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馬


上個月的黃金周跑完了人生第一個半馬。我不知道「半馬」是不是一個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名詞,因為在我來到日本之前根本對馬拉松一點興趣也沒有,最近上網查了一下之後才知道中文可以這樣講。

半馬就是「半程馬拉松」(Half-Marathon;ハーフマラソン),顧名思義就是42.195公里的一半。我的長跑經驗很淺,第一次參加的馬拉松大會是去年春天山梨縣舉辦的「桃子馬拉松」10公里部門。那次給我的經驗非常美妙,雖然當地是個普通到只要離開那邊大概就會想不起來有甚麼風景的鄉下地方(除了桃子樹很多之外),但他們的熱情跟專業程度著實讓我開了眼界。

從報到手續到最後發記錄證跟紀念品,每一道程序跟動線都做得井然有序,聚集了幾千人的一個大型活動卻絲毫沒有一點紊亂的感覺。由當地的中學生和居民所組成的工作人員大隊,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多夏哩來阮刀七投」的燦爛笑容或是幾許靦腆。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出發地點幫我們加油打氣的「和太鼓」大隊,那震天撼地的擂鼓聲真是令人熱血澎湃,鼓舞效果百分百。沿路還有好多居民站在路邊或是自己家門口喊出聲音幫我們加油。會場的歐巴桑伙食團免費幫我們煮的豬肉味噌湯也好好喝。


而我的人生第一個半馬則是獻給了蠟筆小新的故鄉─埼玉県春日部市。每年到了五月的黃金周,他們都會在江戶川的河岸舉行為期三天的「大風箏祭」,因為春日部擁有全日本最大號的風箏──長15公尺11公尺重800公斤,為了親眼一睹巨無霸風箏冉冉飛上藍天的精彩畫面,每年都吸引了相當可觀的人潮。可能是為了讓這個「大風箏祭」更加熱鬧,春日部也開始配合祭典舉辦「大風箏馬拉松」。這個大會比「桃子馬拉松」的規模足足大了三四倍有吧,從日本各地過去共襄盛舉的跑者總共超過了一萬人,據說是歷屆參加人數最多的一次。不過聽說這個大風箏很少能夠順利飛上天,今年我們去看的時候也沒有成功,幾十個人才準備要把它拉上去的時候就被突如而來的一陣強風硬生生地攔腰折斷,後來有沒有成功我就不曉得了。

雖然還是五月初而已,開跑當天卻熱到讓人家很想把衣服全部脫光的程度。出發之後我和水牛肩並肩頂著大太陽在(名副其實的)萬人鑽動的春日部街道緩緩前進,過了3公里左右的平交道後我才開始換檔加速然後自己一個人往前竄。前面10公里覺得很輕鬆,甚至還可以為了超越前面的烏龜群而在車道跟人行道的分隔島兩邊跟兔子一樣跳來跳去閃來閃去。不過跑上江戶川的堤防進入後半段之後,兩隻腳就開始逐漸不聽使喚了。

炎熱的天氣(紀錄上的19度應該是當天早上的氣溫,但是開跑之後絕對有升到25度以上)和頭頂正上方的豔陽逐漸展露它的威力,毫不留情地把我保留下來的體力慢慢榨成一顆顆無力又死鹹的汗珠,之前被我遠遠拋在腦後的幾個小妞小姐跟歐巴桑竟然又出現在我身邊像人工衛星那樣繞來繞去,而眼前的堤防則是以優雅而緩慢的S形一直蔓延到天空跟地面的交界之處,簡直就像七龍珠裡面的孫悟空要去界王那邊修練時經過的那條叫什麼什麼道來著。

更要命的是我好想尿尿。出發前十分鐘才去上了廁所,前面十公里只補了一次水,流出來的汗也明明多到可以拿去洗米了(不用加鹽就可以煮一鍋鹹飯出來),但是我那對認真又無怨無悔的膀胱還是非常盡責地默默收集著全身上下每一個角落的每一滴水分。幸好這時候我看到好幾個男人陸陸續續鑽到堤防邊的柳樹下觀瀑(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樹,但感覺用柳樹比較有氣質一點),所以我也狀起了膽子,三步併作兩步地閃進去聽雨而得到了飄飄欲仙的解放感。一樣尿急的小妞小姐跟歐巴桑們不知道是以什麼的心情看著我們這堆排排站在樹下解脫的臭男人,拍謝啦。

不過得到解脫的只有膀胱,我的兩條腿還是跟軟腳的蝦子一樣,連前後擺動的手臂都酸到快擺不動了。都怪我前面太得意忘形了,沒事裝什麼兔子嘛。儘管肉體覺得非常痛苦,但我還是一直告訴自己絕對不能用走的,一走我就輸了。輸給別人沒有關係,因為比我強的人多的是,但是我絕對不可以輸給自己。看到沿路上揮舞著旗子幫我們聲援的阿公阿嬤和伸出手來跟我們擊掌的小孩子,我更是這麼想:恁爸一定要給你跑到終點啦,幹。

最後終於在幾近恍神的狀態下勉強拖著兩根「鐵腿」晃過了終點線。工作人員遞上來的寶特瓶運動飲料是我這輩子喝過最好喝的東西。





大風箏
日本第一的大風箏




大會手冊
大風箏馬拉松的大會手冊





記録証
跑完全程的紀錄證書







記念品2 記念品1
紀念品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我了解我了解!
想當初我在跑舒跑盃時也是一直在激勵自己阿
而且國罵在這種時候真的是很好用!
可以非常貼切的表達當時的情緒
日文就那幾句在罵,一點都不〝煞ㄎㄨㄟˋ〞

VK
嗯,一些重點的地方都變成亂碼了,金害。
不過最後那個地方加個國罵還真的很舒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