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日記 #9


十二月二十七日 金曜日 晴

我決定去旅行。昨天在上野車站發現一張文宣,五天內無限次數搭乘JR東日本線和北海道線只要一萬日幣,所以我沒有什麼思考就買了。雖然有點對不起家人,不過再繼續這樣窩在家裡下去一整個寒假,開學我一定會更後悔吧。

至於我為什麼會特地跑到上野發現這個,說起來也滿無聊的,因為我跑去當初在台灣教過我日文的老師家附近一個叫做「稻荷町」的地方,在銀座線上野的下一站。那時老師說她家在哪裡的時候我還特別記在筆記上,昨天沒事所以就去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到,不過當然是不可能啦。

沒什麼好寫的…。好可憐。混掉一星期了。





十二月二十九日 日曜日 晴

今天下午學姊找我一起去日本電影界著名的已故男演員「寅次郎」所演的「男人真命苦」系列電影的拍片所在地的小鎮去走走。從日暮里轉乘京成電鐵到一個叫做『柴又』的好像是專門為了方便人們到這裡來紀念這個男人所設立的小車站。出了車站就是他提著公事包的雕像,沿路充斥著賣這個男人的臉形小餅乾和各種紀念品的小店,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啊。

然後我們去附近的神社參觀了一下,本來還要去寅次郎紀念館和一間有名的店喝茶的,結果兩個地方今天都因為新年的關係休息。去神社的路上有看到一個地方,自己投一百元進去竹筒內就可以抽一隻籤算算自己的名字今年運氣如何,所以我就幫掛本拿了一隻籤,下次寫信再一起寄過去給她。

有點為了要不要自己一個人去北海道、東北旅行開始傷腦筋起來了。



二月二十日 木曜日 陰雨

最後我還是放棄用「寫」的寫日記,實在是太花時間了,字又醜到連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常常一個星期寫不到兩三天。所以還是用電腦打比較好吧我想。

今天好冷。我一大早就去銀行領了66萬去學校繳學費,順便把文件塡一塡,心好痛啊!我覺得啊,學校在我繳錢前跟繳錢後態度差很多,感覺真差啊,尤其是那個櫃檯小姐,唉,算了不想講。還是上椰子先生的課要緊。

然後下午去池袋一家叫做loft的雜貨賣場面試打工。呼呼,真是難忘的經驗啊!一共有十一個人去參加面試,除了我之外全部都是日本人。一開始先是介紹公司的背景跟工作募集要項,光是這一項就花了一個多小時,雖然我一直捏大腿可是還是不小心睡著兩次。然後還有筆試。哇哩咧,寫出漢字讀音,看到這些超冷的漢字我都快昏倒了,不過後面的題目就簡單了,成語填充,數學算數,這些都難不倒我。最後才是面試,而且團體面試,一次五六個人。先輪流自我介紹,然後再問問題,雖然對方的問題我都還聽得懂,不過我看那個面試官對我的日文能力是否足以做接客的工作很懷疑(我自己也這麼覺得),大概是沒希望了啦。我想從現在開始應該好好唸書提高日文能力,打工的事情先放到一邊吧。害我面試回來之後累到忘了去上市役所的日本語教室,嗚嗚。





二月二十一日 金曜日 晴時多雲

今天是徹徹底底享受寂寞的一天,下課一回家自己做完飯吃,我就一直窩在家裡上上網看看書,晚上也是一樣,頂多再多個電視。還好我把線上遊戲砍了不然今天肯定又是玩得沒完沒了。室友全部晚上十二點之後才回來。結果loft還是沒有打電話來,雖然看當時面試官的表情是預料中事,不過我還是乖乖的在家裡等電話。算了,暫時不想找打工了,先好好唸書把日文練好吧,不然到哪裡都一樣啊。





二月二十二日 土曜日 陰雨

昨晚小馬跟我們說有個日本朋友今天要介紹四個日本女孩子給我們認識,所以從昨天晚上到今天下午大家都一直處於興奮狀態當中。連我好不容易有心情好好唸書都被他們講成在惡補怎麼搭上日本妹。真是太難看了啊,覺得我們好像已經變成哈著日本妹的哈巴狗似的。雖然我不知道哈巴狗是不是這種狗,但是聽起來還滿像的。

