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東京日記 #2


十月十三日 日曜日 晴

jojo雖然不漂亮,但是感覺卻很不錯,我很喜歡看她笑的樣子。以第一次見面的網友來說,這次約會應該可以算是滿好的回憶吧。我們約在原宿車站的竹下口碰面,然後在竹下通逛了一下,帶我去買了一件衣服,是一家專門賣二手衣服的店,很便宜一件只要一千二日圓,而且還是jojo幫我挑的。然後逛累了我們就去lotty喝咖啡,因為媽窟多那魯多實在太多人了。

她是中國北京人,本名XX,1980出生於中國剛好開始實施一胎化政策的時代,家裡只有她一個女兒,所以她媽媽也跟著她一起到日本來陪她唸書。目前就讀於XX女子大學XX科一年級的她平常在六本木的一家麥當勞打工,最喜歡的偶像是f4裡面的吳建豪,超喜歡趴趴熊,小時候也是聽小虎隊的歌長大的。跟她在一起最好笑的是她會學台灣的女生說話,不打彎(捲舌),每次聽她說台灣國語我就會想笑,可是我都學不來京片子兒。我們坐在店裡喝咖啡喝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吧,聊了很多東西,當然也包括了敏感的兩岸問題了。她說學校裡基本上還是分成中國人、韓國人和台灣人的,可是她一直搞不懂為什麼別人要把中國人跟台灣人分開,所以很彆扭。因此我們講話也都不知不覺盡量不說你們中國大陸啦,我們台灣啦,而是講你們那邊我們這邊之類的。偶而出槌的話,就笑笑說啊真彆扭啊,其實就是我們講的真尷尬啊。哈哈哈。她還有用手機幫我拍了一張照片,真是太害了,我也好想買一隻日本的手機可以照相用的。

然後下午兩點她得先回家吃媽媽煮的飯,三點半打工。我去池袋買了電話卡,本來還打算去網吧上上網的,不過早就滿員了,只好悻悻然的回家。





十月十四日 月曜日 晴

日本連體育節都是國定假日,從這裡就可以知道為什麼我們很難有什麼運動贏得了日本了。嗯,題外話。

打定主意要好好待在宿舍唸書,三餐也要自己做,所以小馬約我跟他朋友去東京鐵塔時我就婉拒了。早上十點左右去車站的超市買了兩千日圓的豬肉排骨、大根、生薑、牛奶、果汁、橘子、紅茶包。中午做了蘿蔔排骨湯、炒白菜加鰻魚罐頭,湯是還可以啦,但是白菜就不行了,不知道該如何用平底鍋把菜炒勻才好,不是太鹹就是不鹹。晚上更簡單,把中午吃剩下的排骨湯弄熱,再把上次買的調理包加熱一下就解決了。下午唸了兩個多小時書,四點時決定去慢跑,不然悶在家裡快不行了。跑到市役所那邊遠一點再跑回來,大概是三十分鐘,太久沒運動以致於回家時喘得有點難受。真是孤獨的一天。





十月十四日 火曜日 晴

早上整理好上課要用的東西之後我就去池袋那家大陸人開網咖的上網,實在是很糟糕的店。老闆不知道去哪裡害我等了十幾分鐘,環境又小又髒,四樓還沒有空調,吃剩的飯菜就丟在櫃檯桌上,桌子上散佈著細細的煙灰渣,空氣中瀰漫著煙味和北京腔的髒話---我操你媽個逼---。真的是全日本只剩下這家可以看繁體中文網頁的話我才會想來的店。三千日圓二十五個小時。

班上另一個台灣女生今天現身了,林番茄,長的雖然很漂亮打扮也很時髦,不過她也是跟那些老同學都很熟了。本來下課時我想跟她打個招呼,可是看到她跟那些大陸同學在外面抽煙我便打消了這個念頭。目前在班上還沒有交到稱得上朋友的朋友,唉。下課回家時倒是在車站的超市遇到坐我旁邊的韓國女生,於是我牽著自轉車陪她一起走回家,彼此用生硬的日語勉強聊著天,因為我們也只有日文能通啊。回到家之後我馬上開始動手做飯做菜,排骨湯有進步了,白菜炒豬肉片井也還可以吃的飽。

莊妹妹說的很對,每天上完課回家後都是講中文,這樣跟在台灣補習有什麼差別?唉,可是今天我問藤田小姐,她說至少要三個月才可以向日本政府申請居留外活動許可,真是麻煩,乾脆非法打工算了。雖然jojo告訴我有雇主耍不付錢你也沒輒的風險,不過日本人應該不會這麼可惡吧。





十月十六日 水曜日 晴

頭一次體驗到所謂『滿員電車』是在今天下課後我去池袋上網收信後回家的電車上。真是太恐怖了,每個人都被壓到快變形了,好像是以前看媽媽做菜補時把曬乾的菜塞進罐子裡那種塞法,就算沒扶東西也不用擔心會跌倒,難怪會有痴漢這種名詞出現啊。

今天比較沒什麼心情寫日記,因為學姊說明年四月我要進專門學校的話可能很趕,害我覺得很煩,一回家忙著找資料,跟室友聊聊天,都快十二點了還沒有看書,而且想到我還是沒辦法說好日語就很頭疼。





十月十七日 木曜日 晴

上午我去辦了一些事情。先是去郵局寄明信片跟專門學校要報名資料,然後順便申請當地郵局為了因應年底的大量郵務工作而招募的工讀生。接下來又跑去XX市的文化中心詢問日本語教室的事情,可惜這一期已經額滿了,只能夠申請下一期的課程,不過那也是明年一月的事情了。去那邊之後發現一樓有三台電腦可以上網,只要登記就可以使用了,於是我便去試試看,居然可以看中文網頁,只是差在不能輸入中文而已。我問他們可不可以帶手提電腦過來這裡上網,答案果然是不行。

