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東京日記 #1

正月大掃除的時候,從準備要丟掉的電腦包包裡面發現一張磁碟片。

嗯,沒錯,就是那種一張1.44MB的小磁碟片,在我念大學時可是最夯的儲存媒體,要交報告的時候大家一定借來借去插來插去的滿天飛。實在太久沒看到磁碟片了,拿在手中有一種非常懷念的感覺。

看了一下磁碟片的標籤,上頭寫著「東京日記」。

東京日記?我有寫過這玩意嗎?但確實是我的字跡沒錯啊。跟朋友借了一台插到USB槽就可以用的外接式磁碟片機,把裡面的東西弄出來之後,赫然發現內容竟然是我剛來到東京時寫的日記!從2002年10月到2003年3月,幾乎是天天寫。當時還沒有部落格這玩意,也不會自己做網頁,所以我好像每天都乖乖地坐在筆電前面用wrod寫日記似的。看!好自閉哦。

寫過這些東西的事情完全忘得一乾二淨了。要不是丟掉之前稍微翻了一下包包,這段回憶可能已經變成東京海埔新生地的一部份了吧。可是,無意間重拾的往事,說真的,用陳腐到不行的「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來形容還真他媽的貼切。隨著目光追逐的一字一句,幾年來未曾浮現在腦海中的那段青澀──用青澀兩字可能有點噁心──時光便咕嚕咕嚕地翻滾起來。

就當作是重溫回憶,我決定把這些日記po出來。當然,我會顧及他人和個人隱私而做一些剪接或打馬賽克的動作,有人名出現的地方一律改成化名。

Time slip,Go !!






十月七日 月曜日 陰雨轉晴

開學囉,東京用淒風苦雨來迎接我在日本上學的第一天。因為有一批泰國人遲到,所以開業式有稍微延後了一點,這次有三個韓國人,三個大陸人,四個台灣人,和一堆泰國人。為什麼泰國人這麼多呢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之前網路上有寫泰國人的什麼遊學行程剛好跟我們同時吧。

今天主要是說明一些規定,還有分班考試與面試。我很在意這個考試,所以很努力的把不太可能寫完的考卷硬是寫到最後一頁(但片假名還是忘了三個不會寫),面試時倒是還可以,高橋老師在我最後一題很漂亮的用被動句型來回答「請描述一下自己的性格」之後,跟我說我的程度不錯,應該可以分到上午的班級,如果筆試成績也還可以的話。臨走之前我還跟老師說希望可以上高級一點的班以表現我的積極,其實打工也是一個重要因素啦,上下午班就不太方便打工囉。

今天我的感想是十月的東京很不好穿衣服,早上我穿衛生衣加一件長袖襯衫出門還涼颼颼的,中午下課回家時卻是艷陽高照巴不得穿一件t恤就好,還得隨時注意袖子有沒有掉下來以防止衛生衣跑出一截來被看到丟臉死了。

下午跟那位莊妹妹去市役所辦外國人登錄,也終於找到了可以上網收發信件的地方,我寫的白痴英文讓英文比我更白痴的弟弟看懂應該是不成問題。聽莊妹妹用越洋電話轉播台灣新聞,股市跌破四千點,台幣貶破三十五元…。真是慘啊。





十月八日 火曜日 多雲時雨

對於被分到下午班的消息雖然有點意外與失望,不過至少我還是下午班中程度最高的中級一,只要再努力一陣子應該就可以升到上午的中級二了,加油加油。大包醫生不知道為何居然跟日文白痴莊妹妹分到同一班初級一,朱小姐則是分到初級二。

得知分班結果之後,中午自己下水餃吃,然後去超市買了一輛純白色的自轉車,姑且叫她做『小白』好了。日幣八千五,倒是不會很貴,而且很好騎,店員服務態度非常好,還幫我辦好警察局的登錄證貼在自轉車上,遺失的話去交番報案就可以了,手續費五百日元也不貴。然後我就騎著我的小白去郵便局寄信給XX,然後嘗試著騎到學校,可是卻怎麼也找不到小白可以走的路上XX橋,所以就放棄了。XX市到處晃了晃,本來要去市役所上網的可是有人用,後來又跑到圖書館,還是沒有可以上網的地方。日本的街道太整齊了,以至於根本認不太出來這一條路是不是原本那一條路。靠左邊走的習慣也是讓我覺得困惑,如果大家都只是單純的靠左邊那還好辦,可是行人和自轉車卻都完全無視於交通規則似的,靠左靠右要走要停隨便自己高興,也都沒有人管。

