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日記 #10

《完結篇》


三月一日 土曜日 雨

今天早上九點起床之後準備一下我馬上跑去車站的麥當勞唸書,實在是一個很冷的早上,要不是因為韓國妹今天從九點就開始打工我才不想出門。吃完早餐邊看書邊看韓國妹工作,中間比較不忙時她還來為我換了一杯熱咖啡。我一直看到中午一點她的休息時間,我們才冒著大雨到車站裡面的一家餐廳吃東西。大部分時間我們都是默默吃著,語言的障礙在我和她之間築起了一道看不見卻高得嚇人的牆。氣氛跟前一陣子跟她在麥當勞聊天時差好多好多。不過她突然跟我說下班之後想來我這裡用網路。所以我決定今晚不跟上次的台灣妹出去玩,也因為這樣讓我被室友們虧了好久。

因為雨實在下得太大了,所以我不好意思讓她幫我買麥當勞,我就自己去買然後陪她一起回我家。吃完之後我把下午已經灌好韓文輸入法的電腦打開讓她用,大概從八點到九點,用完之後她坐在床上看了一下子電視,然後我跟她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她就回去了。但願我不要再看到她說「那我先回家了」的那個表情了。





三月二日 日曜日 晴

幸好今天是大晴天,我跟學姐抱著愉快的心情去參加市役所辦的「國際交流茶會」。真的是很值回票價(500日幣)的一次茶會,不但讓我有機會第一次體驗日本的茶道文化精神,也讓我為日本人這種凡事講究細節的精神為之深深佩服。也因為這次的機會我和大姊認識了兩個日本人和一個美國人,收穫真是不少啊。
【沒什麼內容的日記…..= =||】





三月四日 火曜日 晴

我的生活已經乏善可陳到就連跟日本人說話都不知道要說什麼。韓國妹麥當勞事件,還有昨天去工藤先生家,還有今天學校請日本人來跟我們說話的時候,這種情形實在很嚴重。本身就不是話很多的人,日文會話又奇差無比,我覺得我講日文的信心正在慢慢消失殆盡當中…。怎麼辦?

工藤先生告訴我三月日本的天氣是「三寒四溫」,真是一點都不假…。





三月五日 水曜日 晴

星期三的課是最無聊的,可是沒辦法老師又是學校中年紀最大的一個,不對她表示一點起碼的敬意好像不好意思,所以我還是乖乖的來上課。九點二十五分進教室的我如往常一樣還是第一個,不過老師已經坐在講台前了。= =||

本來下午有言葉教室,不過因為我暫時不想看到韓國妹,所以便跟禽獸撒了個謊說我要去拿打工的稿子所以不能去。五點半跟小梅約好了在池袋一起吃飯,她帶我去一家很便宜的餐廳吃,她點了一份焗飯,我點了一份焗通心麵,加上免費喝到飽,一共才一千二百日幣左右,實在是很適合聊天打屁吃吃喝喝的好地方,我們在那邊打屁打了兩個半小時才回家。





三月七日 金曜日 雨

難忘的畢業典禮,天空也彷彿掉下眼淚似的飄著冰冷冷的雨。雖然和同學相處只有短短的五個月,不過在我的心中還是瀰漫著哀愁的味道。

最後一次的畢業典禮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了。照例是學園長先發表感言,然後依序是老師跟學生一個一個上台發言。當百香果老師在台上哭的講不下去的時候我的眼眶也濕了。下午的派對我沒有去參加,選擇了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在家。





三月九日 日曜日 晴

要在日本的圖書館唸書還真有點麻煩。首先要有一張借書證,然後去櫃檯換一張「資料整理券」,根據上面指定的號碼才能去坐那個位子。今天睡到十點起床隨便吃一吃之後我就跑去了,天氣實在太好不想呆在家裡,一直讀到五點我才回家做飯。

上星期日去茶會認識的27歲OL小姐最近開始跟我通起伊妹兒了,反倒是愛媛的掛本那邊已經漸漸淡去了消息,往往兩三天才一封信而且都短短的問候甚至晚安而已,而且也常常沒回我的信。小梅每天還是跟我用簡訊哈啦。





三月十一日 晴 火曜日

連續兩天都去XXX的松屋吃中飯,然後再去麥當勞看書,原因是旁邊有個還滿漂亮的公園,而且店裡的座位和咖啡都滿符合我的口味的。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不過今天跟我點餐的是跟昨天同一位小姐,我還沒說她就附了兩個奶精和一個砂糖給我,也許她還記得我吧,連位子我都坐一樣的。下次我還要再去一次看看。