上課的情形有慢慢在改善當中,跟別的國家的同學稍微有了一點互動,上課前跟韓國同學討論今天的漢字考試,上課中那位台灣同學林番茄遇到不會講的字還會回過頭問我,下課後在車站遇到另一個韓國前輩,他也過來主動跟我打招呼聊天。嗯,感覺好一點囉。而且今天總算拿到所有的教材,可以好好的在上課前準備好了。看書看書。





十月十八日 金曜日 陰雨

莫非定律在日本一樣行的通,連續好幾天的好天氣就偏偏在我們戶外見學的日子變差了,又冷又濕的雨。我想這樣的天氣她們那些女生應該不會太準時吧,所以時間一到我看沒人在樓下我就自己先去車站了,結果搭了包括轉車將近快一個小時的滿員電車,到了集合地點本願寺之後沒多久她們也到了,還被她們抱怨了一下子怎麼沒有等她們,因為她們在我離開後五分鐘就下來了。真糟糕。

見學的過程沒什麼好提的所以不特別著墨了,只是去了築地市場和江戶東京博物館,倒是這一天我大部分時間都跟十九歲的泰國妹走在一起,彼此用破破的日文聊天也滿好玩的。解散之後還跟莊妹妹、泰國妹和一個我不太喜歡一直吸菸的台灣男生一起去惠比壽逛街,而且還找到了日劇『大和拜金女』著名的拍攝場景之一,菜菜子假裝住的那棟高級公寓。

有時候會搞不清楚日本人到底是富有還是貧窮。昨天我就在XX車站親眼看到一個穿西裝的中年上班族,把手伸進去丟報紙雜誌的垃圾筒裡面翻別人看完丟掉的報紙出來,看的我都傻眼了。雖然說那些垃圾都是乾淨的沒錯,拿出來再看一次也可以為地球盡一份心力,不過難道他們都不會覺得有點丟臉嗎?畢竟那個是垃圾筒耶,穿著西裝去翻垃圾筒能看嗎?

日本的郵務效率實在太驚人了,昨天我才寄出申請工讀生的明信片,居然今天就收到面試通知了,下個星期天。連工讀生還要面試,我看我這下完蛋了,而且還規定要取得政府的資格外活動許可。唉,要不要去送死呢?





十月十九日 土曜日 多雲晩雨

中午兩個學姊找了我們認識的幾個所有台灣的學生一起去池袋吃放題的烤肉,一共花了日幣1200卻可以盡情的吃吃喝喝,好不過癮。不過時間只有六十分鐘,加上學姊一直弄給我們吃,連大胖都只用了三十分鐘就投降了。可能是吃得太匆忙的關係吧,或者是調味料不合胃口,我覺得不是很美味。

吃完之後和學姊分開,我和禽獸、阿華、莊妹、喜歡禽獸的港妹進去一家電動玩具店打電動,因為不想花錢所以我只有看別人玩,然後阿華跟莊妹去網咖上網,我就先回家了。晚餐自己弄了兩隻醬油滷棒棒腿,還不錯,下次要記得放大根。

晚上他們都去大胖的學校參加一個義賣會,大包走透透去了,只有我一個人在家裡唸書唸書唸書唸書。記得大學導師說過,忍受孤獨是成功的條件之一。每次我只要覺得寂寞就會想到這句話。





十月二十日 日曜日 多雲

禽獸說的沒錯,如果沒有交到日本的朋友,這樣跟在台灣學日文根本沒有什麼差別。可是要怎麼交到日本的朋友呢?

今天都沒有出門,除了下午有出去外面打了一通電話回家之外。只剩下一個半月時間準備二級檢定,我看希望不大了,剛剛聽錄音帶簡直完全聽不懂嘛,今天窩在家裡看一天書簡直快瘋掉了,也不知道效果怎樣。我想我一定要臉皮厚一點多跟日本人交談才行。不然就鼓起勇氣去非法打工算了。





十月二十一日 月曜日 雨

啊,真慘,今天學校為我們這些中級以上的班級舉行了進學說明會,聽完之後我的心都涼了半截了。第一個是,我想在明年四月進入專門學校就讀好像根本是「無理」的事情;第二個是,我現在上的班級程度居然只有檢定四級而已。那我在台灣考的三級檢定合格是假的嗎?今天來講解的木元老師根本是來叫我們打消明年進學的念頭嘛!不會唸講義上的漢字,不行。不會自己打電話去學校問,不行。不知道我現在在問什麼吧,不行。但是又不得不承認,她說的話我只聽的懂一半甚至不到,我的留學夢就這樣被徹底打碎了,開始想到我到底為什麼放棄銀行的工作來這裡啊?

雖然學姊安慰我說那個老師就是喜歡潑人家冷水,故意講的很難好讓學生再多繳一點學費,但我還是很擔心。因為事實上我就是聽和說都不太行。唉,明年不能進入專門學校就算了,但是繼續待這個老師親口說程度只有到四級的班下去也不好,我看明天去找老師相談一下好了。






(待續)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寫日記真的很不錯
尤其是後來自已在讀、回味的時候

我現在都是用手寫的哩~

ありがとう

謝謝山椒大哥一言一字打下來分享給我們~
看的同時~也令人想起自己曾經留學的事!
也因為「忍受孤獨是成功的條件之一」這句話。
讓我有勇氣去面對!
謝謝你!


正在日文邊猿打轉到底能不能再繼續。。。

西瓜
以前我也用手寫過一陣子
大概有七八本吧
日記還是用手寫最有感覺啊

Saru
不客氣
我只是修過之後再複製貼上而已啦...
不過當年還真是一言一字打下來的
可見那時候真的滿的吧(笑)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