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語


好幾個月以前了吧,有個中國朋友覺得我聲音不錯,介紹我去一家他認識的播音員仲介公司當台灣國語的播音員。他說,日本當地的中文旁白或廣播雖然大部分都是要中國的道地北京腔,不過有些場合也是需要台灣國語的,雖然粥少但僧也少,試著去登錄看看也不失為一個機會。

我翻譯過旁白的原稿,也曾經到錄音現場去監督中文播音員有沒有念錯,不過我發現翻譯原稿跟自己捧著原稿上去唸完全是兩回事,在家裡錄製自己的聲音檔時就搞得我愁眉苦臉。自己都覺得很驚訝,怎麼唸得這麼糟糕?在日本住了十年以後的中文發音能力退化得遠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

後來在skype上經過來自彰化台中的某位高人指點(笑),感覺有比較好了一點,不過那家仲介公司聽了我的聲音檔之後還是把我刷了下來。那家仲介公司跟我聯絡的是一個台灣人耶,她都覺得我不行了那就真的是不行了,雖然她說我的聲音檔是拿去給專業的台灣播音員審查的,不過這也只是更加證明了我的不行。

然後呢,前兩天那位中國朋友又來介紹一個工作給我,很急,而且要台語,要我馬上直接丟履歷和聲音檔給一位日本社長。台語哦,閩南語哦。我上網找了一段台語的演講稿唸唸看。

閩南語演講稿
http://woa.mlc.edu.tw/viewitem.jsp?itemid=000000000010093



幹,好多詞彙都不會唸了啊啊啊啊啊啊! orz
第一篇的「欠水兮時陣」,「題目」、「特別」、「放送」、「防毒面具」、「口罩」....我都忘記怎麼唸了啊(防毒面具沒有人會用台語念吧= =)。趕緊打電話回家問阿母,把一二三段解決之後,配上望春風的背景音樂錄製了聲音檔。阿母的台語果然輪轉到不行啊。

記得那位中國朋友跟我說過,加上背景音樂的旁白聽起來會比較有行家的感覺,試試看之後果真如此。雖然說用望春風來搭配『有一句話講:「日頭赤焰焰,隨人顧性命。」.....』也滿無厘頭的,反正日本人嘛聽謀挖地公蝦。

結果,因為這份錄音工作難度很高而且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沒有經驗的人恐怕難以勝任,社長還是很委婉地把我刷掉了。老實說,鬆了一口氣是真的。以我目前這樣的破台語,不要說收錢了,沒有把人家的生意砸掉而賠錢的話就要偷笑了吧。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久了沒講的語言真的會舌頭不輪轉嗎??

Giny
會,真的會。
日常生活中又是用另外一種語言的話會更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