三月十九日 水曜日 晴

奇怪,我到底在忙什麼?怎麼又是那麼多天沒寫?
昨天學校安排了兩堂很特別的課,一日先生。先生就是每次都會來學校跟學生練習會話的義工,吉田歐吉桑,他不但跟我們介紹東洋醫學的一些事情,還親自示範的他的按摩和針灸功夫。我也上去讓他按摩了一下,果然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他摸一摸我的小腿居然就知道我目前的生活承受了很多負擔,而且也缺乏運動。

我比較在意的是他說我負擔很重這句話,的確,最近的我一直在煩惱我的日文為什麼都沒有進步,所以一直悶悶不樂,也由於跟日本人說話也都一直缺乏話題,現在的我也變的越來越不敢開口了。桌上堆了如山的日文書,可是真正吸收進去身體裡的似乎一點都沒有。想到這裡就覺得很害怕…。

禽獸沒考上專門學校,大概只能回台灣吧。而且再過幾天小馬跟阿華也要搬走了,剩下來的我又會更孤單了。





三月二十三日 日曜日 晴

星期五是春分之日,也就是地球的晝夜時間剛好一樣的日子,不知道日本人為什麼要特地選這一天放假哦?不過倒真是滿特別的日子,畢竟一年之中只有兩天而已。托這個福有了一個難得的三連休。

但是好好一個假期卻被一罐隔天才到期的泡菜搞壞了。星期五上午唸書唸的很起勁,中午出去買菜回來自己煮了一鍋小火鍋,然後順便把冰箱裡的泡菜拿出來吃,結果就因為這樣我的肚子又跟開始痛了,而且跟上次去長野的前一天感覺一模一樣的痛法。回想起來好像那一天也是有吃一點泡菜的樣子。於是,星期五就這樣子泡湯了,只能躺在床上滾來滾去,坐在馬桶上痛苦的看漫畫,後來我還自己用手指頭把胃裡的東西挖出來兩次,簡直快不成人形了。

翌日,我自己跑去神宮球場看養樂多和大榮的職棒熱身賽,不愧是高消費的日本,連熱身賽的內野門票都要2500日圓,不過為了體驗一下坐在內野看職棒的感覺我還是忍痛買下去了。球賽本身是很好看,不過一個人去看還是有點無聊,而且球場賣的麵實在又貴又難吃。

看完球賽我跟提前回到東京的小梅約在池袋碰面,她請我教她寫信給長野的姨丈。我們先去上次去過的餐廳,因為時間到了被趕的時候還沒寫完,只好又去附近的麥當勞。然後寫完之後還去拍了兩組大頭貼。本來她有拿阿姨特地做的豬腳給我,結果我忘記在電車上了。晚上,阿華不知道是心情好還是怎樣,準備了一頓燒肉大餐給我們。明天他跟小馬要搬走了,說是送別會也可以吧,我們就這樣吃吃喝喝到晚上三點多才睡。

今天呢,終於跟網路上認識的日本OL見面了。她叫做山口直美,34歲,目前在一家食品公司上班,大概是兩個月前吧,喜歡周杰倫的她在網路上刊登了一則徵友啟示說想認識台灣的朋友,於是我想盡辦法取得了連絡,中間斷斷續續用MAIL通了幾次信,一直到今天才有已經機會見面。其實她看不出來已經34歲了,甚至還有一點稚氣的感覺。我們在XX車站前面的咖啡店聊天教學,她還帶了錄音機錄下我的發音,真是有備而來啊。最後還出了作業給我,請我把周杰倫的兩首歌的歌詞用注音符號寫出來,不過我說如果辦得到的話我會再加上日文翻譯給她。嗯,在店裡的時候就有先翻譯一小段給她,感覺真是不錯呢,那種用不同的語言傳達意思讓對方明白的感覺,第一次讓我有了對未來想做的事情有了一點確認吧。





三月二十六日 晴 水曜日

星期一那天中午韓國妹說她下午五點打工之前有空,要不要一起出去玩順便好好聊個天。不過因為我必須去工藤先生家裡,只好忍痛跟她說我沒辦法去。真是可惜,難得她主動找我,而且我跟她也好久沒說話了。