關於日本的書店,實在是太棒了,a書都沒有封起來可以大大方方的翻個夠,a片也是大辣辣的擺在架子上任君挑選(有年齡限制區域),雖然很想買一本回來解解癮,不過想想還是省下來吃好一點吧,免得腦子裡都在想那些有的沒的。





十月九日 水曜日 多雲時晴

正式上課的第一天,抱著有點緊張的心情去學校,與我同班的有大陸人、 韓國人、台灣人除了我還有另外一個女生請假。上課的內容滿簡單的我都學過,可是老師講的我還跟不太上,其他舊同學都很害,說話很流利,都可以跟日本老師聊天了,我有點懷疑為什麼他們還被分到跟我一樣的班級。可能是在日本待久了有差吧,我跟另外一個韓國女生都一樣不太會說,但是讀寫方面都沒有問題。不知道我還要努力多久才可以升到上午班,否則我都不能打工了。

上午趁著空檔去宿舍附近的XX銀行開戶頭,第一次跟日本的銀行打交道所以有點緊張興奮,不過那位女行員很親切所以還是順利完成了開戶手續,其實也很簡單,只要給他們學生證跟印鑑、錢就可以了,外國人登錄證我雖然還沒有拿到正本也沒關係。下課後去辦學生車票也是,給他們學校開的通學證明就ok了,所以我的感想是日本人實在很相信證明書之類的東西,有了一切好辦,不過也得建立在嚴謹的控管制度下。日本人在這方面我想一定做的很好。

不過老實說這樣的日子過的實在有點無聊,總不能每天除了上課就是關在房間裡面唸書吧,可是以我現在的情形要打工又不方便,目前交到的朋友又都是會講中文的,好想認識日本的朋友哦。





十月十日 木曜日 多雲時晴

好吧,來談談日本生活兩三事。首先是關於馬桶。日本的馬桶實在是太害了,台灣的省水馬桶不過是沖水時可以分成大小兩段,但是除了這點之外,日本人居然可以想出在馬桶水蓋上再加裝一個類似飲水機的出水口,沖水時水箱不是還要裝水嗎?就是把那些乾淨的水引上來讓我們洗手,洗完手的水再流入水箱供下次沖水之用。真是被打敗了啦。還有喝水,雖然說日本的自來水可以生飲沒錯,可是我和室友都無法突破那道心理障礙,再怎麼說都無法說服自己直接將廚房水龍頭的水裝到杯子裡直接喝下去。其他像是書店裡的超黃色書刊都沒有封套可以直接看個夠、垃圾分類之仔細簡直到了如果在台灣也實施的話足以讓台灣人發起革命的程度、公共電話可以調整對方的音量大小、女孩子穿短裙子大大方方的坐在花台上讓別人看內褲等等。

今天上課的女老師實在超勁爆的,年紀也是二十六七歲左右,跟老同學都很熟了,上課都直接跟我們打成一片,我想其他三個韓國人應該跟我一樣有被嚇到吧。這樣應該很快可以加強聽說的能力吧,加油加油。





十月十一日 金曜日 多雲時晴

跟班上的同學還是沒有辦法打成一片,四個大陸人本來就是混一堆的,五個韓國人用日語又不太能聊,只剩我這個台灣人,唉,好孤單的感覺。今天這個明日香老師雖然很可愛,不過上課沒有前面兩位那麼有趣,我急於求表現造的句子又錯誤百出在板上被改的滿江紅,真是丟臉啊。不過要是怕丟臉就學不好了,我要再努力丟臉才行。

