就過世了,而且也遠在台南,所以在我的記憶當中,爺爺的死留給我的印象遠不如就蹲在離我幾公尺外的砂地上好像很痛苦的他。

好像是急性胃出血還是什麼的。我只記得這個。多出一個空位的班上流動著什麼樣的空氣,跟其他同學之間的互動有沒有起什麼變化,沒有在我的腦海裡面留下任何一絲痕跡。但是松重清都寫出來了,而且細膩鮮明到了讓我覺得很沉重。

我念的小學每兩年就重新編一次班,所以我只記得五六年級時的同學。而且很奇怪的是,前面四年的同學明明連一個都想不起來,後面兩年的同學卻記得清清楚楚,到現在都還可以按照順序把1號到45號的名字講出來。如果他是我五六年級時的同學,或許我就會記得他的名字跟臉孔了吧。

「ひこうき雲」裡面的ガンリュウ(子),跟我那位同學被神召喚去的方式很像,都很突然。只不過,岩龍粗勇得不得了,而且還是那種會讓班上男生都敬鬼神而遠之的恰北北,女生也都對口下不留情的她恨得牙癢癢的。這樣一個討人厭的恰北北,突然間被宣告得了癌症。就好像你每天都巴不得他出門被車撞死的班上那個人,有一天真的突然被車給撞死了,大概也都會覺得怪怪的吧。希望我幾乎什麼都想不起來的那位同學,現在在上面過得很好。


題外話。讀到下面這一段時職業病發作,很想知道其他日文譯者或是編輯會如何處理這樣的描述。


先生は黒板に「飛行機雲」ではなく「ひこうき雲」と、平仮名を使って書いた。そのほうが、雲のふわふわした感じにはよく似合っていた。(P.27 文春文庫)

老師在板上用平假名寫了「ひこうき雲」,而不是「飛行機雲」。這樣比較適合雲朵輕飄飄軟綿綿的感覺。(山椒魚拙譯)



這時候有辦法讓平假名不出現在譯文中嗎?





飛機雲
在公園跟本丸踢足球時,剛好看到一道飛機雲。



黃色足球場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所以是真的飛機雲,不是有噴射機飛過去哦~我一直以為是有噴射機飛過去嗄!

飛機雲不是因為飛機飛過, 所產生的雲? なに!

山椒魚每次介紹的電影和書, 都好有意境. 我現在還找[烏龜意外遊的很快]那電影, 我需要中文或英文字幕...

tintin
是有飛機飛過去呀
是不是噴射機我就不知道了

餡饅
飛機雲不就是飛機飛過去而產生的雲嗎?(可能要請tintin出來解釋一下)
聽說中文裡面又叫「航跡雲」唷
那部電影好像有在台灣上映過
不過要找到中文字幕版恐怕不是很容易吧

真是個好問題~

如果是我(我是編輯,不過不是文學書編輯),
應該會採用你的譯法,
也就是,我感覺,留著平假名也無妨。

文中,老師之所以寫平假名、不寫漢字,
也就是因為平假名的字形,看起來有著輕飄飄的美感。

而即使中文譯本保留平假名,
也不會讓讀者困擾(後面馬上出現確切中譯),
而無論看不看得懂平假名,
單是看字形,
也能體會老師這麼做的用意。

山椒魚覺得呢?

哇 你現在還能把國小同學的名字從1到45號每個都背出來~~齁齁齁~~佩服佩服。

しずか
我當然贊成你的意見囉
如果出版社那邊OK的話
那個地方直接用平假名我覺得是最好的方法
不然怎麼接後面那句そのほうが、雲のふわふわした感じにはよく似合っていた呢?

西瓜
剛才試著全部背一次看看
發現已經有三四個號碼想不太起來了
唉,老了

老師在板上以平假名寫「ひこうき(hikouki,飛機)雲」,而不是漢字的「飛機雲」。這樣更貼近白雲柔軟的感覺。

最後台灣東販是這麼翻譯。

鐘D (亂碼?)
「貼近」這兩字用得真好!
謝謝你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