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少女


電影少女是我以前很喜歡的一部漫畫。當時我還在念國中,那時候很流行少年快報,電影少女就是裡面的其中一篇連載。

民國80年左右那個時代,著作權的觀念還不是很普及,當年少年快報把日本各家漫畫雜誌的王牌作品都集合起來,像是七龍珠啦,城市獵人啦,亂馬1/2啦,功夫旋風兒啦之類的,當然電影少女也是其中之一。那時候一本只賣30元,我記得好像是每個星期三出版吧,下課之後大家都去搶啊。買到的人隔天也都會拿到學校來給大家傳來傳去,比較不喜歡讀冊的同學都嘛在上課的時候偷看少年快報。

因為實在太喜歡電影少女,我把數學的補習費暗槓起來,全部都拿去買了電影少女的動畫錄影帶,因為連主題曲都是我最喜歡的酒井法子唱的(當時最紅的偶像是酒井法子、小虎隊、郭富城還有馬蓋仙),那些錄影帶對我來說根本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寶物啊。到現在我還是很感謝那位補習班的數學老師,我一直沒繳錢他還是殷殷不倦地把我教成數學的武林高手。雖然說那些藏在衣櫃上面的電影少女錄影帶全集後來都發霉而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如果現在有個電視節目可以幫觀眾找出當年的恩人來致謝,我第一個要找的就是這個補習班的數學老師。

事隔將近三十年,沒想到竟然會有電視台把電影少女拍成真人版的連續劇。上禮拜六演第一集,我很鄭重地把它錄起來,很鄭重地看完了。日本電視台真的很會選角,放眼現在的日本偶像界,大概沒有人比西野七瀬更像小愛了吧??













比賽茶評審標準


前幾天買的烏龍茶包裝盒下方貼著一張南投縣的比賽茶評審標準,想說這資料滿少見的,放上來做個記錄。


比賽茶評審標準

項目評分    細目           審查內容

香味60%   香氣30%    清香撲鼻,飄而不膩,源自茶葉,
                                入口穿鼻,一再而三者為上乘。
                滋味30%   濃厚新無異味,清嗅苦澀非珍品,
                                入口生津富活性,落喉甘滑韻味強。

外觀20%   形狀         條索緊結整齊,乾燥充足無焦味,
                               幼枝嫩葉連理,紅梗片末已清除。
               色澤          鮮豔墨綠帶麗色,調和清淨不摻雜,
                               金黃紅邊色隱存,銀毫白點蛙皮生。

水色20%  茶湯         橙黃鮮豔隱蜜綠,澄清明麗水底光,
                              琥珀金黃非上品,碧綠清翠未純青。

取茶樣三公克放入標準茶杯(140cc容量)後沖入沸騰開水覆杯蓋,
計時六分鐘,將茶水倒入茶碗。

南投縣茶商業同業公會

IMG_3185.jpg 

空閒跟無聊的不同




由於生涯未婚率上昇以及高齡化進展,單身成了平成時代最多的戶口類型。「一個人」成了流行語;開始有餐飲店只提供單人座位;便利商店的熟食包裝越來越小巧。

我們去採訪了高崎經濟大學淮教授國分功一郎。他是一位哲學家,熟知「一個人」,著有『空閒與無聊的倫理學』。他以滿員電車這個平成時代的日常風景為例開始敘說。

電車上很多人會盯著手機畫面,一有空閒就開始滑手機玩遊戲。「消費社會把我們丟到一個永無止盡的消費遊戲當中,讓我們幾乎都上了癮。平成這個時代帶給我們的,不就是利用這種上癮讓我們把錢掏出來的結構嗎?」

空閒是「可以自己決定自己要做什麼的自由」,無聊是一種「無法得到滿足的狀態」。國分教授如此歸結並且說道:「空閒並不等於無聊」。

進入平成之後IT不斷發展,可是人們的生活不但沒有變得輕鬆,被工作綁住的時間反而越來越長,除了工作以外也要不斷跟其他人保持互動。

自己真正想要做的是什麼?可以讓自己感到幸福的是什麼?因為我們已經身心俱疲,連這個問題都沒辦法思考。「要享受空閒,必須花時間去面對自己,也要訓練自己去面對自己。不知道如何享受空閒,我們在空閒、自由當中就會覺得無聊。因為我們無法忍受無聊,才會把寶貴的時間都耗在手機上。」