結果我們在澀谷那隻狗銅像前面等了快一小時她們才來也就算了,居然還是三個台灣妹一個香港妹。嗯,我是不會太介意,因為老實說這三個台妹長得也都還算不錯,小A、小B、小C。然後我們去一家居酒屋吃東西喝東西聊天,後來日本人的三個女的日本朋友有來,不過因為人數實在太多了坐得很遠,根本沒有機會跟日本人聊天說話,於是我們只好跟台妹打哈哈。天啊,對面一排都是七年級生,而且我居然是這一大群人裡面年紀最大的一個,真是不知道要跟她們聊什麼。然後還去夾娃娃。本來我是打算夾幾隻拿去送給小梅跟韓國妹,可是根本一點都不好夾啊,為什麼他們上個月會夾一大堆娃娃回來我實在覺得不可思議。禽獸更誇張啊,今天隨便一夾就夾到一隻超大的維尼熊。不過看他抱著那隻熊在人來人往的涉谷跟電車站走路也真夠他受了。





二月二十三日 日曜日 陰

中午大家吃完飯後,出門的出門打工的打工,最後又是剩我一個人在家裡看書。五點多我逛逛書店買了一本如何正確使用敬語的書,然後去中古店買了一張95元的大摩季cd跟ps2棒球遊戲,回來的時候買了麥當勞當晚餐邊吃邊玩,晚上就這樣被無意義的打發掉了。





二月二十四日 月曜日 雪雨

只要台灣發布寒流特報,東京就會好像想起來似的變冷,今天也不例外,早上出門的時候還飄著細雨,下午要去工藤先生家的時候就下雪了。

中午我在肯基解決午餐,途中一直和XX傳伊妹兒,她跟我說當初接我棒子的阿純,下個月十日就要辭職了。還說蜜月旅行要跟老公去上次她們去過的新加坡,日本可能要等到七月才會來。
真的很感謝工藤先生啊,如果不是有他我在日本的日子真的會無聊許多,讓我有機會可以在日本人家裡學習日語,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機會了吧。雖然說我現在還沒有辦法很完全正確的表達我的意見,不過一直注意聽著工藤先生的話,對我的聽力也有很大的幫助。

砍掉線上遊戲之後我讀書的時間便明顯加了,雖然還是很懷念裡面的種種,不過這樣是對的。





二月二十五日 火曜日 晴時多雲

耶!我終於得到在日本的第一份工作了。我是看學校貼出來的傳單打電話去問的。對方是一家專門幫別人打字印刷的小公司,循著地址到了那邊(梅島,東京足立區)之後,也不過是公寓裡面的其中一戶而已。幫我開門的是一位年約五、六十歲的老婦,玄關一進去的小房間裡面全部都是電腦相關用品,然後她拿稿子給我看。原來是埼玉大學委託他們公司修留學生指南的內容,裡面有許多中文簡體字需要輸入,可是對日本人來說實在是一件費時費力的事情,所以他們才想找中國或台灣留學生來幫忙。嘿,找我就對啦。

不過那邊的電腦我無法順利打中文,所以我就提議讓我把稿子影印帶回來用我自己的電腦打,打完之後我再用伊妹兒傳送給他們。回家之後這一招果然見效,WORD可以直接把我打的中文轉換成簡體字,傳送過去之後他們那邊也確實可以看到成果,這樣一來我便可以悠的在家裡賺錢囉。雖然說只有這一次,酬勞大概是五、六千元吧。但是我想盡力做好的話,說不定下次如果有機會他們還會再找我也說不定呢。





二月二十八日 金曜日 晴

下課之後我請小梅去池袋吃飯、喝咖啡,因為是她沒辦法只好坐吸煙區。她身高只有149,所以總是穿高高的鞋子。雖然有點肉肉的不過化妝一下還滿漂亮的,今天她穿紫色長裙咖啡色毛衣白色外套,喝完咖啡之後我們還去逛了一下街,五點多各自回家之後還傳簡訊給我說她今天很高興。哦,為什麼今天想請她吃飯呢?因為我今天收到上次幫忙打字的薪水,居然有一萬日幣ㄝ!一個半小時賺一萬日幣真是爽啊。只希望老闆娘以後有這樣的工作再找我。






《待續》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看到山椒魚大哥的日記就會令人想到留學時候的事ㄚ~
日本人真的是繳學費前後差很多~我記得當時有一個女生是念短期二個月的,後來他課程結束時,只是在大家上課時間在教室跟大家聊天,沒想到上課鐘響時,老師把她客氣性的「趕」出去!我忘不了那一幕ㄚ,好現實哦!
看你的日記我也想到打工的事ㄚ~
大哥真的是愈挫愈勇!
不知除了留言,能不能伊媚兒給你~雖然可能會造成文字上的困擾!(但我不是瘋狂fans)

Saru
很抱歉,我不太想透過mail跟網友互動
拍謝

沒關係,還是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