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3晚9


這一期雜誌日文原稿發得很慢,距離印刷日只剩下一個多星期才排山倒海地拿給我。用讀了很久還是只讀到一半的『台灣文學30年菁英選』裡面滿常出現的一個詞譙一下的話就是:

伊娘咧!

為了騰出安靜的時間專心翻譯,我想出了一個對策:晚上九點跟本丸一起睡覺,然後早上──應該說半夜吧──三點爬起來挑燈夜戰。這一招果然有效,因為本丸每天都很準時地睡到早上七點(水牛也是),這樣一來的話我幾乎有完全無聲的四個小時可以工作。即使扣掉一些喝咖啡吃麵包逛逛別人部落格的時間,還是可以趕出不少。

只是,每天這樣下來,身體自然也就慢慢習慣這樣的生活節奏,就算進度已經追到可以不用那麼早睡早起,一過晚上九點眼皮就會自己垂下來,全身上下好像也都開始準備打烊似的,催著我跟本丸一起鑽到被窩裡面。

清晨四點半左右"新聞配達員"會騎著機車送報紙來,有一次我等他走了之後馬上去拿,外面結冰似的空氣居然讓我想起了阿爸的台南鄉下老家。那時候我還沒進小學吧,爺爺也還活著,清明掃墓回去幾天那段期間總是很早起床。那時候刷牙都在外面的水龍頭那邊刷,天空剛泛白的空氣冰冰涼涼又清清幽幽,而且還帶著一層薄薄的晨靄,感覺非常清爽。那應該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體驗到早起的優美吧。

儘管東京比台南冷了好幾倍,天剛亮時的空氣都一樣舒服。只不過要多穿一件胖胖的羽絨衣就是了。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看不懂日文也拍到手了。
很種很慶幸的感覺。
早上起床雖然很痛苦
但是起床後又是很舒服
有時候會卡在那個痛苦與舒服之間
不知道應該先痛苦還是先舒服...

好棒的朝三晚九的日子!
記得只有之前在咖啡店打工,
差不多五點起床的那時候,
每次看見只有我一個人在路上的早晨,
都忍不住讚嘆「哇!這是一天裡最棒的時候了」

自從一個人搬出來住不用跟家人搶廁所後就愈睡愈晚哩
很像連八點前都沒起來過哩...
嗯,我現在八點二十起牀還可以打九點的卡哩,有時也覺得自己太神了
我可是住木柵到南港上班呦

不過我同學自己是SOHO族,她也有段時間先跟她小孩睡,到半夜才起牀工作,到天亮送老公小孩出門後才睡回籠覺,但她說那幾年代謝變的不好哩,所以大大也要小心點

版主回應

Corrine
的確是很傷腦筋啊
就像那個一樣....

Mura
沒錯沒錯!
感覺好像全世界都是恁祖媽ㄟ

judy
我可是沒有在睡回籠覺的哦
如果我代謝沒變差的話謎底就解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