不過晚上我和禽獸還是跑去韓國妹家裡聊天,因為他決定要回台灣了,在我回去之前也幾乎沒有什麼時間可以跟她們好好聚一聚。我們十一點半到她們家,居然聊到隔天清晨五點半。雖然如同往常一樣我還是沒有說太多話,不過我們那一夜的感覺真的很好。以前不好意思講的話全都花拉花拉的講了出來,大家都笑得半死。可能也是由於幾杯黃湯下肚的關係吧。

飄著小雨的清晨。回到家裡猶豫了一下這一天還要不要去學校,最後為了不讓我這半年100%的出席率在最後幾天破功,硬是昏昏沉沉的去學校。這一天是班上同學李XX(韓國)生日,她準備了好多韓國料理和日本料理和水果來學校請大家吃,真是太害了。





三月二十八 金曜日 晴

好強烈的寂寞感。

期末考我提前寫完交卷之後就直接回家,可是家裡一個人也沒有,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都一直一個人行動,完全沒有讀書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覺得好累想睡覺,結果只好打電動棒球。晚上我跑去禽獸打工的咖哩店吃飯,順便去幫XX看看她老公想要的相機款式。然後去書店逛一逛,又回家了。

櫻花差不多也開了吧。

邊這樣想的時候我鼓起勇氣約了班上同學三個人今天一起去上野。上野公園的櫻花目前還只是半開的狀態,但是已經處於混雜的狀態了。樹底下舖滿了讓佔位子的上班族坐的塑膠布,流浪漢也好像要準備檢好料的似的到處都是,更受不了的是聽到的中文和台語比日文還多。我們一起吃中飯,然後去卡拉ok,拍大頭貼,最後再回到公園拍照逛。





三月二十九日 陰 土曜日

期待了好久的棒球隊練習終於來了,不過去了我才知道人家並不是隨隨便便組個棒球隊就算,雖然說都是三十幾歲的上班族但可都是有棒球經驗的,今天是初次練習不過幾乎每個人都有一套自己的棒球制服和球具,而且下次還有一個28歲的OL要來報到當我們的經理。

本來我還認為我應該有一點點的棒球底子,實際上練習之後才知道我的體能和技術實在跟小學生沒什麼兩樣。投幾十球手就開始酸,接滾地球會過山洞,接高飛球會漏接,打擊20次左右才有一球飛的出內野,傳球傳的亂七八糟。真要是比賽的話對方只要朝我這裡打就贏定了。不過大家還是都練習的很起勁,而且日本人在練習的時候都會大吼大叫來提振自己的士氣,我剛開始很不習慣,後來隊長要我也跟著喊,可是我覺得自己叫的聲音好難聽哦,日本人叫的聲音就很好聽,真是奇怪了咧。

隊長是松井浩一先生,還有一個是曾經擔任過高校棒球監督的淺野先生,這次總共有七個人來練習。結束之後,連我總共四個人去居酒屋喝酒吃東西,只是我從下午練習一開始肚子就開始痛了,只是一直忍著,所以到了居酒屋的時候其實已經快不行了,但是為了這次跟日本人一起喝酒的難得的機會只好一直忍耐。忍到後面實在不行了,他們也看出我的不對勁,所以很好心的叫我先回家休息,連錢都不用我出。我回家躺在床上休息的時候,松井先生還打電話問我有沒有好一點。好感動哦。





三月三十一日 晴 月曜日

星期日晚上六點五十分降落在睽違半年之久的台灣土地上。XX和她老公已經在機場外面等我了。半年不見,XX雖然已經變成了人妻,不過我和她之間的感覺還是一模一樣。

這一陣子台灣剛好很流行一種叫做sars的傳染病,而我剛好一下飛機就開始咳嗽的很害,令我不禁擔心會不會也被傳染了。晚上睡XX她家時我幾乎咳到一整晚沒有睡覺,然後隔天就跟她一起去上班。本來有點不想去公司的,因為想到這半年我的日文還是那麼濫,心虛的很。結果以前的同事們都還滿歡迎我去的,我就像隻蒼蠅似的在辦公室裡到處飛來飛去跟她們聊天,然後我才搭十一點左右的火車回宜蘭。

趕快查了一下網站,幸好我完全沒有發燒的症狀,應該只是一時不適應台灣污濁的空氣或是感冒了吧。家裡完全還是老樣子,呵呵。






END




---後記---

仔細讀完這些七年前的日記,感觸很深。都忘了原來自己也是這樣跌跌撞撞一路傻過來的。那短短的半年大概是我人生中顏色最亂七八糟的一塊調色盤吧,越是急著要畫出一條路越是調不出想要的顏色,到最後甚至連自己要什麼顏色都搞不清楚了。

