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


2015年的最後一天,來回顧一下今年發生了哪些個人的大事。

印象最深刻的當然就是跑完了人生第一次的全馬。東北新幹線、合掌村、新鮮美味的富山灣海鮮、在終點前跟雪梨奧運女子馬拉松金牌選手高橋尚子擊掌、回飯店的接駁公車上坐在我旁邊跟我講了很多話的歐吉桑社長‧‧‧。明年真的很想再去跑一次。

還有就是中文的「通訳案内士試験」吧。顧名思義就是口譯導遊,日本政府認定的國家資格,雖然擁有這張牌照並不代表工作就會滾滾而來,但至少是個出發點。儘管這一行講究是實力和經驗,有個頭銜在畢竟還是可以讓人家比較願意一開始就用你吧。老實說我沒有花太多時間去準備,也不認為我今年就能通過筆試取得面試資格,不過意外的是,我不及格的科目只有日本地理,日本歷史、一般常識和中文都過關了。(中文被刷下來還能看嗎?)
根據規定,及格的科目下一年可以免試,我明年再度報考的話只要考地理就行了。哼哼哼,看我怎麼修理你吧。

翻譯方面接到的案子也在今年首度破百。雖然仍以小案居多,但這幾年來件數呈現穩定成長,也算是可喜可賀。顧客對我翻譯出來的東西自然是有褒有貶,被褒當然很高興,被貶當然很不爽,不過十年這樣滾下來,現在我已經學會把「貶」當成是一種「肥料」來看待了。一個人要成長,褒固然不可少,但貶更不能少。沒有貶,你永遠不會察覺到自己的缺點在哪裡,當然也就無從改進。就算那個貶是個誤判,明明是個好球卻被判成壞球,你在那邊摔手套也於事無補。好球帶本來就是因人而異,重點是要趁這個機會檢討一下自己的姿勢或配球是不是正確,研究下次要是遇到這種好球帶,該怎麼投才能讓對方揮棒落空、三振出局(笑)。

嗯,大概就這樣吧。準備回水牛老家過年了。


補充:
今年10月在東京與久違十幾年的青梅竹馬重逢(名副其實的青梅竹馬唷)。
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阿母,我也成了小腹微凸的阿爸,彼此唯一沒變的就是那條小巷子裡的回憶吧。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