節譯自朝日新聞2018年1月1日(星期一)第2版〈平成とは 第1部 時代の転機〉
「ひとりカラオケ 自分自身との対話」

註:「平成」為1989年起使用至今的日本年號,今年2018年為平成30年。

寧願我傷心


標題跟這篇文章沒有關係,只是我決定以後寫部落格的時候都要選一捲錄音帶來當作背景音樂,然後現在我身後那台SONY錄放音機就快要播放到這首歌了。劉德華唱的那首。

放過年的最後一天櫻櫻美代子,所以我們一家三口決定去路跑。不過這路跑不是單純的跑步而已,我們在途中預設了三個地點作為休息站。第一站是去年12月偶然進去吃而讓我們驚為天人的拉麵店,第二站是大型運動用品店,第三站是冰淇淋專賣店。

不過就在我們快要抵達那家拉麵店的時候,經過一家看起來好像很好吃的牛排餐廳,裡面還有生菜沙拉吧和飲料吧可以吃到飽喝到飽,結果我們就臨時改變計劃去吃牛排。但是當我坐下來看到菜單上面附註的一行小字,我就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本店牛排均以三分熟(rare)提供,請用鐵板將牛排煎到喜歡的程度享用。」


根據我在日本吃牛排的經驗,會這樣註明的牛排大概都好吃不到哪裡去。第一,以這種方式提供的牛排,鐵板大致上都會烤得比較熱,你每吃一口,鐵板上的牛排就會越來越熟,吃到最後根本已經跟全熟差不多。第二,這種店大概都是用節省人事費用的打工店員在煎牛排,因為只要把三分熟(rare)的煎法記住就能夠上場,可以省去很多教育的時間和成本,不過煎出來的品質終究還是因人而異。

結果,我的預感很不幸地完全成真。牛排硬梆梆的不說(為什麼三分熟可以這麼硬?),不曉得是把胡椒灑成鹽巴還是怎樣,每一口吃起來都鹹得要命,切開來的時候也都沒有肉汁流出來,只有乾巴巴的熟肉裹著乾巴巴的生肉,吃起來真是悽慘無比。我想這應該已經不只是店員的技術問題,而是這家店用的牛肉本來就不太好吧。我跟水牛都吃得很冏,不過本丸倒是挺開心,沙拉吧來來回回吃了好幾趟。

吃完之後按照計劃,用幾乎等於走路的速度跑去大型運動用品店幫本丸買了一些棒球用品和運動服。因為在剛才那家牛排館的沙拉吧已經吃到冰淇淋了,買完之後我們就直接跑回家,途中有在一家超市的餐飲區休息一下,吃吃麵包喝喝咖啡。

這樣一趟下來總共跑了10公里,還不錯。


兌與對


日本人在喝燒酒的時候會加熱水或冷水,加熱水叫「お湯割り」,加冷水叫「水割り」,所以「~割り」大致上就是「加某種液體進去混合」那種感覺。

然後,最近我才知道中文有個滿有格調的字可以用來表達這個意思,而不是只有「加」而已。不過很奇妙的是,那個字在繁體字跟簡體字當中卻完全不同。發音雖然一樣,但寫法已經不是單純的字體繁簡差異,而是用的字本身就不一樣。


左邊是中國大陸的辭典,右邊是臺灣的辭典。
IMG_3176.jpg 


簡體字用的是「對」。
IMG_3175.jpg 


繁體字用的是「兌」。
IMG_3177.jpg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我只是單純覺得,「對」已經有那麼多意思,在中文裡面算是超級忙碌的一個字,為什麼不把「攙和」這個意思撥給比較閒的「兌」來用呢?

在這杯酒裡對點熱水。
在這杯酒裡兌點熱水。

「兌點熱水」看起來就是多了一絲韻味在裡面,不是嗎?
為什麼簡體字要用「對」這個字來表達「攙和」的意思呢?我實在是搞不懂。


不過再翻一下現代漢語辭典,我發現簡體字的「兌」 也是有「攙和」的意思耶!
(馬的到底哪個才對啦?連釋義都一樣)
IMG_3199.jpg 


國語活用辭典就沒有把「攙和」的意思列到「對」裡面,幹得好!
IMG_3178.jpg 


最後為了安全起見,我再去查了一下教育部的線上國語辭典.....結果,「對」裡面有「攙和」!!!啊啊我不想接受這樣的結果啊啊啊啊(抱頭)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查一下 ↓
http://dict.revised.moe.edu.tw/cbdic/search.htm