那個年底的旅行我自己一個人去了。不過在北上到岩手縣的時候,因為電車時間沒算好,我只好在車站前一家卡拉OK店的大廳過夜,等早上的第一班電車。外面氣溫零下好幾度,飄著大雪,那個晚上我差點沒冷死。躺在沙發上昏昏沉沉睡了兩三個小時,天亮之後覺得整個人都快垮了,完全失去了繼續往北走的力氣和決心,於是又返回東京,休息了幾天後才用剩下的車票跟朋友到比較近的日光走走。

大概從那次旅行開始,我改成用筆記本寫日記了吧。因為帶著一台2.8公斤的筆記型電腦旅行實在太累人了。可是那本筆記本我也不知道放哪去了,所以1月跟2月那邊就缺了一大塊。巧的是,這些塵封已久的日記在我第一次回台灣那天結束,也算是畫下了一個剛剛好的句點吧。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哇, 日記就到這邊結束了?
有點欲罷不能的感覺
看山椒魚的日記
有點像在看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的感覺
雖說是在寫自己的日記
卻有種旁觀者的抽離感
不會形容

很喜歡你描述室友不穿拖鞋尿尿後又直接上床那段, 呵

完了嗎...
真是好青春的日記呀...
好佩服獨自留學的勇氣,是說我連去玩的勇氣都沒

真是一段吸引人的回憶, 有沒有可能用另一種方式把接下來的經歷也"回憶"一下, 對接下來的發展很好奇^^

因為對日文、日本的各種事物很有興趣,在此默默潛水很久。看你這系列的文章,真的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耶。好想知道後面的發展喔。還有令人在意的是,你在這些日記裡,出現了首位用真名的女生-山口直美,她是重要人物嗎?我也贊成你用回憶的方式把後面補完耶~好像在看連载小說喔。

可以寫後來怎麼又再回到日本的故事嗎???

淺水貓
我最喜歡的也是那段耶,哈哈
謝謝你的感想,很特別,我自己都沒有察覺哩

Brian、 Kelly
目前沒有把接下來的發展寫出來的打算
而且重點是我也忘得差不多了
山口直美也不是真名
那只是我隨便編出來的假名
編得太真了嗎?金害...

syuu
那只是"一時歸國"而已
一星期後我又回到日本上課了

有點可惜! 如果我是出版商, 一定會找你談談^^, 內容加上一點插畫或場景相片, 在哈日風如此盛的台灣一定會有不錯的銷量, 哈........

讚!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どうして、東京で日本語を勉強するの生活
は重苦しい雰囲気に包まれたね。

真的是完結篇了嗎?
我已經看到欲罷不能了說... ...T_T

宜蘭人?

看到"回宜蘭"這幾個字~
不禁想問一下~山椒魚大哥是宜蘭人嗎?
同鄉~同鄉~哈~~(愛攀關係)

lain
嘿啊,哇宜蘭郎啊
吃飯配滷蛋蛋軟軟...

山椒魚先生

不好意思最近一直留言 希望不會太打擾

我是上個星期才從yam的網誌看到您的部落

然後又轉到這裡來

你知道嗎

我現在最大的樂趣就是看你的文章

那是一種...怎麼說呢

有網友說像看村上的書

我也覺得

我並不是特別認為日本什麼都好

但我真的比較喜歡他們的文章呈現方式

(不過當然我看得書不多 只是就所看過的翻譯書而已)

我自己的感覺是簡潔 直白 但完全進入核心

你的文章就是這樣的感覺

真的很好看

還好之前的文很多

我可以好好的拜讀

但煩惱的是

看完之後 怎麼辦(笑)

只有請山椒魚先生

暇之餘

多為我們寫一些

什麼都好

日記也很讚

這請求好像有點過份

因為有網友說

其實可以出書了

我也這麼覺得

大堆頭的書不見得完美

小品的作品

反而在腦海裡

很清晰的構思出

出於人手卻屬於自己的畫面

總之

非常謝謝你










May
我很喜歡看村上的書
所以一些描述方式自然而然就會受到他的影響吧
我不介意人家說我寫的東西有日本的味道
有「日本的味道」跟「有翻譯的味道」不一樣
我以較怕的是有「有翻譯的味道」(笑)

謝謝你喜歡我寫的東西
你的留言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我會繼續用我自己的步調來寫
還請你多多包涵哩

當然 當然

我明白

已經很感謝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