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日記 #6





十一月十二日 火曜日 晴

掛本香織,是我來到日本之後認識的第一個日本朋友。雖然她說她有男朋友了,可是我不懂她為什麼可以有那麼多時間一直和我不間斷的傳伊妹兒,連續兩天都是我下午回家之後沒多久就開始傳傳傳傳到晚上十二點多,而且都是因為她躺在被窩裡直到不小心睡著才停止。我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可以和一個日本女生如此親密的聊天,對於作文的能力、手機輸入文字的速度、查字典的效率而言我想都是獲益良多吧。而且我也是她認識的第一個外國朋友,她之前完全沒有去過海外旅行,似乎對我的事情滿感興趣的,我有問題她也會很熱心的告訴我。不過今天實在是不看書不行了,晚上十點我就跟她說作業很多所以我必須完成才行。她便說要我加油,那明天見,晚安。

昨晚大包打呼特別大聲,而且才剛與掛本聊了好多東西,心情很興奮睡不太著,加上大包那簡直就是沒辦法睡覺的地獄,我在床上躺了一個多小時都沒辦法好好入眠,於是放棄爬起來去客廳讀漢字。奇怪的是我一起來大包就不打呼了,真他媽的。小馬也還沒睡,禽獸則是和台灣的女朋友講手機,時間是半夜兩點多。肚子餓了所以我泡了最後兩杯的一杯來一客吃,這時大包又起來尿尿了,看到我第一句話居然是你怎麼這麼早起來?靠,真想說一聲幹。我忍住笑笑的說被你的打呼聲吵起來啦。他說是哦?我會打呼哦?幹。然後他尿完什麼也沒說又回去睡了。我實在沒辦法想像,他怎麼可以光著腳走進地面上隨時可能有大家不小心灑出來的小便的廁所之後,然後直接上床睡覺。跟他相處越久,越能夠理解他到現在還沒結婚的原因了。幹,寫那麼多他的東西幹什麼。





十一月十三日 水曜日 晴

現在我都改騎小白上學了,今天是第三天,幸好天氣都很好而且還不會很冷,大約二十分鐘就可以到學校了,比搭電車還快一點點。早上還可以很帥氣的騎著小白跟正要走到學校的學姊打招呼呢!

昨天阿布借我一捲印度的a片,今天他問我感想如何,我學裡面女主角做愛時的台詞說oh…my god!結果阿布跟小梅都笑翻了,木元老師則是不明所以的重複一遍oh…my god?不過我好像臉都紅了,老師大概知道我們在說什麼了吧,真丟臉啊。

下午我打電話去東放學園問考試的事情,對方說我雖然有資格受驗,不過以我現在的日語程度是有一點「無理」。唉,真是嚴重的打擊。怎麼辦?





十一月十四日 木曜日 晴

有一件事情我想不能不記一下,今天我在電視上看到張誌家擔任日米野球系列第四戰的先發,我好興奮,沒想到一個台灣選手居然可以面對當今美國職棒的明星球隊,我想這一定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人吧!不知道明天台灣會怎麼報導。雖然他在第六局滿壘時投出保送而被換下場,不過當時他才丟掉兩分而已,而且我還親眼看到他三振掉阿洛馬、鈴木一朗和當今美國全壘打王邦斯,天啊,張誌家真有你的!!

今天看到攜帶電話帳單時簡直快哭了。十月二十二日到月底短短十天,我居然要付七千多日幣!其實講電話不多,光是上網和伊妹兒的費用加起來就五千多元了,然後小馬教我上網可以查這個月目前的費用,上網和伊妹兒費用九千多。我馬上把我在手機上辛辛苦苦養的甲子園球隊解散了。實在是太恐怖了啦!!嗚嗚嗚嗚…我省吃儉用到底是為了什麼呀!?





十一月十五日 金曜日 晴

下午去大久保那邊的留學說明會拿了一些資料,我還問了東京外語專門學校的人一些考試的問題,他們倒是很直接的說我最好再唸一年比較好,不過受驗資格說要日本語學校半年以上,以目前我的情形來說是沒問題的。

掛本先發了伊妹兒問我今天過的如何?學校怎樣?吃飽了沒?於是開始今天的聊天。不過前面三天實在聊的太兇了,這幾天我開始有點不知道要跟她聊什麼了。我問她可不可以寫信給她,她很爽快的回答『伊伊唷!』。





十一月十七日 日曜日 多雲

昨天星期六一整天都窩在家裡念書沒有出門。不過今天去東放學園的廣播節目主持人學科體驗入學,真正讓我學到了一課:做人還是要有自知之明。今天去見學的除了我之外全部都是日本人,也實際讓我們親身體會做一個廣播節目主持人,我和一個叫做小泉的女孩子分在一組,然後學校先請前輩示範一次給我們看,再給我們一張節目表和新聞講稿,從節目開始到中間播放歌曲到新聞播報然後再做結尾,全部一氣喝成,我就知道這下子完蛋了。雖然如此我還是很認真的想把稿子唸好,還請教了負責教我們的學姊怎麼讀那些我不會的漢字。可是真正實際上場的時候,我還是緊張的說不好,想到周圍全部都是日本人在聽我一個人唸,而且還一邊錄影,又一堆我最爛的片假名,真是慘不忍睹。辛苦小泉小姐了。

體驗結束之後,我被負責留學生事務的小姐叫去入學相談室去,很委婉的跟我說了很多很多,不過意思就是以我現在的程度想在明年四月入學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在這裡學廣播主持,日語的發音與腔調跟中文又不一樣,回台灣之後用的上嗎?這一點倒是很有道理。最後,她對我用了『覺悟』兩個漢字。是的,我真正大徹大悟了,我之前真的是太欠缺思考了,只是幾個人跟我說我聲音好聽,便天真的以為可以走靠聲音吃飯這條路,根本沒有考慮到其他東西。事後有發一捲錄影帶送給我們,就是下午自己親身上場錄音的錄影帶。真是太丟臉了,我幾乎是全身僵硬的坐在椅子上說著連我都不敢相信的破日文。安西老師說的沒錯,要讓一個人進步,首先就要讓他明白自己的愚蠢。我真的明白了。

要重新考慮以後要讀的科系了,這段時間乖乖準備二級檢定吧,暫時不想管什麼學校的事情了,真是滿嚴重的打擊呢!雖然說只是體驗入學而已。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想必山椒魚必定花ㄌ時間苦讀日文
就算日文從七年前開始學
到現在已可以當一位翻譯家
怎樣算都比我從小六開始學英文ㄉ時間還要短
就可以達到達人ㄉ階段
真是讓我佩服啊!!!








謝謝山椒魚大哥這篇~讓我很有感觸!

關於大包的那段敘述,還蠻有趣的說...(我是邊看邊笑!)
請問山椒魚大哥,接下來的日記裡,大包會再出現嗎?
P.S鼻孔大大的那個人.....也不是我啦! CC...

Sherry
嗯,算是有苦讀吧
真的很苦啊

Chacha
我也不知道耶
這些挖出來的"古日記"我是邊讀邊修剪邊放上來的
我自己都還沒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