耍了一個多小時的白爛,結論就是「對」跟「兌」都有「攙和」的意思。唉。

不過,既然兩個字都可以,我要用「兌」你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吧。

錄音帶都聽完兩卷了(楊林→潘越雲)。睡覺睡覺。
潘越雲的情字這條路真好聽。




圖書館


昨天去圖書館還了三本書,三本都是中文的。

拿到櫃檯還給一個戴著口罩的小姐之後,我走到樓上的中文書專區,想說再借個兩三本回去。當我在書櫃前面物色要借什麼的時候,剛才那個戴著口罩的小姐突然走到我旁邊來,拿著我還回去的其中兩本書問我說,書頁裡好像有沾到水的痕跡,請問你知不知情。

被她這麼一問我才想猛然想起那件悲劇。差不多一個月前。那天水牛在廚房裡做菜,用果汁機不知道在打什麼東西,打完之後要洗嘛,她就把水加到果汁機裡面,然後再放一些洗碗精進去,按下開關讓果汁機自己「洗」。因為水牛沒有用手去按住蓋子,加了洗碗精的水打出來的泡沫越來越多,裡面的壓力越來越大,過沒多久就聽到「蹦!」一聲,果汁機的蓋子爆飛出去,水跟泡沫噴得到處都是。

受害最慘的是我的書。我的工作室就在廚房旁邊,隔開這兩個空間的拉門平常我也不會關起來。因為放果汁機的架子就在我工作室的資料櫃旁邊,那時候我的書和一些雜七雜八的文件又剛好都堆在資料櫃上,一整攤水跟白花花的泡沫就這樣全部給我蓋了上去。


我馬上跟那位圖書館小姐賠不是,說如果需要賠償的話我一定負責。她也很有禮貌,說需不需要賠償要仔細檢查書本受損的狀況才知道,請我留在這裡等一下。

等了大約10分鐘以後,結果是其中一本需要賠償。賠償的方式是買一本新的來賠,如果買不到的話就要賠償該書定價。不管什麼方式,完成賠償手續後,那本受損的書我就可以收為己有。因為那是台灣出版的書,在日本恐怕很難買到,我大概也只能現金賠償吧。真的很不好意思。明年暑假回台灣的時候,再買幾本台灣的書來送給圖書館好了。如果他們願意收的話。



豆腐店


我常去的那家豆腐店已經快一個月沒開了。

我每個星期有兩天會經過他們店門口,然後會在其中一天買他們的豆腐或油炸豆皮(油揚げ)。油炸豆皮主要用來煮味噌湯,跟海帶芽可說是最完美的味噌湯組合,我們一家三口吃了十幾年都吃不膩。有時候忘記買還是他們休息沒買到,只好用其他家的油炸豆皮來煮,不過吃來吃去還是他們的油炸豆皮最好吃。

「本日臨時公休」

十一月上旬,第一次看到這張字條貼在他們深鎖的鐵門上。當時完全不以為意,畢竟阿公阿婆年紀都大了,想休息的時候就應該好好休息。不過兩個星期過去,三個星期過去,那張字條還是一樣紋風不動地貼在深鎖的鐵門上。字條有用塑膠袋跟透明膠帶貼住,以免被雨淋濕,不過還是可以看出越來越斑駁的痕跡。

上個星期,我在店門口停下腳踏車,走進建築物左側的通路裡看看。郵筒裡面只有一份報紙,沒有其他信件,這先讓我鬆了一口氣。可見他們還是有每天來收,不然郵筒早就被塞得滿滿的。但也不能排除有人來幫他們收的可能性。我試著敲了幾下窗戶跟旁邊的小門,沒人回應。阿婆平常開的那台送貨用的小卡車,也一直都停在同樣的地方,似乎沒有移動過的跡象。

我再走到旁邊一家蔬果店,問老闆知不知道這家豆腐店最近都沒開的理由。他說他不清楚,不過他的不清楚是那種平常沒有在往來,毫不關心的那種不清楚,完全感受不到一點擔心的意味。

昨天經過時,那張字條變新了。雖然上面寫的內容一模一樣,還是「本日臨時公休」,但字條有變新的話就可以放心,至少可以證明那對阿公阿婆還健在,豆腐店也不是就此關門大吉。

掛在牆上的2017年的豆腐月曆只剩下三個多星期。我們家都很懷念你們做的油炸豆皮,我也很想順便跟你們要一份2018年的豆腐月曆,趕快開門吧。