上午收到了家裡寄來的物資一箱,晚上回家後整理了一下才發現真是驚人,這些大概要吃一兩個月才吃的完吧。泡麵,餅乾,各式罐頭,咖啡,麥片。離開台灣不過一周的時間竟讓我如此懷念台灣的食物。對啊,已經一個禮拜了,根本沒有什麼機會練習說日文,怎麼辦呢?晚餐自己試著作菜,把超市買的豬肉加醬油炒熟,再放進一把豆芽菜攪一攪,調味一下,倒進盛了飯的碗裡面,就是一碗看起來還滿像樣的豬肉井了。味道還可以哩。

跟之前在網路認識的大陸留日生jojo約好了星期天上午十點半在原宿車站碰面,帶我去逛一逛,然後下午她得去麥當勞打工。接下來這三天連假總算有一點可以期待的事情了。





十月十二日 土曜日 晴

樓下的莊妹妹和一個香港妹原本約好十二點出門要跟我和阿華去吉祥寺的井之頭公園划船的,不過終究還是拖到一點多才出門。只要在新宿轉一次車就可以到了,車程大約二十分鐘還滿近的。

我印象中的井之頭公園有一個很大的湖可以在上面划船,但其實不盡然,只是一個長條形的水池而已,面積比梅花湖還小多哩。如果真要划船的話梅花湖絕對比井之頭公園舒服多了。天氣實在好的沒話說,涼涼的曬太陽。我和莊妹妹一船,阿華不得已只好跟比較醜一點的香港妹一船,六百元還只能踩三十分鐘,真是小氣。不過水池也是小到三十分鐘剛好繞一圈就是了。公園裡有很多人在賣藝,有彈吉他唱歌的、用氣球做各種道具的、還有外國人也來參一腳,當然也有所謂的小販,不過是藝術家那一類的,賣字畫啦,畫圖啦,自繪的明信片(我就花四百日圓買了兩張)啦,還有賣自己用過的穿過的各種東西(這也能賣?),或是各國的特殊藝品,那個感受跟台灣的夜市完全不一樣啊。

公園裡還有一個特色是好多人在溜狗,好像在舉行狗比賽一樣大家都抱著心愛的狗出來散步似的。在路邊等燈時有一隻好大好漂亮的褐色的狗一直盯著我手上的香草冰淇淋甜筒瞧,口水都快淹到馬路上似的。狗主人夫婦也是笑笑的看看我,我做勢把剩沒幾口冰淇淋給牠,牠還真的站起來要過來吃哩。「司咪媽現」啦!是主人不給妳吃的唷。一對對情侶坐在椅子上聊天、野餐,池子裡的鯉魚肥的不像話,鴿子也是不把人當人似的。總之是個約會的好地方,下次有機會再跟某某人來吧。某某人會是誰我現在也不知道。

現在是晚上九點半,小馬他好像要去涉谷的pub找朋友玩,大包昨天跑去關西流浪星期一才會回來,禽獸根本是玩瘋了不想回來,反正看來今晚又是一個人了。習慣就好習慣就好。我現在唯一可以傾訴的朋友也只有這台TOSHIBA電腦了。



(待續)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我好想看之後的發展(啊?)
東京日記會出到幾啊XD

我看見你的日記想起了當年留日時那種寂寞的感覺,但也是令自己學會了跟寂寞做朋友,也是不錯.人不竟都是單個體,只是當時對自己同是香港人的同學感失望,因為他們不像台灣人和韓國人那樣團結,還有那時想交日本朋友真是難哦!

好期待續集唷!!
唉~有點懊惱捏~~怎麼我當初連一篇日記都沒有寫!
現在只能憑著腦袋瓜裡的記憶來回味在外求學的往事阿!

版主回應

阿所ケ(亂碼?)
照這個步調來看大概可以出到10幾集吧

moonmoon
看到這些被自己遺忘的日記
我的感覺也跟你一樣呢
真慶幸沒把這張磁碟片弄丟啊

Cha Cha
嘿,你應該不會是兄弟象的彭政閔吧?(賣鬧啊)

好期待 本丸馬麻 何時出現喔......(^_^)

版主回應

波波馬麻
殘念,寫這些日記的時候還不認識本丸馬麻咧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